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窖龙藏酒庄•窖霜

        题记:从诗友的朋友圈看到这篇散文,恍惚中不知是谁人写来。那晚,一定是醉了,燃烧,我与酒,我与酒窖,两两相对,忘了今夕何夕。时间的霜,人间的伤,酒中的光,一切恍惚,其中有象,其中有物……

图片发自简书App

窖  霜

        一个人能不能窖藏,小龙女?姑姑?

        窖霜有一寸厚,抹上去,竟然温润,揩一块入口,有酒香。青砖上一层一层露白,是寂寞在增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09年的压窖酒,已经久未开启。压窖,压的是最初创业的恒心。和酒庄的酒一起压在窖底的,还有几十个500斤大缸,标注了主人的名字,在这里放了八年多。再有一年半,就整整十年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存酒的人,存的不是酒,是游走在深窖里的时间。

        待到更深人静,封泥印开启,与谁推杯换盏?

        贴一个我的名签在酒缸上。名字能不能窖藏?窖藏之后,是增加了重量,还是萧散了青春?

图片发自简书App

        酒在呼吸。你听,纯高粱的粮食精,粮食精里的精灵,没有一日不游荡,不舞蹈,不窃窃私语。而终于归于寂静,在寂静深处游荡,在寂静深处喧嚣,在喧嚣里陈酿。

      在静寂深处,你吸收地底的气,在地域中炼火。火已成,储备在水中,不言不语,不梦不醒。

        携你游历人间的,是心中有火的精灵;含你囫囵入腹的,是涅槃重生的水母。

图片发自简书App


        燃烧之后,再次回到时光深处。在静寂的黑,与冷寂晤对,日复一日。世间嚼火阴鸷,与你再无关联。

        退到根部,守零度的温,再无凋零。

        游荡在酒缸之间,我是浴酒的鱼儿。万物在地上生长,我独向下沉落。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万斤木酒海,被一群小黑坛簇拥。一只巨型特洛伊木马,被当作战利品,运回特洛伊城。

        这是永远的特洛伊城,中空而不开启的木马,在黑暗里呼吸,不畏惧晨夕变幻,不忧虑春暮秋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永远的特洛伊城,我听见了酒的呼吸里,万马奔腾,刀光剑影,时间出鞘。

        窖霜不凋零,不融化,只会滋生。

        沉默于黑暗深处的光明。

2017.5.17随笔,于呼和浩特草原部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