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青春期的那几年  24良心

田鹏和常荷在港城也摆了酒席,但就只有三桌,一桌是田鹏的这几个朋友和家属,一桌是常荷的同事,另一桌是旅行社的员工和导游,张松要给安排在御品香,田鹏说算了,常荷定完了,都交完定金了 ̄

张松急眼了,不行,在外面花什么钱,自己家有饭店,定哪了?还敢收定金,小光,你去给三哥要回来去 ̄

不用,不用,快回来兄弟,田鹏一把抓住了小光,就交了一百块钱 ̄就一百啊,那算了,小光你给你程曦姐打个电话,告诉她,这周日晚上把皇后厅留着,不要往出定了 ̄

张松对待这几个朋友,从来没有吝啬过,刘岳的那个工厂,一分钱没有跟刘岳要过,刘岳一提钱这事儿,他就告诉刘岳,你给我滚犊子 ̄

最后刘岳实在没有办法,一次去张松家里看看孩子的时候,把这几年应该给的钱都给了徐娟娟,徐娟娟莫名其妙,不敢收,刘岳说,收下吧,弟妹,给孩子的,我当这孩子的干爹 ̄

除了朋友,他对待女人更是毫无毫不吝啬可言,刘岳估计他花在女人身上的钱没准都能跟小一点儿的城镇的GDP相比了,这么一个不拿钱当钱的男人,哪个女人能抗拒得了呢,而且他还比较懂女人的心,会制造一些小浪漫(可以说是大浪漫),后期只要他看上的女人,就必须拿下 ̄

但其实也有不浪漫,强硬的时候 ̄

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很有幸的入了他的法眼,经过几番周折,约了出来,不知道是约的过程中,张松觉得挺费劲的,生气了,还是当天心情不好,总之说话很直接~ ̄

张:我想睡你,你开个价吧 ̄

主持人:……

张:不用不好意思开口,也不用装清纯 ̄

主持人:我有男朋友 ̄

张:看足球吗?

主持人:看,但是不太懂。

张:有守门员就不射门了?

主持人:咳咳咳~ ̄一口咖啡刚入口就呛了出来 ̄

张:我没有太多的耐心,你开价吧 ̄

主持人:伸出了一个手掌,前后翻了一下 ̄

张:你去国际饭店1808房间等我,那是我长年开的一间套房,这是房卡 ̄我晚上和朋友吃完饭就过去

张大头,花费了在北京都能睡主持人的钱,睡了一个港城的小主持人 ̄

在张松死后,刘岳总是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张松丧了命,要说缺德做损,哪个土豪,富翁不是踩着活人的肩膀,死人的尸骨爬上去的,就算一个普通人,谁敢说没有做过一件亏心事?谁又敢保证心里没有一件不能对外说的,有关良心的秘密 ̄

不管我们如何的标榜自己,洗涤过去,哪怕世人谁也无法窥探到自己的秘密,但总会有一天连我们自己都无法释怀 ̄

无论如何,你无法埋怨命运的不公平 ̄其实命运并没有左右我们,它只是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冷眼看着我们,或者连看我们都懒得看。

每一步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很残酷的是,我们每走一步都无法知道是对是错,却又必须走下去,就这样我们走的每一步,构成了我们自己的命运,所以命运不埋怨我们走错了,让它们变成错误的命运,就不错了 ̄

张松到底哪步走错了?谁也不知道,我们自己哪步走错了?我们也还是不知道 ̄

也许你会说:我知道我哪步走错了,你要敢这么说,那就请你从你认为走错那一步,再往前想一想,也许会有新发现 ̄

张松葬礼的时候,每个人都很伤心,但没有一个人为他痛哭,除了徐娟娟 ̄

刘岳的心情好像是自己死了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痛哭出来 ̄是人们逐渐冷漠?是张松该死?

刘岳盯着墙上挂着张松的照片,仿佛看见张松在说:你们他妈的这些没良心的!

三桌人只有一桌都喝多了,就是田鹏朋友这桌儿,就连田鹏都被灌多了,田鹏说,我能留在港城多亏大家的照顾了,初夏拍着吐了一身的刘岳,小薇跟她老公说,你别管我,我还要喝,赵云在和美丽喝交杯,张松趴在桌子上打手机,春梅在擦着眼泪,

麦迪呢?

滑到了桌子底下 ̄

麦迪喝的最多是有情可原的,看着这几个朋友都有了美满的结果,最初最让人祝福的她俩,现在却成了最难的一对儿,他的努力坚守,至今也没有让他的父母缴械投降 ̄

之前他父母有的时候还打几个电话,让他回家,还会跟他谈,现在别说电话了,一点音信都没有了 ̄

大家都在祝福田鹏和常荷的时候,春梅就吧嗒吧嗒的掉眼泪,麦迪搂着她就一杯一杯的喝酒,几个人都明白春梅和麦迪的压力和难处,却又无从劝起 ̄

喝酒的中途,刘岳和张松一起去洗手间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留着胡茬的男人,张松和刘岳正在小便池尿尿呢,一个人在他旁边拨了他一下,松弟,这么巧,你也来尿尿 ̄

艹,贾哥,你扶着你小弟弟尿尿呢,还摸我~

贾哥叫贾胜强,是做房地产的,在本地有一定实力,但是他是靠做服装起家的,本地很多知名大品牌都是他的,是之前赵云公司的竞争对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才是幕后老板,发财了之后,拉上了市里一个亲戚领导的关系,扶摇直上做起了房地产,竟然做的也不错 ̄

张松跟他也是有一些工程上的联系,他也偶尔会找张松岳父办事儿,后来慢慢熟了起来 ̄贾哥公司的员工聚餐啊,或者私人聚会,一般都安排到张松的饭店.

张松的饭店,自从张松入股后越来越豪华,再加上他有点面子,后来市里很多有钱有面的人都来这里吃饭,其实饭店也让张松赚了很多钱,就是不知道进没进他的口袋 ̄

张松介绍刘岳给贾哥认识,这是我最好的兄弟,跟你一样也是做服装起家的,哈哈,这是贾哥,胜强建筑公司老总,哈哈~

两个人互相握了握手,留了联系方式,贾哥说,兄弟,以后有需要帮忙的,跟哥哥说,松弟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没说的,哈哈 ̄

张松和刘岳回皇后雅间的时候说,贾哥人不错,你生意上有不懂的事,可以找他,没准就能用得上,但是切记,不能深交。

张松是个很聪明的人,刘岳其实也不傻,但是他比张松缺一样东西,识人!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后有一天刘岳从他的专卖店里出来,听见车喇叭滴滴的响个不停,抬头一看,路边停了一个奔驰车,副驾驶有个人冲他摆手,让他过去 ̄

贾哥啊,好久不见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我有点近视,没看清啊,不好意思啊贾哥!刘岳站在车旁边说。

哈哈,没事,我看着好像是你 ̄那个是你的店吗?贾哥从副驾驶下来了。

刘岳递上去一颗烟说,是啊,我和朋友的!

这个牌子,原来是你们做的啊。现在很火啊,你们挺有想法啊,哥哥很佩服你们啊,走,带我进去看看,和刘岳走近了专卖店。

刘岳得知他做的几个品牌,说道:哥啊,你做的才是大品牌,我这个跟你比都是小虾米,你就别夸我了,我都无地自容了。

哈哈。现在都是你嫂子负责管理那边,我很少插手了,你也别谦虚了,我听松弟说了,你还有工厂呢,每个商场里都有几个店是你的,还有很多门店呢,还有别的投资项目,我在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可跟你比不了 ̄

没有等刘岳说话呢,他就接着说,哥哥有事,先走了,以后有事需要哥帮忙的,尽管说,松弟的兄弟就是我兄弟 ̄这回认识了,就都是好哥们了 ̄

之后每次他和张松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会给刘岳打电话,让他去,刘岳去了几次觉得他们聊的他都接不上频道,后来都是寒暄几句就不再去了 ̄

张松葬礼的时候,刘岳和贾胜强已经合作了,他看见贾哥还掉了几滴眼泪,好大哥这个印象在刘岳心里更加深刻了 ̄

刘岳跟赵云提起过贾哥,赵云说,这个人我听说过,是个很有头脑和能力的人,他一开始好像是做鞋的,就是卖那种29块钱,39块钱鞋的。

一开始就是背着大包在夜市卖,甚至走到哪卖到哪,他不知道哪来的渠道,在温州那边拿这种鞋很便宜,别看只卖29,39,利润都是翻倍的,皮鞋,运动鞋,什么都有,样子好看,当然质量就别指望了,但是真的是太便宜了,平时花几百元买一双鞋,在他那能买十多双,一天换一双,一个星期都不会重样。

这就吸引了很多大众消费群体,而且那时候做这个的也确实少,后来这种小门店遍布了港城人员流动多的每一个地方,门口都是小喇叭再喊:皮鞋,运动鞋,男鞋,女鞋全场只需29啦。 ̄

后来周边的县城或者附近外地小城镇也都是他的直营店了,赚了个钵满盆盈。早期港城没有这么多大品牌的时候,他做起了服装,代理很多品牌,慢慢的几个大的品牌市代都归他了。

赵云一边说着,一边给美丽扒桂圆吃,还恬不知耻的让美丽张嘴,张嘴来啊 ̄~一声!

刘岳实在受不了他那贱样,把车停在了路边,赵云,你个贱人,要不你俩下车打车走,要不你来开车,我打车走,你选一个~ ̄

下一章25乔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刘岳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晚上回家,回到家看到关于初夏的一切心就揪着疼,在赵云那住了几天,又想家,明知道回家更难过,也...
    田伯虎阅读 61评论 0 1
  • 晶晶姐,你越来越漂亮啦,越来越苗条啦!刘岳笑嘻嘻的夸晶晶。 晶晶打量了一下自己略显丰满的身材说:嗯,最近是都说我比...
    田伯虎阅读 73评论 0 0
  • 贾哥给刘岳打电话,说有事找他,约他出来谈一谈,其实刘岳不是很爱和他接触,一般都是有张松在他才会去,这次既然说找他有...
    田伯虎阅读 83评论 0 0
  • 影子跟每次和大家吃饭一样,都是看着大家玩笑说闹,自己在那边不说话,靠在赵云身边微笑,还时不时的拿纸巾给赵云擦嘴,叮...
    田伯虎阅读 64评论 0 1
  • 斯人已逝,活人还得生活! 时间不会因为某件事而停止,生活更不会因为某个人离去而不继续! 从医院出来,刘岳说我们一起...
    田伯虎阅读 5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