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爱上西雅图

从Kerry Park,看西雅图

1

爱上西雅图,像是一个特别俗气的说法,如同看了某部跟西雅图相关的知名电影,然后自己就情不自禁了起来。

其实,来了这个城市已经两年,直到最近,喜爱她的感觉才愈发强烈。于是,好奇自己这份慢热的由来,是什么让我喜爱上了这座美国西北角的城市?

2

可能是在这里有一份体面地收入?至少,这份收入让我想吃什么,想穿什么,甚至想去哪里玩,都不用太犹豫。也可以说,金牛座的我注重物质。可虽说物质不是一切,但是物质确实很多事情的基础和保障。

可能是工作上进入一种不断探索的状态?这特别重要。好像从很早时候开始,我就没有对传言中稳定的工作,产生过什么迷恋。

这可能跟成长历程有关。虽说,小时候在国营大厂的环境长大,目睹的却是爸妈从那里走出来,在闯荡中一点一滴地积累和经营生活。在本科行至中段的时候,我就产生一套小理论:求安稳者,不得安稳。

现在的工作,常常处于一种探索的状态,要学的好多,有的还挺难。可是,相比那些远离千篇一律的routine和无法预知的人事繁琐,这份需要不断学习的工作,反倒让我有了一份安定的信念。是啊,不断学习,不断前进,这种自我革新的变动其实更接近我理解的安稳。

体面的收入也不是最近才有,工作的状态其实也是一直如此。为什么爱上西雅图是在最近呢?

3

西雅图夏天是特别温和的,白天微热,晚上清凉。难道是这温和的夏,让我看着国内的40度爆表的新闻,有些得意,于是对西雅图爱意顿起?

当然不是。

我想,是因为内心的安定吧。这种安定的感受,来自对自由的重新理解。

我一直认为,自由需要有基础。这也是自己一直在物质上有所追求的原因。因为,这在我看来是最大的基础。但其实,自由还有另外一层含义。或者说,那些追求所搭建的基础之上,还有另外的东西。那就是,我用我希望的方式,过我想要的生活。

周五的晚上,我想要懒在沙发吃薯片。一时兴起,就写篇文章。

周六的早晨,有一股小小的仪式感,却不含半点矫情意思地收拾好房间,整理好一周积累下来的凌乱。搭理完自己小空间,然后升起百叶窗,好像是在宣告,完全属于我的两天,序幕拉开。

随后,就是时间慢慢走。从周六中午到周日晚上,看书,码字,做菜,散步,偶尔练书法,偶尔打篮球,偶尔打开公司的电脑再研究点东西,一时兴起可能要点一份麦当劳,或是干脆下楼买一份烤鸡翅,就着零度可乐,大嚼大咽,好是痛快。

痛快的岂止是大嚼大咽,还有吐出好文时油然的自得,读到好书时顿悟的兴奋,练出好字时笔尖的欢快。

4

其实,做的很多是面向自己的事情,内心的慌张少了很多。于是,好像重新睁开眼,重新看到西雅图周遭的美妙。

有人说,中国的城市到哪都一样,高楼林立,车流穿息。其实,美国的城市也是很千篇一律的。左派的城市骑自行车的人很多,偏右的城市里留大胡子的家伙不少。再下来就是麦当劳,汉堡王,赛百味,中国城,水泥高速路,收入层次分明的社区,和晚上没啥内容的市区中心。

很多时候,并不是一座城市多么的特别,让你爱上了她。更不是因为城市里那个游客流连的地标,让你产生什么记忆的沟回。

爱上一座城市,常常是一种机缘巧合。你在这座城市,进入了某种生命的状态,这座城市,恰好见证了这个过程,于是,她就变得独特了起来。

5

两天前,是入职两周年。

算上实习的那个夏天,这是我在西雅图度过的第四个夏天。登陆美国四年,虽说是纽约两年,西雅图两年。你说多么凑巧,西雅图陪伴我,已有四个夏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