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陷阱、一流智力

《资治通鉴》记载,南朝梁元帝萧绎自幼喜好读书,常令左右之人一起伴读,为此昼夜不绝、少有停歇。他曾说:“我韬于文士,愧于武夫”,以博览群书为荣、练兵讲武为耻。萧绎对于读书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即使是吃饭睡觉的时候,也仍手不释卷。正因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所以他写起文章来真是笔走龙蛇、一挥即就。在与幕僚谈天时,萧绎也常旁征引博,四处用典,赢得满堂喝彩。

在平定侯景之乱并登基为帝后,萧绎下令修筑文德殿,广泛收集全天下的图书典籍,以供日常阅览。《梁书》中记载萧绎著有《孝德传》、《注汉书》、《荆南志》、《老子讲疏》、《金缕子》和《筮经》等数百卷图书,虽然大多已失传,但单从书名来看,可以知道里面涉及了历史、地理、哲学和术数等多种领域的学问,真是学术史上的旷世奇才。

然而,萧绎仅当了两年皇帝,就于公元554年兵败于西魏,国灭而身亡。在魏兵攻入江陵前夜,他命舍人高善宝尽焚古今图书十四万卷,哀叹道:“文武之道,今夜尽矣!”被俘虏之后,有人问萧绎说:“何意焚书?”他回答道:“读书万卷,犹有今日,故焚之!”这便是著名的“读书误国论”。

由此我想到了能力陷阱、一流智力。

能力陷阱

日常工作占据了进行策略性思考的时间,从而让你没有时间去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正如运动员、公司管理者以及专业人士一样,他们把精力过多地投资到错误的事情上——因为他们以为过去让他们获得成功的东西在将来也会继续发挥作用。但最终我们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困境,那就是之前的那些日常工作已经不能再满足新环境的需求了。

我们很乐于去做那些我们擅长的事,于是就会一直去做,最终就使得我们会一直擅长那些事。做得越多,就越擅长,越擅长就越愿意去做。这样的一个循环能让我们在这方面获得更多的经验。而它就像是毒品一样,我们被它深深吸引,因为我们的快乐和自信都来源于它。它还会让我们产生误区,让我们相信我们擅长的事就是最有价值的且最重要的事,所以值得我们花时间去做。

当我们把时间分配在那些我们擅长的事上时,就只能花更少的时间在其他事情上,而这些事同样很重要。我们所遇到的问题不在于我们做了什么,而是我们忽略了什么(即没有学到什么)。因为经验和能力通常是一个良性(或恶性)循环,当需要那种能力时(经常需要的话),我们就能进一步利用它。因此这就造成了我们一方面领导能力很强,但其他方面的领导能力远远不足的局面。

一流智力

有“读书误国论”,

也有“查理·芒格说:我这辈子遇到的聪明人(来自各行各业的聪明人)没有不每天阅读的——没有,一个都没有。”

一位专家说市场正在走向衰退,另一位却声称市场正在趋于繁荣。如果你很精明,两方的话你都要听。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因为两种说法都有合理的地方。

检验一流智力的标准,就是看你能不能在头脑中同时存在两种相反的想法,还维持正常行事的能力。

——菲茨杰拉德

生活充满了悖论——看起来矛盾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大整体的不同组成部分。

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