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

这个农历的节日,熊爹爹看的可重了。无论如何今天得回家去,纵然城里好玩好吃的有人招待,到底在群山环抱绿水绕道的老家里,才能睡得安吃的香,还有常常见面的老哥们,老姐们儿!于是他在离开家里一周后,今天早上终于被二子送回了位于香溪河边的关庄坪村。

说起来熊爹爹养大三个儿子没女儿,他老伴儿在世时曾羡慕别人家儿女双全,讨厌自己生三个都是带把儿的(儿子)。这不是矫情,她在娘家见识过只有儿子没女的家庭,辛苦的女主人到老受着媳妇儿子的嫌弃了,想有个知冷暖的贴心小棉袄说话叨咕着,却失望失落的情景,所以在她刚生下老三时,听隔壁接生婆子吆喝着又是个带把的,气得背过身去叹了声唉呀,眼泪汪汪的哭了起来,要不是熊爹爹进来嬉皮笑脸的逗弄,真把得了小幺三儿的喜悦,搞成了委屈巴巴的一场哭戏。

就这样脚撵脚来世间的三兄弟在并不宽裕的年代里长大成人了。三兄弟读书都不咋的,好在头脑灵活做事勤快,在柑橘产区除开种植,还趁着移民搬迁搞开发建设,老二和老幺把家门口长江边的一个码头承包了,他们组织本地青壮年人,贷款买下机械设备,在码头上搞货物运输,挖沙,总之水码头需要的搬运操作,他们都接手下来,这样,到临县的货运物资都得通过他们这个码头才能到达,所以,一度这两兄弟成了本地和临县出名的老板,钱赚了不少人也跋扈骄横的紧。谁要不听调派指挥,小幺子就骂声不断,有时挥拳相向,手下的也都忍气吞声唯唯诺诺的。一时两兄弟风头无俩,甚是威严。

小幺子结婚后有娃了,看上一个小他十多岁长相娇媚的餐馆老板娘,把自己媳妇嫌弃的狠,有断时间天天带着餐馆老板娘子在码头上到处溜达兜风,就是不回那个有老婆孩子的家里,只小他一岁的老婆就哭哭啼啼跑去找他,说娃想他让他回家看看吧,他正和那三儿手牵着手压公路,一掌把媳妇推倒在开满黄花的菜籽田里,媳妇爬起来哭着回家找熊爹告状去,无奈熊爹只让媳妇忍忍别去找他麻烦,说他玩性大,过了新鲜劲儿就会回家来的。媳妇为了娃,只好忍气吞声眼睁睁看着老公和别的女人出双入对,把她母子晾一边了。

三儿子最终也没和那女老板结婚,就是谈了回热情似火的爱。他在去年因为身体原因去闫王爷那报道了,去世不过44岁。

熊爹爹的大儿子呢,也是在九十年代初刚结婚有个小孩了,他学开拖拉机,在镇上去拉货时,亲戚家里的小伙子想试试他的车,老大一直是个憨厚实在人,就把车子借给亲戚的孩子,那小伙子上车开动,就将老大摔出去当场昏迷不醒,将他送到医院里打开腹腔,发现肝脏破得成了碎片儿,满腹腔都是血,医生摇摇头缝上伤口,老大就这样没了。熊爹和老伴儿哭得肝肠寸断,想到老实听话的大儿子还留下了没满周岁的娃和媳妇,只得在往后余生里强打精神,好好种田种柑橘帮助大媳妇和在外工作的二儿子一家人了!

今年,熊爹爹整满76岁,二儿子想到小弟才过世,家里只有个小弟媳妇和侄子陪着爹,就把熊爹爹接到县城来过生日了。熊爹爹其实离不开他家的,他喂了三头猪,是给儿子媳妇们准备的,现在猪肉这么贵,自己喂总好过让儿子媳妇孙子们买贵肉吃。他知道娃们来钱不容易。二儿子和小儿子承包的码头,因为陆地公路建设越来越好,码头上基本没什么可干的事了,二子老早趁着县城搬迁到城里寻找活计了。他媳妇又在县城幼儿园里当老师,他们在城里买的房子也挺大挺好的,但身无一计之长的,除了开车再没别的路子来钱了。

现在熊爹爹生日,二儿子把他接来城里,他得到自己大哥家几个孩子的款待,也到了县城里住着的小妹妹妹夫家,他觉得很满足,很快乐的过了几天,但一想到自己把猪儿们托付给侄儿媳妇照顾,就再没闲心继续呆二子家里玩了,今天春分正好又是周末,二子于是把刚过完76岁生日,身体健壮得很的老爹,送回到那个山清水秀的老家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