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口不提爱你(连载第二十九,三十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6.07.23 22:43* 字数 3277

喜欢这个故事吗?想知道更多有关白苏or谭柔的故事吗?我是目录君,戳我有惊喜!

第二十九章 这是你欠我的

谭柔走后,留下萧亮一个人,他依旧慢条斯理的切好牛排,一块一块向嘴里送去,明明嘴里正咀嚼着,却一点味道也感受不到。

眼角的余光瞥到外面下起了雨,雨水随着窗户慢慢滑落下来,形成一道道水痕,视线也随之模糊了,只看得到外面红色绿色各色交织在一起换作个个不清晰的光斑。

他知道谭柔没有带伞,甚至可以浮现她一个人头顶着手包,快步跑着,在马路中穿梭,停到路边还不住的伸手拦车。

如果是以前的他,大概会疯狂的追出去用衣服为她挡雨,可如今他却只是坐在餐厅呆呆的望着对面空荡的位置。

他需要时间静静,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其实这几天一直在忙着设计公司需要投入生产的衣服,每天忙的焦头烂额。

他很清楚自己早就不是当年的大设计师stevin了,没有人会捧着他供着他,相反地,现在的老板要求很苛刻。

自己的方案一次次被驳回,他只有一遍遍耐着性子反复熬夜修改,他不能放弃,更不能成为大家的累赘。

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慢慢凭借自己的努力,即使不能回到曾经光辉的位置,至少可以拥有一个较为富足的生活。

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谭柔可以不再为了贴补家用拼命工作,一想到她在那个人手下忙碌着,心中就莫名的不爽。

可是这一切都在遇见方思澄妈妈后改变了,见到那个女人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是这么多年里,他没有 一天不在想念着这个人,她怎么会变成方思澄的母亲?

十八年前,父亲因收受贿赂被警方逮捕,而自家的公司也因此被查封,一时间其乐融融的家庭只剩下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

也从宽敞的小别墅住进了贫民窟,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的母亲不愿意忍受这种贫穷,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弃他而去,留给他的只剩下一张张老旧的照片。

虽然时间过了这么久,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抛弃他的女人。而正值这时,老K也查出了当年服装展上给衣服做手脚的正是方夫人。

可是那时候自己并没有整容,所以那时候她是知道这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动用各种关系她又知道了谭柔的后台就是萧亮。

看着谭柔一步步接近现在的儿子,她开始慌了,她生怕萧亮也知道自己变成了方思澄的后母,所以居然丧心病狂到想要整垮自己的亲儿子。

知道这些的萧亮只觉得后脊背发凉,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母亲居然想要整死自己,现在他过着躲东躲西的生活,而她却可以和她的新儿子在方氏集团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他愤怒,他憎恨,愤怒自己母亲的行为,但是对于一个失去母爱的孩子来说恨的更多的是觉得是方思澄抢走了自己的母亲。

他认为他应该做些什么来弥补这些年失去的母爱和受到的打击,所以在见到她的第二天用变声器打去了电话。

“喂,你好。”再次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萧亮感觉自己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但是仍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方夫人,您还记得十六年前那个被您抛弃的孩子吗?”

他可以感受到话筒另一边她不经意发出的惊呼,但是毕竟在大家庭里待了这么多年,基本的镇定还是有的,“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并没有这样一个孩子,一直以来我只有方思澄一个儿子。”

听完她貌似诚恳的话,萧亮冷笑一声“是吗?那就看看电脑里的新邮件吧。”与此同时李云听到了电脑的提示音,她拿着手机坐到电脑桌前,屏住呼吸打开了新邮件。

上面是多年前她还年轻的时候抱着萧亮的照片和一张她和萧父的结婚照,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东西,她明明记得走的时候都带走了,怎么现在?

她猛然想起手上的手机,立忙抓住,但是声音小了很多“你是小亮吧?你想干什么?”小亮?她现在知道害怕了?

“下午两点,中心花园旁边的零点咖啡见。”说完就挂了电话,挂掉电话的李云整个人陷入了焦虑。

她不知道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萧亮是怎么找到她的,而且自己找的私家侦探早就说他离开这个城市了,现在怎么又出现了?

当年她是在酒店做服务员,起初嫁给萧父的时候她很年轻,所以也凭借着自己的年轻美貌成功勾引了方国栋,也就是方思澄的父亲。

可是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她早已经嫁人生子,可以说李云很好的扮演了一个清纯的刚进城不多久的小姑娘角色。

这些年她努力的培养与丈夫和这个新儿子的关系,她也深知方家财产丰厚,她虽然的个女人,却野心极大。

她知道方思澄无心从商,但是他是独生子,而方国栋又十分疼爱他,拒绝再同李云生养一个属于他们的孩。

无奈之下李云选择等方国栋年老没有能力的时候,自己做一个“垂帘听政”的“太后”,所以当谭柔出现时,她紧张起来。

自己培养的儿子不能因为谈恋爱而耽误工作,毕竟除了这个儿子还有一些方国栋的弟弟们觊觎这么大的家产。

她要是想得到这些,还是需要依靠这个儿子,但是一旦现在被发现当时她撒谎了还残忍的抛弃了自己的孩子并且曾整垮了自己亲生儿子,她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是怎样的。

第三十章 现在是时候补偿我了

下午两点,李云准时到了零点咖啡,进去后她环顾一圈,发现了一个坐在最里面正背对着门口的男子,那一定就是他了。

她朝他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她惊奇的发现,现在的萧亮不是当初的样子了,她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

但是虽然样子不一样了,举手投足似乎还是他,可是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和他相处,或许他变了。

萧亮停下搅动咖啡,抬起头对上她,她还是一样的美丽,虽然上了年纪,周身散发出的却是别的中年妇女所不具备的另一种风韵,难怪方国栋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可是如果说他可以原谅自己母亲因为耐不住贫穷而选择豪门的话,那最不能原谅更不能理解的是为了自己不被发现而想方设法整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可是她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

“方夫人,或者该叫你萧夫人?”虽然只有一瞬,可是萧亮还是捕捉到了自己母亲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安,“小亮,妈妈知道是我错了,不该抛弃你,可是,可是妈妈是有苦衷的啊!”

“哦?苦衷?是多大的苦衷让你忍心抛下才十岁的儿子?你知道你走后我自己怎么度过的吗?萧亮看着这样一脸哀怨的李云突然心生厌恶。

“当年你和那家有钱人的姑娘关系很好,我知道我走后他们会帮你的,可是如果我不走,你会永远跟着我受苦受累,妈妈这……这也是为了你啊!”

事到如今她还想要开脱自己,萧亮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的思念是莫大的错误, 她虽然是他的母亲,但她同时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为了我?那么在时装展上掉包我的时装让我陷入抄袭的风波,甚至让我一秒钟变得什么都没有像个乞丐,也是为了我?为了我过平凡的生活?”

她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望着他,是啊她怎么会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诬陷”会被发现呢?但是震惊过后立刻化为了惊恐。

一把握住了了萧亮的手,颤颤巍巍的抖动着,足以看出她的心虚和担心“小亮啊,亮啊,算妈妈求你了,不要把这些事说出去好吗,妈妈真的不能没有现在的生活啊!”

萧亮冷哼一声,“好啊,那你打算用什么封我的口?”她看着萧亮,慢慢松开了手,早就该想到他来一定是有目的和要求的,希望他只是要点钱。

萧亮表面是不屑的样子,但是内心却滴血般的痛,毕竟这个女人是他的生身母亲啊!但想到这些年自己受的委屈还是说出了那些话。

“我要现在方思澄拥有的一切,我要你帮我把方氏资金挪动一半,还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会和朋友建立一个公司,而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足够了。”

她有些慌了,不断的摆着手“不行不行,这个我做不到!我可以给你钱,很多钱,但是这种背叛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现在装出的一副大义凛然,忠诚对方家的样子给谁看?她越是这样,越是激起萧亮的野心,他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补偿自己。

“哦?那你可要想清楚,如果我把你的事告诉方家老头子,你别说方家会给你什么了,是否把你扫地出门都不一定哦!可是如果你帮我做成了这件事,方家还不至于太落魄,最后你也是可以捞到一些的!”

李云的大脑飞速运转,萧亮说的没错,如果她的事被方家知道了,可能后果不堪设想,可是一旦帮助了萧亮,方家绝对会损失惨重啊!

但是权衡一下,现在的自己也没有别的选择,“好,我答应你,可是可不可以不要太狠,方家也是白手起家,不容易!”萧亮点了点头,不要太狠?呵呵,好啊。

现在的萧亮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迫切的想拉方思澄下来,让他尝试下什么都没有的滋味,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思澄总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和期待他掉到地狱的感觉。


前情回顾:第二十七,二十八章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