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想离开,到要离开

人来人往

古诗有云:云物如故乡,山川知异路。

它的意思是说,此地天上漂浮的云和故乡是一样的,但饱览了这里的山川,走过这里的道路才知道这里与故乡是有很大差别的。

此时,我正值十七岁,走过的路还太少,而那偶尔的出游也算不上是正经的“远行”。对故乡似乎也未有深刻的“连根”之情,或者说是非常浅薄。不知是年龄造成的阅历尚浅问题,还是我们这一代人普遍缺少的情怀。人与故乡的疏离之感更为明显。过去的某一段时间里,我甚至认为自己和故乡之间已经形成了更为清晰的轮廓。在这之内包含的情感亦十分复杂,说不清,道不明。

坐在车中视野模糊

三年前,我离开我的小故乡来到一中读书,至今脑海里仍清楚地记得开学报到的那天,父亲骑着摩托车载着我,穿过一中门口在三年前尚不热闹的318国道。三年前,我以一个十四岁孩子的视角第一次走过这条路,发自内心地,觉得它很长很长,望不到头。三年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走这条路,但从没有哪一次像第一次那样觉得它是如此的长。

我并不是一个冷静的人,当那条路上人来人往、开始堵车的时候,路上充斥着各类汽油味道,我的呼吸道开始感染。于是我开始抱怨道路上空气的质量,于是,我开始想起了我那个小范围的故乡。开始想念垂柳成荫的河道大堤,以及柳絮纷飞的春天。开始了想念儿时在那里的玩皮筋迷藏石桥下,姥姥纳鞋坐院坝。于是总想提笔写些什么却总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从哪里写起。

在这三年,我尚是在距离我的小故乡很近的地方度过,这三年,尚且平凡。有些当时看来天大的酸甜苦辣,现在看来也只是人生路上预热的小游戏。

高中时期,有我眼界打开的标识,有我挫折的开始,于是在一边讲着“但凡经历,皆是恩赐”的同时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三观。

三年来,时时想起我的小故乡,现在想来,却是有一些小确幸。

高一高二假期多些的时候,我常常不愿回家,而高三人人忙碌的日子里我回家的次数却变得频繁起来了。这就如同在小学的时候人人嘴里都喊着我要上清华北大,中国小孩子眼里,中国只有两所大学。只有在越接近高考的时候才越明白自身的落后,明白事之艰难。规划一件事的时候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真正做事的时候才发现它并不是你规划的那样简单。

如同我现在的心情,我是真正可以离开家,离开故乡了。很久以前我就想离开,的确,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没有什么,单纯的想离开这里,觉得这里不好太落后我不想呆下去了。至今,我认为我的离开是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学到更多的东西,很渴求,同时我也很缺乏。我需要能力来支撑我的存在。所以我要离开,从最初的想离开。

不久前看过一场辩论,辩题是:你奋斗的城市空气污染严重,要不要离开。辩论的过程很杂乱,我很喜欢一位老师的总结词。他说,离开的人才是最有能力改变这个城市的人,我们应该做的是改变它的现状。没有离不离开、该不该离开的纠结,只有我们选择做什么然后去怎样做这一问题。

不想经年之后与故乡磨合出相敬如宾的礼仪,也不希望看到每一只红绿灯都远得像是异乡。

在这最后,引用一段我十分欣赏的作家张怡微的话。


故乡是什么呢?故乡是我们去了好多地方,花了好多好多年,时间久得好像原来仅仅是路过这里,但用时髦的话说,再看一眼,还是想留下。


故乡的美好,在于身在此地不必担心迷路。

我热切而又真诚地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成为一条丝路,带着我们,偕同我的故乡,一起通向光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日又被导师骂,当下那一刻有一股冲动,想发情绪,还是按耐住了,看目标,毕竟跟她吵我是肯定吵不过他的,到时批的更厉害...
    Hi_张阅读 31评论 2 0
  • 你要特别努力,在人前才显得特别容易。 人到25岁每一天照镜子都会恐慌好久,难以相信这个苹果肌不够饱满,眼角有细纹的...
    阿心酱eve阅读 53评论 0 0
  • 人间何处解乡愁,千里魂归动九州。 台北无心生冷月,金陵有意宿轻舟。 豳风漫与家国远,蝶梦偏连草木秋。 浅浅峡湾终定...
    蒹一葭阅读 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