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的自我修养(9)

96
贝龙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6.02.01 23:58* 字数 2416

【9】总是跟说好的不一样

当你看向山花时,花正烂漫,转眼,同归于寂——相对论


有些事是躲不开的,有些人也是。

人最怕的就是发了狠以后,转身,还要面对这个波澜不兴人畜无害的世界。你前一天还茫然无措,愤恨不已,你想躲又想见的人,第二天却又端端正正地坐在你前面,面带微笑,左拥右抱。甚至你的心情还没调整过来。你不知道第一句该说草泥马还我爱你。

如果你们在同一学校,同一院系,并且不幸地选了同一专业的话,那这几乎是必然。


现在是北京时间周五早上80点30分,理教101普化课。禅sir正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谈着哪位师兄因为受不了与师姐分手后还要每天上课见面就去了哈佛,推荐信是他写。我心说我现在也有想去的冲动了,但我看了一下我的成绩,冲动是魔鬼啊。我又看了看坐我前面的阿格,或许就算可以去我也不想去。但尼玛我心里就是委屈啊。别人怎么说无所谓,但你这波不告而别,让我总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小媳妇。

说实话,禅sir讲完这个段子开始上正课,我就没有听了。我就盯着阿格看,就像当初盯着那个女生看一样。然而他认真地听课做笔记,偶尔回应一下左邻右舍的调戏,甚至都不知道我坐在他后面吧。他人缘那么好,有没有我真是没有什么差,这样一比,分明是我需要他,而他从来都不需要我,我还一直莫名地感觉我们的友谊根深蒂固,有恃无恐。

我想起10月份下旬的时候,也就刚开学一个多月吧,阿格生日。那时候整层楼都轰动了,几乎整个年级的同学,每间宿舍都送来了礼物,整间屋子都挤满了人,然后顺势溢出到了楼道里。才一个多月啊,他就让几乎所有人都爱上了他。不止同院系,还有别的院的,还有女孩子们跋山涉水地从另一栋宿舍楼跑过来,叽叽喳喳地递上礼物,脸刷一下的红起来,然后又蹦蹦跳跳地跑回去。阿格时哭时笑的,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可怜蛋糕都不够分了。怎么不够呢?切完一个又有人送来一个,切完一个又一个。大家互相抹奶油,把阿格举起来做羞羞的事。我就混在里面蹭吃蹭喝,本来是极完美的一天的,可不知谁说了一句:"单身啊,阿格平时最宠你了,你的礼物呢?"我刷的脸就红了起来。我没准备礼物啊。谁规定的过生日一定要准备礼物啊,我从没送过也从没收过礼物啊,不,应该说,我自己都忘了我的生日。但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的,花了时间花了心思,然后递出去的一瞬间,双方都感觉内心一暖,多好的仪式啊。但怎么没人教我呢?怎么没人跟我说呢?我那时候尴尬得只想逃,好像我突然一万个对不起阿格,但他摸着我的头,糊了我一脸奶油,他说:"单身已经把自己绑起来做礼物送给我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用食指抬我的下巴,于是在一片口哨声中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你说我连生日礼物都没给过他,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自私自利,没心没肺。

自私自利,没心没肺。

自私自利,没心没肺。

当我回神,铃声都响了,作业都布置好了,下课了。阿格正在收拾东西,而我并没有拿出过东西,也就不用收拾。所以我比他快,我就可以很快地跑到他面前,很快地把他的手机还给他,再很快地跑掉。

于是我就很快地这么做了,这波做得很完美,具体的实施简直跟我设想的分毫不差。阿格惊愕都还没反应过来,我就冲到了门口。一回首,看到他惊愕的煞白的脸,心里不由得一疼,搬出去以后气色并没有变好啊,年轻人。我转过身准备……等等,我又回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抓着的,除了手机,还有两张舞会的票……掏太快了,把票也掏出来了……我想去看的……我看着阿格苦涩的嘴角,这下误会大了……

嘛,也没差,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嘛。

自私自利,没心没肺。

解决完阿格,那就剩柯风雅喽。昨晚的那一撞还历历在目啊,她捂着流血的手的样子,她那看尸体一样的看我的眼神。

好像,所有帮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但卡还是要还给人家的,怎么还呢?直接给肯定不行了,她见不见我还两说。

有几个比较可行的方案:

方案一:脱光光去裸奔,吸引所有人注意。然后大喊一声:柯风雅,你的学生卡在我手上,限你十分钟内准备好一百万带过来,不然我就撕票。

该方案实施简单,效果估计也会很卓越,但她要是拿不出100万——我怕到时候这卡太硬我撕不动,那就丢脸了。

方案二:就带着她的校园卡自杀。

卡是必然被找到了,但她被定罪为杀人犯殉情就不好了。

方案三:利用她的学生卡出租给校外游客,挣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大概50块,然后去买彩票,中1000万,利用五百万做冷冻费冷冻自己,直到时光机发明成功的那天,利用剩下五百万做路费乘时光机回到昨晚,跑到快撞到她时停下,将校园卡给她,并告诉她100年后三体人即将入侵,请她做面壁者。

这个构思可能已经被三体人窃听,它们如果确认了我要实施该计划必然会派终结者回到20多年前杀掉还没生下我的妈妈,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也不行。

……

方案一零八: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

可是我还不知道第五颗的下落。

……

经过漫长的思索,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办法——直接打她电话!这个方案的核心在于,我不再是我,世界也不再是这个世界,跟她说的是不存在的灵魂,说的是不会发生的事件。简单的说,就是从此刻起,我假装是她的小学同学!我有一些漂亮的明信片想给她,需要她的邮编和详细地址。然后过几天,她会发现,她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不是明信片——而是校园卡!

surprise!

我真是个天才!

"嘟,嘟,嘟……喂?"

"喂,你好,是风雅同学么?"

"嗯。"

"你好啊~哈哈,你可能都忘了我是谁了,我是你小学同学啊!我们那时候感情可好了。最近突然到手了一批明信片,都是你喜欢的类型,就想寄几张给你,你现在在哪读书呢?把具体地址跟邮编给我吧。"

"你现在在哪?"

"我啊……"她怎么反倒问起我了?不过好久不联系的老同学问候一下也正常,那我在哪呢?我在新几内亚?在毛里求斯?在西藏吧。不对,她有来电显示的,那么她一定知道了我在北京,"我现在在北京呢。就北京里一所普通的大学。"

"嗯……总之你现在没在上课,那么这样也行……"

"阿?什么也行?"

"11点半,勺园(注:此处指勺园食堂)门口见。"

"哦……阿?!!"

"嘟……嘟……嘟……"

她说的是什么?

我们是老同学啊,几百年没联系过了的啊!

她不应该知道我在哪啊!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单身的自我修养
单身的自我修养
11.4万字 · 3.4万阅读 · 16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