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纹妹妹

坐在寝室窗户旁,看着阳光照在窗外衣架上的白衬衫上,轻轻飘动。

从新校区上课回来,想起来寝室没烟了,拐到小卖铺买包烟。

“一包红旗渠”,熟练的拿钱,接烟。转身离去。

“豹纹妹妹呢?”身后老板的声音,我回头看见老板在笑,祝福的笑。

低头看看身上有些褪色的豹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