×

行走在失爱边缘的女人

96
张大怪 Verified account
2018.06.28 00:17* 字数 3946

1

自打王丽记事起,就意识到自己没娘,只听说有一个在外地打工的爹,叫王人杰。

从小,家里人瞒着她,陈年往事父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导致如今这破裂的家庭,没有人告诉她。可没有人能管住镇上村民的嘴,有人说他娘是婊子,这些话不经意间总能传到王丽的耳朵里,从小到大该听出茧子了。实际上每一次听到时,都深深的刺痛着她脆弱的内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丽在20岁时终于从奶奶的口中得知了真相。


图片源于网络

2

王丽出生那一年,她娘陆春春也不过21岁,芳华正好。村头哪家不羡慕王家娶回来一个好儿媳妇儿。亲家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儿,王人杰的大舅子是镇上派出所的副所长,攀上这层关系,在镇上行事能免去不少麻烦。

镇上的小麻烦是免去了不少,可王人杰的本性却招徕了更大的麻烦,事情得从陆春春生下王丽两个月后说起。

那晚,王人杰回来得很晚,陆春春一直等着也没有睡。虽说白天有交代“是去县城工地一趟,加一个夜班,晚上不等他。”

凌晨两点后,微弱的脚步声惊动了陆春春。她刚推开房门,准备出去开门时,从半开的门缝里看到了,正从楼梯上蹑手蹑脚走下来的丈夫。楼梯里的白炽灯下,昏黄的光投射在丈夫紧张的脸上,她看得分明。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不敢作声,静悄悄的合上房门,在丈夫还没有进房门前假装睡下了。

那一夜,陆春春失眠良久,在床上躺着翻来覆去。在丈夫睡下时,他甚至能够闻得到丈夫身上女人的香水味。越想越害怕,又不敢往深处想,她当然不相信,孩子刚出生不久,丈夫就出轨了。世界上哪有那么薄情的人。

一早,从陆春春苍白的脸色和深深的黑眼圈里,看得出昨晚她内心的煎熬和不安。丈夫醒来时看着她,眼神似乎有些逃避。这种不安感,是女人的直觉,甚至可以蔓延到男人的内心深处。

第二天夜晚,陆春春向丈夫求欢,却被丈夫以她刚生孩子没有多久为由拒绝了。她内心深处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一夜不言,两人背靠背睡去……

丈夫去县城工地加夜班的频次越来越高了,两个月里,一半的时间在工地加夜班。她也找人打听过,县城里确实有工地开工,项目推进得紧急,村里也有男人们在工地和王人杰一起。


3

陆春春上吊自杀的前一天晚上,和丈夫大吵一架,最后还动手打起来了。陆春春指责丈夫出轨,她自己出轨却被丈夫抓了现形。

那一夜,陌生的男子爬上了陆春春的床上,一番云雨缠绵之后,各自欢喜了。陆春春准备送男人离开。她推开房门走在前面,男人蹑手蹑脚跟在后。

房门内散出的光线闯入黑暗的客厅内,投射在他们俩的身上,影子被拉得老长,远处的影子融入灯光够不着的楼梯黑暗处,陆春春不由得向那儿多望了几眼。

突然,一声开关声,打破了宁静。

楼梯上的灯突然亮了。

楼梯口站着正准备下来的王人杰,眼睛直直得看着眼前这一幕。

“还不快走,跑啊”陆春春一声喊,愣着的男人像突然睡醒了一样,奔跑着冲出大门口,一溜烟儿消失在黑暗之中。

“烂货,那男人是谁?”

“不知道。”

“还勾引男人上床,不要脸。”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陆春春又一句话怼了回去。

“你翅膀硬了啊?”王人杰从楼梯上冲了下来。

陆春春穿着轻薄的睡衣,站在房门口,像等待着判刑。王人杰冲上来就是一巴掌,狠狠地刮在她的脸上。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王人杰怒视着陆春春。

“你敢打我,我就是做给你看,让你有老婆不要,搞小贱人。”陆春春的眼泪一下子落下来,不依不饶扭打着眼前的王人杰。

“你不要瞎说,有本事你拿证据出来。”

“你每天从楼梯上回来就是证据,两家楼顶是通的,小贱人给你每天开门,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陆春春说得言辞凿凿,像亲眼所见。

“你放屁。”

吵闹声惊动了周边的邻居,第二天事情就传出来了。陆春春把自己关在房门内一整天。白天婆婆过来看她的时候,她只是回应了婆婆一句话:“不吃中饭了,不用喊她。”

晚上八点后,婆婆再次喊她吃晚饭时,房门的灯一直不亮,也没有人回应它。奶奶后来回忆起那段往事,眼睛里含泪说:“等发现时,你娘的尸体都已经凉了很久,挂在房顶的梁上晃。”

王丽她娘在婚内出轨,恰巧被王人杰抓了现形。臊不过,一时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知内情的人,大概都不会怪王丽她娘,王丽的奶奶就不怪她,却也不愿意多言,毕竟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眼睛看到的也可能是假象,真相往往潜藏在人心的面具之下。

4

王丽她娘死后,王丽的外婆来闹过,在王家哭天抢地,要王人杰还她女儿命。大舅子过来先臭打了一顿杰王人杰,当时菜刀就架到他脖子上,要一命抵了一命。

最后协商解决,王丽她爹赔款五万,私了。别说五万,就是一万他手头也紧,这个钱王人杰根本拿不出来。

迫于无奈,王人杰只好选择连夜跑路,这一跑就是20年。当时,他并不是一个人独自跑路。后来的事实也确实证明王人杰出轨在先,跑路的那晚有另外一个女人,随着他一起奔赴上海。

隔天,小舅子就找不到王人杰,也要不到钱。还没有办法闹事,毕竟他外甥女还住在王家,事情也就这么搁置着。

5

这场家庭的裂变导致的,所有伤害和痛苦全部担负在年幼的王丽身上。一直积累到20年后,她父亲回来的那天。那天王人杰陪着一个女人回来,身边还带着一位20岁左右的男孩。这位男孩,眉宇间与王人杰极其相似,像极了二十年前的王人杰。只是如今王人杰额头的皱纹深了,发丛间多了几丝白发,可只要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是什么情况。

王丽后来怎么也料想不到,父亲回来时,竟然给她带回来一个弟弟。

王人杰回家的消息,引发了周边居民激烈的议论。二十年前的旧事,再次被周边的人们提起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王丽不由得质疑起往事的真相,奶奶也瞒不住她,一松口就告诉她了。“实际上,你娘出轨之前,你爹在外面就已经有了女人。”

在老一辈人的眼里,一起回来的女人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隔壁邻居老王家的小女儿王林菲,王人杰的青梅竹马。王人杰在没有结婚之前,和林菲就一直暗生情愫。王人杰家的楼顶和王林菲家的楼顶相通,仅一门之隔。早在王人杰结婚之前,在无数个夜晚里,那扇门被他推开过无数次,偷偷幽会。

王人杰结婚后,王林菲却迟迟不肯结婚。楼顶的门从那时,才被关得严实起来。王人杰和王林菲关系一直保持着暧昧,明面上却悄无声息。

当初两家人因为同宗同姓,双方父母都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更不愿意背负骂名,遂棒打了鸳鸯。俩家人对于这件事一直缄默不言,装在心里,却揣着明白装糊涂。

6

女人嫁错了男人,是命苦。可没了妈的孩子,更命苦,是奶奶一手把王丽拉扯大。20岁之前,她不知道她爹长什么样子。在奶奶的唠叨声之,在王丽的想象中,一晃20年过去了。在这20年里,父爱和母爱始终缺失。

从小到大,她死去的娘,让王丽在小伙伴面前怎么也抬不起头,背地里听过无数的刺耳声,也深深的烙在她的内心深处。说她是没娘的孩子,也是没爹的娃。

如今,她爹回来了。她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她从来没有开口叫过“爹”。

王人杰回来的第三天,王丽的大舅子也来了。

大舅见到王丽时,王人杰正在房门里坐着,二十年来这座楼房已经在原有的地基上再次翻新。去年,大舅子花十几万把房子新建。说是,以后留着给他外甥女做嫁妆,还是舅舅心疼王丽,二十年来一直疼爱又加。

如今,王丽的生活里突然间多出一个爸爸,多出一个后妈,还多出一个弟弟。这个弟弟比姐姐小不到一岁,在陆春春怀孕期间,王林菲也跟着怀孕了。

更不能让王丽接受的是,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打算结婚,说是女朋友肚子已经大了,还在上海等着他回去。

女方的家长要求,至少给50万彩礼,女儿才肯嫁出去。不然就带着她女儿去打胎。

王人杰二十年来的积蓄,也不曾够五十万,勉勉强强能够凑足二十万块钱。可是,女方死活不同意。儿子女友家里还有一个哥哥,至今还没有讨不到老婆,就等着这五十万救急,想着能买一套房子。

这也急坏了王人杰,左思右想,确确实实没奈何。突然想起来,老家还有一栋房子,当时带过来的房产证还在身上,如今卖了钱就有了。

回来三天了,王人杰看着眼前新起的一栋楼房,始终没有向女儿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向女儿开口,说出了实情。“你弟弟今年就要结婚了,彩礼不够差三十万,您帮帮忙。”

“这二十年谁帮过我?我不是你女儿吗?”她的态度一如她母亲一般强硬。

“我也是和你商量,房产证上挂着我的名字,你要原谅爸。”王人杰说话的语气近乎卑微。他是希望得到女儿的原谅。

话刚说完,大舅子过来了,讨债的来了。

一听外甥女说完,大舅立马翻脸,这二十年过去了,他对王人杰的怨气似乎一点没有减少,恨不得拿枪毙了他。“20年前你祸害了我妹妹,如今还想来祸害她吗,你还是不是人?”

王人杰一看到王丽的大舅发狠,也焉了半截。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儿子就指望着他了。

“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房子是我的,我怎么就买不得。”

“房子是我做的,我做了送给我外甥女,你给我滚出去。”王丽大舅指着大门口愤怒的对王人杰吼。

王人杰,不再说话,沉默了良久。

夜里,王人杰再次找到女儿,讲起关于房子变卖的种种事宜,王丽却死活不同意。可是,上海那边又等不及。

王丽看到中介过来看房子是在第二天的上午,她并没有同意父亲变卖房子。

“你凭什么买我的房子,你有花过一分钱在这个房子上吗?”王丽当着中介的面指责父亲。

“你也要考虑一下,你弟弟啊,该说的我也给你说了,上海那边等不及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啊。”父亲近乎哀求女儿。

“他是你亲生的,我就捡回来的吗?还是因为我是女儿?就这么不待见?!”王丽的语气更加强硬。

“你没事,继续看房子”王人杰指着房子,让中介继续看。

“我不准你卖,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我妈妈?”王丽吼出来,眼泪汪汪的流出来。

“是爸,对不起你。”

王丽二话不说,转身冲向了楼梯上,王人杰紧跟着冲上去。他刚进三楼门口,眼看着王丽站在窗户门口旁边。

“你会后悔的”话音刚落,王丽转身就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中介的人从屋内望向大门口,楞楞的站着不说话。王人杰从楼梯冲下来,跑到门口前,失声痛哭。

中介才反应过来,问了一句,“我家里有事,就先走了。”

天方夜谭
天方夜谭
9.3万字 · 12.3万阅读 · 415人关注
来,关注。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我的故事,不信你过来听我讲。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