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悲剧在于过早进入姨娘状态而不自知

晴雯与宝玉

晴雯是个非常有争议的角色,不论是在小说里,还是在读者群中,都是有人喜欢有人讨厌的。

贾府的丫鬟众多,最后能够混上半个主子,进而可能被扶正成为真正的主子,这是所有丫鬟们最好的结局了。尤其是有了后代,后代也是主子无疑了,即便是庶出,也享有无法推翻的主子身份。

不过这种机会只是一等的大丫头才有,而取决的权力在主子手上。

鸳鸯抗婚之所以那么引人注目,就是因为她拒绝了丫鬟们最好的出路,显得很不一般。但是假使这个姨娘的丈夫不是贾赦这个糟老头子老色鬼,鸳鸯还会不会抗婚,就很难说了。

宝玉身边的大丫头有好几个,最有可能取得姨娘身份的有两个,袭人和晴雯。她们俩都是贾母赏赐的,都是贾母觉得“好使”才赏给宝玉的。这个“好使”含义非常丰富,那就是要有特长的。袭人的特长在贾母看来是,服伺谁心里便只有谁,即忠诚不二。晴雯的特长比较多,模样俊俏身材好,聪明伶俐性格豪爽,加之女红又非一般人水平,自小就跟着贾母见识也比较广。按照“贤妻美妾”的标准,她在贾母眼中,是做姨娘的最好人选,放在宝玉身边,又受到宝玉的宠爱,以后做姨娘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再者,晴雯与袭人也不存在非此即彼的竞争,因为没有谁规定宝玉只能有一个妾。因此平日里,她们相处还是很友好的。至少,没有明显的挤兑行为。

袭人在与宝玉初试云雨情的时候,书中有一段话:“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

袭人能这样想,晴雯未必不也这样想,因为她与袭人一样,也是老太太给宝玉的。在伺候宝玉的过程中,晴雯很是尽心尽力,细节不必多列举,“勇补雀金裘”这一节的内容就很能说明晴雯对宝玉的情感,自己病得那么严重,拿命拼一般地做,不过是为了宝玉不在家长面前丢面子。这种行为不仅是在尽丫鬟的本分,也是在将宝玉当做自己最重要的人来看待的。


晴雯勇补雀金裘

所以,在撕扇子那一回里,本来在与宝玉吵架的她,开始还在为袭人挨踢鸣不平的她,因为袭人说了“我们”二字,她就又与袭人吵了起来,自然是“我们”二字触动了她内心的敏感之处,显见得袭人与宝玉更为亲近,她在吃醋呢。直待宝玉陪着她撕扇子玩之后,一口气才平息了下来,多少是有点恃宠而骄的意思。

关于所谓“清白”问题,似乎一般读者认为袭人与宝玉有不清白之处,仔细琢磨之后,会发现宝玉与他的丫头都有些狎昵行为。比如碧痕伺候宝玉的事情,是从晴雯嘴里说出来的。且听听这段话:

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吗?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道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

这段话至少说明了这样几点:1、晴雯对于别人与宝玉的亲昵行为是关注的,她时时在留心这一点。前面讥讽袭人鬼鬼祟祟地干的好事,想必袭人与宝玉的初试云雨情,她也是知道的。2,、此时她说这个,是以开玩笑的口气说的,而且以前大家对这件事,也不过是当笑话说的。3、听到晴雯说这些,宝玉不做解释,也没有羞愧的意思。很显然,在贾府男主人与丫鬟的狎昵行为并不算什么大事情。尤其是在怡红院里,这样不按照一般规矩行事的例子还有,比如宝玉给麝月篦头发,也应该属于颠倒行的事情。晴雯自己与宝玉也是有亲热行为的。

第五十一回里,袭人因母亲去世回家奔丧去了。夜里宝玉要吃茶,麝月伺候他漱口后吃了茶,晴雯也沾光吃了茶。麝月披了宝玉袄儿想出去看看好月色。晴雯不穿外衣就冲出去想吓唬麝月,谁知宝玉怕吓着麝月也怕冻着了晴雯,就喊了一声。晴雯只得又回房里来。这个时候宝玉看晴雯冻得手脸冰冷,于是让她到自己的被子里来暖一暖,晴雯也不客气地就钻进了宝玉的被子。麝月回来了也没对此感到多大的意外。可见,这种狎昵亲热行为在怡红院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袭人走得更远了一些。


晴雯生病

晴雯虽然没有与宝玉发生云雨的事情,但是心里已然没把自己当外人,虽然袭人才是这里的主管,但是袭人临时不在的时候,她就直接当家了。在处理坠儿偷窃的事情中,看看晴雯的表现,谁都不如她来得急切。不但对坠儿进行了打骂,还直接以宝玉的名将坠儿赶出了怡红院。整个事件中,足见得她很在意怡红院的名声,也足见得她狠辣和专权。连宋嬷嬷都说,等花姑娘回来再打发坠儿,但晴雯执意不肯,一定要把坠儿赶走了。晴雯一点忌讳都没有地僭越和专权,可见她的女主人心态。


晴雯打骂坠儿

她的这种僭越专权,这种过早的女主人心态和行为,一定会招来很多的骂名,很多的嫉恨,也必将会得罪很多人。所以她被撵出大观园时,就有似乎毫不相干的人在那里拍手称快。

晴雯被王夫人赶出了大观园,本来就在重病中,加上这一气恼,性命堪忧。晴雯很失落,很诧异,何等的奇怪。我没有像袭人那样与他有云雨私情,怎么我反倒成了一个狐狸精的。宝玉去看她的时候,她知道这个恐怕就是生离死别了,于是她将自己蓄了很久的指甲剪下来送给宝玉,又将自己贴身穿的衣服与宝玉进行了交换。

晴雯病重,宝玉去看望她

其实,读者读到这里,也会感到奇怪,他们已然亲热至此,怎么可以说没有私情密意?难道只有上了床才算有私情密意?

所以说,晴雯自始至终都是爱着宝玉的,也自始至终都觉得自己会是宝玉的姨太太的。在没有获得正式身份之前,心里已经将自己当做宝玉的姨太太了。只是她自尊心比较强,没有与宝玉做苟且的事,她是在等待贾母出面,等着主子给自己一个名分,应该说她是一个正派的姑娘。

相比之下,晴雯比袭人要单纯许多,不知道像袭人讨好宝钗那样去讨好黛玉,也不知道进一步获取家长的欢心和认可。但是在骄悍狠辣这一点上,她比袭人可厉害多了。

原创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尊重作者版权,抄袭必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