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多错多,那就不做?非也,别上当了!

服务一个班级答疑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存在“覆藏”的心理状况

做事中,发觉自己产生了“樫贪、嗔芔”的情绪,进而陷入了“焦躁”之中。

晚上睡觉,梦中也出现了类似梦境:有人说我有博士学历,然后其他人点赞,我没有说话,没有给予肯定,但也没有给予否认。

进而衍生出了一系列因为这个“不存在的学位”而引发的问题。梦中的我一开始是不说话,而后为了掩盖这个谎言,而不断沉默、甚至开始妄语。

而后,众人的怀疑越来越高,而我因为这个谎言而痛苦不堪!

醒来以后,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覆藏”,覆藏:因担心名利受损,产生隐藏过失的心理,是贪心的表现。

谎言建立的信任/心里发虚

"

想起曾经一次经历:大学刚毕业,考取完三级心理咨询师证,在一个一对一教育培训机构做班主任。

而后销售为了成单,就和家长说“我们的班主任素质特别高,是学习心理学的研究生,对于孩子心理特别了知,肯定能帮助到咱们孩子”,最后孩子顺利成单,而这个孩子也就转接到了我的手上。

销售还千叮咛万嘱咐,别说漏了。而我各种忐忑,小心服务。

虽然服务了几个月后,最后孩子、家长都特别满意,但是我依然很难受,为了成单,可以说出任何谎言,最后这件事情,也是我再也不接触这个行业的关键因素。

而纵然知道不对,但是我最终也没有和家长说明这件事情,曾经我以为我是害怕公司受损害,而今我发现,其实我是怕个人名利受损害——也就是“覆藏”。

"

由谎言建立的家长对我的认知,那种信任,我很享受,它也帮助我在与家长之间沟通时,起到了很顺畅的作用。

甚至我会不由自主把家长的配合认为全是这个“头衔”决定的,而其实,这个头衔是一方面,还有与家长之间不断地接触、自己的心理学功底,还有对于孩子的接纳、陪伴、关爱,当时的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孩子在这里可以快乐的学习。

不去正视这个“覆藏”的心理,让我每一次与这位家长沟通时,心理都会有些发虚,特别是家长感谢的时候。

后来,我再也不碰这个领域,似乎内心有一种强烈的观念:不碰这个领域,就不会再遇到类似的问题,我就不会良心不安了!

但是,因为这种心理没有得到觉察、对治,所以后续其他事宜中,也会出现这种状况。

缺乏智慧觉察/一次次掉坑

"

爱情中,当我还未全情投入时,对方说喜欢我,我会逃跑。因为我怕“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优秀,那就索性不要投入、不要耍性子,保留一个好印象。”

工作中,当我需要领导支持时,我不敢表达,似乎是怕万一被发现其实我没有那么厉害肿么办?于是乎,事情得不到进展,最后被批评,然后我又陷入无限期自责,自我否定中,觉得自己能力不行。

学习中,当我遇到问题时,不敢去问,怕万一被老师发现,这么简单的问题我都不知道,太差了怎么办?于是乎,变成了得过且过,学习效率上不去,内心还会觉得是老师不好。

"

职场上曾经听说过一句话:做得多错得多,做得少错得少,不做就不会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曾经也很困惑,工作中也遇到过似乎类似的情况。

有一次几个伙伴一起做一个活动,因为活动本身是老板负责整体,但彼此细节部分,并未关注。当时一个环节本来由某位同事负责,但是她忘记了。

现场客户需要来问的时候,她说我不知道这个事情,但我可以给你协调。但事实上,这个事情最后还是我做的,但在老板、客户面前,这个事情是她完成的。

整个活动结束后,被老板批了一顿(老板以为那事儿是我的),我内心各种混乱,真的感觉“做得多错得多,还不如人家不做的呢?……”

过了一段时间,就辞职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感觉自己像一个受害者,提起那位同事的名字、形象,还有老板,我内心都充满了嗔恨。

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混乱看似很正常,但其实是我对于个人生命目标的不明确,进而工作中,我就会很容易把老板的认可、工作的业绩,当成评价我好坏的指标。

而这个不符合我的设定,感觉好像老板就是偏心的时候,我就会很绝望,然后离开。

这个过程,和一个孩子向父母争宠,是多么地相似啊!

这么去想,其实当初我的老板,还真是不容易!

现在去看,其实这个事件中,我真的没有问题吗?并非完全都是人家的错。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由A收集客户信息传达给B,然后B完成后,转交给A,A再转达给客户即可。

但是A一直不动,B有些着急,问我,让我帮忙催催。我问A,A说下午,结果下午她又忘记了。而我和B关系比较好,怕活动后客户会着急,这事儿就耽误了,所以我自己问了客户,转交给了B,B完成后转交给了A,但是A又忘了,于是就出现了开头一幕。

然后我就觉得全部都是A的问题,我是好心办坏事,做多错多……

生命阵营的间谍/覆藏

发现自己此刻描述起这事儿,竟然右肩还会有点发紧,凡夫心的把戏太逗了。

但其实真正引起我情绪的,让我身体发紧、难受的,不是外在这个事件,而是我的观念:做多错多、老板偏心。所以最后就会觉得委屈、难受、嗔恨……

更深一步来说,会出现这个观念的背后心理动因,是“覆藏”,其实是这件事情,我认为搅动了在老板心目中我的形象,我应该是踏实稳重可靠的,但是这事,会不会让老板觉得我不靠谱?这么简单的事儿都没有承担?——其实是我对于“名利”的贪著,而这个“名利”就是他人的看法。

当别人评价我好,我开心;当别人评价我不好,我难受;当我在乎的人,可能会觉得我不好时,我焦虑、难过……甚至出现逃避。

为了以后避免类似的痛苦,我就索性不再接触类似境界——还记得从那件事情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遇到类似A性格的人,我就会发怵,有些怕,就想本能地远离。职业发展,也遇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瓶颈期。

通过解构,让我看清了自己真实状况,原来在我生命的阵营里,隐藏着这样一位威力巨大的间谍:“覆藏”。

我曾经以为,它是为了我好,进而听从它的选择,出现各种规避所谓奉献的行为。后续也就遇到了各种瓶颈……每一次逃避,都让我一次次否定自己的能力,甚至对于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

凡夫心啊,其实你从来不是为了我好,而是带着“无明”的帽子,自以为是地为我好而已!

所谓的“名利”又是什么呢?别人喜欢我、不喜欢我,赞叹我、否定我,其实那都是他们自己内心的投射想法,这一切与真实的我,并没有100%的关系。

而我,因为把那些声音执以为我,所以我就随着外在的评价漂浮、波动,生命的混乱状态,也就由此衍生!

现在,虽然我还没有能力完全战胜你,但是至少,我多了一次觉察的机会,发现了你这个伪装者,或许下次就没有那么容易上当了。

谢谢这次的觉察,让我距离自己的生命之路更进一步,也让我更坚定,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去掉凡夫心所谓的虚假保护,我会距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