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过的那个少年,已被时光打磨得珠圆玉润

字数 3899阅读 246

我的初恋,确切的讲是暗恋,发生在初一的时候,用现在的词形容,他是高颜值学霸一枚。

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是一个夏日的午后,他身穿一身休闲的西服,里面搭一件深红的格子衬衫,笔挺的身姿,利落的短发,干净的眉眼。现在描述起来,他这一身行头出现在炎炎夏日的午后,似乎有些怪异,但当时,我抬头,看见这样的一个他走进教室的时,我的心,不自禁的为之怦然。

青春期的少女的心,就是这样的,不由自主,猝不及防,被那个人完完整整的占据了。只是一个瞬间,我心系之,不能自拔。年轻时的爱情就是这样,你根本不会去考虑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性格喜好是怎样,只是那一眼他锁定了我的视线,便注定,我会因他,喜怒无常。

我就是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一见钟情,甚至那时我都还不知道他的姓名。不久之后,我才知道,他不仅有俊朗的外表,还有我无法企及的学霸身份。

那是开学不久的一个早自习,班主任见大家闲来无事,准备找个同学带大家朗读英文单词。我不知道是他自带光环,身上散发着学霸的气质,还是班主任真的只是随便点的他,总之,他被选出来带领大家朗读英文单词。要知道,在十几年前的乡村,英语教材还没有普及到小学的年代,刚入初中就会读整本书上的单词,在我们这些普通学生的眼里,他简直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简直让我顶礼膜拜。他朗读的节奏和发音,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甚至一度认为他比当年的英语磁带更胜一筹。

朗读事件后,他理所当然的成了班级里的风云人物,女生们背地里热议的对象。那时的我,向来独来独往,表面上对她们的议论从不感冒,却在私下里比谁都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且常常在一边,探听她们的讨论内容。

那种年少时情窦初开的感情,总是让人有种负罪感,因为早恋,在那个时候,就像是一个标签一样,如果被别人知道,那是一件很丑陋的事情,会被认定,你就是坏孩子,万劫不复一般。加之当年的我其貌不扬,成绩平平,所以我只能偷偷地把这件事放在心底,甚至都不敢像其她女孩子一样找各种机会跟他说话。隔壁班的阿楠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脸憋的通红,口不由心地说,没有。

一个学期过半的时候,我都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说。也许他连我的名字也还都叫不上来,一个是年级红人,一个是班里的路人甲,即便我有心上前迎合,也是无力回天。

我的暗恋,果真是暗无天日的。

可我始终相信时来运转这句话,果然,其中考试后,班里重新分了座位,他坐为班里的第二名,年级的前五名,居然选了个班里最挑事的男生做同桌,而我万分荣光带着我那班级后二十名的成绩,坐在了他的前面。

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一间小小的教室,对我们来说却大的像一整个地球,东南西北像天南海北一样,隔着一条半米宽的过路都像是楚河汉界。后来我想,也许是因为年少的我们,世界就那么大吧,大得只能装下一个人。

那是一段及其煎熬,也极其幸福的时光。

年少时,在喜欢的人面前,我们总觉得自己不够好,担心自己的举止不够优雅,担心自己的装扮不够漂亮,甚至在他前面,我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谨小慎微的。总之,他坐在我身后,足够让我坐立不安,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总觉得他的眼神,能把我的整个后背都灼伤,而实际上,这所有的担心与局促,都只是我的多此一举,自作多情而已。他应该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我。

他喜欢把脚搭在我椅子后秤上,其实我特别喜欢他的这个动作,让我觉得极其亲密,仿佛我们是连在一起的。然而每次,我都会用力地摆动椅子,直至他把脚拿下来,并且回头附上一个极不满的表情。年少时,我们总是喜欢这样,言不由衷,口不由心的表里不一,但这终究是因为我们不懂得如何表达。就像我每次甩下他的脚,都顿时觉得空唠唠的,却还是每次这样做。

我和他唯一的交流,就是问他题,这也是后来我也能成为好学生的原因。

在他面前,我总是紧张到连呼吸都不均匀,所以除了问题,我找不到其他任何方式跟他说话。然后我就从什么都不会开始,每一本练习册的做,只要不会了,就回头问他,他倒是很愿意告诉我,可能,这也能提现他好学生的身份吧。有一次我问他一道数学题,他解了半天也没解出来,那是我第一次能在他面前插嘴我的意见,那种感觉就像一起并肩作战一样。放学回家后,我连饭都没吃,一直在那算了好长时间,我爸都惊讶于我对学习的认真程度了,最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了,顿时成就感爆棚。

第二天,我骄傲地告诉他我解出了那到题目,问他是否解出了,他说,哦,我忘了。只这一句话,我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觉得所有的认真与成就感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儿,人家压根儿没把这区区一道题当回事儿。

坐在他前面的半学期,我从一个不修边幅的黄毛丫头,逐渐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他总是穿一件干净的白衬衫和蓝色的牛仔裤,如今回忆起来,有点像那句话里说的:那时候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车有房,而是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你穿了一件白衬衫。他的手指白皙纤细,上高中读到《孔雀东南飞》里的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他样样成绩好,英文单词朗朗上口,就连语文水平都高出我好几个等级,随便从嘴里说出的成语,我连听都没听过。

那个时候,他像是我无法企及的高度,我只能全方位的提升自己去靠近他。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有好多女生给他写信,那时候还是特别流行写信的,特别多的人喜欢交笔友。那是的他本身就是英俊少年,再经历了期末考试的年级排榜,毫无例外地成了年级里红极一时的人物,喜欢他的女生也是一批一批的,风光一时无两。

当时我在学校唯一的好朋友阿楠,也是对他颇为好奇的,当时阿楠在学校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也有很多男孩子追,虽然并非像我一样的喜欢,却也像结识一下。

阿楠已经感觉到了我对他的微妙情感,所以她硬拉着我也一起写信给他。然而这封信,导致我后来和他形同陌路,连普通同学都算不上。

其实我在心里盘算这件事已经很久了,连那本漂亮的、带着淡淡馨香的信纸都已经在抽屉里锁了很久了。

那封信,整整写了一个晚上,写了撕,撕了写,不是觉得语言表达得不够好,就是觉得用词不够华丽,又或者是担心他看出什么破绽,因为我只是像和他做朋友而已,并不想让他看出我有什么别的心思,那个时候的我,总是觉得暗恋是一件不大光明的事,一件令人尴尬的事。

第二天,阿楠托朋友,将两封信交给他。而那一整天,我的神经都是处于异常紧张的状态的,从早自习到晚上放学,老师的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直在想他会回我些什么。

第二天放学,阿楠收到了他的回信,而我却没有,他只让阿楠转告我,信他收到了,再没其他了。

少女的心,总是极其脆弱敏感的,所以导致当时的我,对这件事的反应过于激烈,我认定了他只是以貌取人,他不愿意理像我这样,长相普通、性格内向,学习又不好的女生,他看不起我这样的女生,所以不屑于跟我这样的女生有过多交集。总之我当时是恨极了他的,这也导致我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陷入了深深的自卑。

我开始对他冷眼相对,无论是在哪里遇到,操场、教室,还是食堂。再也没有像从前一样想尽办法迎合,绞尽脑汁去找话题。而他却当作从没有过那封信一样,依然不会刻意去看我,也不会有意躲着我,由此,我更加的断定他是个极其势力的人。

此后每天,我在班级见到他,都是一件极痛心的事,那是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情感,又有被人羞辱的自卑感。

索性这样的时日不长,初一结束后,我们就被等到了不同的班级。

这件事,对于当年小小年纪的我来说,影响是极大的,而当时我唯一想到的报复方式,就是努力成为比他优秀的人。

我开始尝试社交,并努力学习,由于初一的一年基本是荒废的,所以要比别人多付出很多。

初二上学期的考试,我突然从班级的中游一跃成为了第三名,我在身边人的惊讶与质疑中,淡定且淡然。学校的学期表彰会上,每个班级三名三好学生,我很荣幸地跟他一同站在了领奖台上。

后来的整个初中时光,我们再没有过任何交集,但我却从未停止过对他的关注。每次月考公布成绩,我都在心里盘算着跟他的距离,遗憾的是,整个初中时代,我始终没能超越他。

中考,他如愿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我怎样的追赶,还是没能赶上他,我去了另一所高中。

听说,他在高中成绩已经不那么好了;听说,他在高中有了女朋友;听说,他跟女友后来又分手了。很多的听说。

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很想知道他的消息,即便多年以后我早已经不再喜欢他。但他就像是我整个青春里的指向标一样,牵引着我,不断像前奔跑,只因不服输的个性,和倔强的自尊。

高考,机缘巧合,我被分到了中考的考场,更巧的是,我竟然在第一科出考场的时候看到了他,黑了,瘦了,脸上多了很多青色的胡茬,依稀有了青年男子的模样。

大学,听说他和我在同一座城市。没有再见过,更再不曾联系过。

我大学毕业,听说他考了南开的研究生。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未能在学业上超越他,于我多少有那么些遗憾。但倘若没有当年他的藐视,那么我也不会是如今的我,我会和阿楠他们一样,始终走不出家乡的小县城,看不见外面的山长水阔。

这些年,也再次遇见过几个喜欢的人,谈过几场恋爱,分开后都不曾再流连于心,只有他容貌和样子像是脑海中的原始设置一般删不去,始终清晰可见,那个面容俊朗,棱角分明的翩翩少年郎。

近些日子,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建了微信群,我和他都在里面。我有意无意地点了他的头像,是他和女友依偎在一起的照片。依稀认出了那个身材饱满、面容圆润的平凡男子,也许这样的形容词不太得体,但我却觉得这样的形容才足够贴切。

很难将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凡夫俗子和那个让我觊觎了整个少女时代的桀骜少年联想在一起。

当初那个才华横溢的翩翩少年郎,却终究没有抵得过时光,被打磨得珠圆玉润,风貌无存,不尽让人感叹时光,唏嘘不已。

多年之后,我依然怀念当年的夏日午后,微风吹起教室的白色窗帘,轻抚在我的肩上、脸上,温柔而多情,每每回想起,都像一场久别重逢的故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