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3】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一章措手不及的开始(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事电邮hphuahua@sina.com或简书私信

前两篇:【连载1】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一章 措手不及的开始
【连载2】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一章 措手不及的开始(2)

2012年7月29日 今天早上我9点15就起床了,因为要洗头还要见Ivy(Jack的朋友,在打工旅行的qq群里认识的),给她从国内带来的路由器和三国杀。

昨天认识了一个国内大叔卢伯。卢伯看我在吃面包,说为什么不吃点好的,然后突然要靠近摸我的脸,我没像昨天那么服从,很厌恶地把脸撇到一边,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算是回击。他便不再跟我说话了。这次我算是成功地保护了自己!

Ivy很面善,因为早上下雨,还请我到她车里聊了一会儿我的情况。她告诉我,如果英语可以的话就去洋人公司(新西兰的华人都这么叫本土的新西兰人)做,这样能够提高英语水平。还说如果将来不打算留下来,大可以以旅游的心态来找工作,不用太着急。她说她的工作是在seek job这个网上找的,她还给我推荐了JJ House青旅,说那边有很多在这边working holiday的人,有信息可以分享。

下午,我去了Kiwi country (一家中餐馆)询问工作情况。老板娘说他们招兼职,而且每天只做两个小时,不足以养活我,建议我去其他餐馆找全职工作。说实话,我既失望又庆幸,心中特别矛盾。失望的是没能找到工作,庆幸的是不用这么快适应一个新环境,因为我完全还没有搞清楚自己所处的境况。

晚上回去时,德国的Claudi Ah给我看了她用德文写的旅行故事,已经有1厘米厚了。她的字写得实在是太美了,仿佛印刷出来的一般。游记中中国的部分目前占大部分,因为她与丈夫用了4周时间在中国旅行。真希望我自己的游记也能继续下去,成为自己的旅行纪念。

2012年7月30日 今天最重要的事是办税号,我8点多就起床了,实在难得。房间里只有Hikaru比我早,其他人都在熟睡中。他们虽然大部分是来旅行的,但一点都不着急,淡定的心态和计划,保证了充足的睡眠,这也是旅行的一种境界吧。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就出发去邮局了。因为我没有驾照,除了我的护照我就还缺一个身份证明。我可以办18+卡证明我的身份,可是要2到3周。我就主动问是否可以去一个叫Takapuna直接办IRD(在Takapuna的税务办公室可以不用驾照就办理税号),工作人员告诉我可以去门口的电话打333预约面谈。打电话预约完之后我就去了ANZ开账户。接待我的是一个中国人,我说完第一句英语,她就和我用中文谈了。这里的很多商店或是机构都有中文服务,很方便,但我觉得我们中国人也有必要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以适应更多的挑战。

因为我被告知要5—10个工作日才能拿到银行卡,而我可能马上要去南岛,因而没办成。工作人员告诉我,也许ASB可以马上拿到银行卡。我先去National Bank(国民银行)试了一下,结果和ANZ的答复一样,而且,陈娴告诉我ANZ兼并了国民银行,所以两家银行可以说是一样的。

问了路人之后,我终于找到了ASB(Auckland Savings Bank奥克兰储备银行),惊讶地发现就在我的旅店对面,平时观察还是不够仔细啊!不然就能少走一些路了。

我住的旅店门口对面的ASB银行

真正到了办卡阶段,发现还是用中文比较方便,类似verbal password(在打电话询问个人账户信息时需要用的密码,这个密码主要是用来确认是本人在进行操作)之类的专业术语,我就让对方解释了两三遍。最终办成时特别欣喜,因为拿到银行账户,可以说是这段时间完成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回到房间,又见到新室友了,他是一个印度人,将要结束他的working holiday了。他说申请税号可以不用驾照,让我去AA(新西兰汽车组织)试试。另一位新室友是韩国基督徒,他说他已经是新西兰公民了,在找房子。他的一个特点是很爱笑,那种笑是有点轻蔑的,让人捉摸不透。仿佛每件事都让他觉得好笑。不过,他告诉了我最近的AA的地址,说是在Albert路上。我到AA询问,还是同样的结果,但是却意外发现了AA门口有去Takapuna的公交。
我把办事结果告诉了印度朋友,问他是不是有其他方式可以申请。他忽然想起朋友向他提过18+卡,说无论以什么方式申请,都要等上两到三星期才能拿到税号的。我想既然这样,不如先去邮局申请18+卡,明天再到Takapuna寻问详细情况。我拿到18+卡的申请表后,邮局工作人员让我去附近的警察局,完成表格最后的鉴定部分。

问了路后,我走了一段坡度很大的路,终于到了Aucland Police Station(奥克兰警察局)。原来里面还有像银行一样的柜台。柜员问我是不是来鉴定的,得到肯定回答后,她找来了一位很和善而且幽默的警官帮我鉴定。我签名时用的是英文,他还开玩笑表扬我说:“噢,你知道这个字体!”,最后他来了个颇具个性,看起来好像是由很多个椭圆形组成的签名,够洒脱!这个警官是我来新西兰之后见到的最开朗的一个人了。

2012年7月31日 因为昨天偶然发现去Takapuna的公交站,我冒险没有按照MAXX.CO.NZ网上(在这个网上可以查到奥克兰的公交信息,只要输入出发点和目的地就行,很方便)查来的公交车号坐,而是直接去了昨天那个站等。在等车的地方,遇到一个柬埔寨人,他说不用在站牌处等,在长凳上坐着就行。我还问他电子牌上公交车号码旁边的数字是什么意思,他说是指公交车还有几分钟到站的意思。果然,后来922公交就在长凳处停下了(如果站牌上写DUE,就是车来了的意思,但有时会和真实的情况有点出入)。922比879和839要贵,需要4.5元,可能是因为站点比较多或是绕得比较远的缘故吧。

去Takapuna的路上看到的美丽的帆船

车开了几站,到了一站时,很多人都下车了,而我以为到了终点站,也下车了。下车后问了人才知道,这里不是Takapuna,而是Northcote。我望了一望四周,这里商店特别多,而且大部分是中国商店。我问的那个人很热心地告诉我可以坐下一班911。他让我走到前面另一个车站等,我看到两个中国老人,就走去问他们去哪里,原来他们也是去Takapuna。这时,刚才告诉我坐911的人向我挥手让我过去。问了司机才知道那班车不去Takapuna。

下了车,只见中国奶奶很着急地向我挥手,让我不要坐那班车。能否到Takapuna,我自然会问清楚再坐的,奶奶竟然还怕我被坏人骗了去,老人总是想得比较周到,也让我挺感动。我问路的那个人真的不是坏人,得知那班911不去Takapuna,他对我感到很抱歉,实在是好人啊。爷爷奶奶最后给我建议,让我向下一班的922司机解释一下情况,说不定能免我的票。他们告诉我这一站很多人下车,是因为这里有很多中国超市,比较方便。我按照他们所说的做,果然顺利上了车。

一路辗转,总算到了小城Takapuna,进城时我就远远地看到了要去的AIA大楼,所以就不那么慌了。巧的是又在到达站点碰到了中国爷爷奶奶。和他们聊了一下,了解到他们是因为女儿在这边工作而过来,已经有了PR(permanent resident 永久居民身份),可以自由往返中国和新西兰。
奶奶说我和她在英国的侄女很像,很是同情我,只因他们9月就要回国了,也许就算留下联系方式也很难派上什么用场。最后他们上车时,奶奶让我在她手上写上我的号码,以防万一。

后来,我在Lake Rd(Lake路)上走,竟然发现了海滩和Takapuna图书馆,就打算趁面试前去看看。海滩上有许多水草和贝壳。虽然有一点冷,但因为是在大海边,还是感觉很舒畅,心胸也开阔了。

Takapuna的海滩,还是很美的

走上海堤后,看到前面的一片礁岩,觉得很新奇,就走进去看看。礁岩上长了许多贝壳类的生物,让人忍不住想去摸,探个究竟。还有一些水坑里长着些像小果实的生物,不知道是不是珊瑚。后来我知道,它们就是有名的mussels(贻贝)。

Takapuna海滩的礁石

站在这片礁石上,对面的那座山仿佛更近、也更有神秘感了。回到岸上后,想继续看看前方的礁石时,发现有很多房车,还有许多学生,看样子是来写生的。其中有一个对我说:“こんにちは”(日语“你好”), 我只能“遗憾”地告诉他:“ No, I'm Chinese.”也许当时教他怎么用中文说“你好”,是更棒的回应。

大约12点15分左右,我到达了Takapuna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挺小的,我没多停留就去了AIA大楼。等了一会儿,一位很面善的女士接待了我。她问我要了护照和银行账户以及地址证明,再问我有什么其他材料能证明我的身份的。不知听谁提过中国身份证,我就拿出来试了一试,没想到她说可以,因为上面有照片。后来我又问雅思成绩单是否可以,她说有照片而且是英文,这成绩单比中国身份证更好。结束时,她说大概要3周左右时间,关于税号信息的信会寄到我所提供的地址,说我的朋友帮我拿也可以。

出了AIA大楼,因为时间还早,我就去公交站旁的一家韩国商店看了看,没想到价格还蛮公道的(后来的经验告诉我,其实大部分亚洲商店都比较便宜)。我问店员回奥克兰去哪儿坐车,她说就在对面,小地方就是方便!回去的路上,我因为办完事情了,就有心思欣赏风景了,不过更想做的还是睡觉。
回去后,我跟韩国室友Bruce聊了聊,他说他每周二都会来,现在一家韩国的寿司店工作。比起其他韩国人,他更愿意与人交流,人也挺好。听说我想找教中文的工作时,还打算给我他朋友的电话号码。总之,每天能认识新朋友,是住在backpackers(背包客栈)的最大的收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