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第一章 父亲—莫问

我叫“余磊”,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家中除了朴实的父母外,还有一个爱捣蛋的弟弟,我们一家虽然过得艰难,且生活在一座破旧的房屋里,却无时都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从小父亲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勤奋”,恰好我又热爱学习,在父亲的鼓励下,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初中毕业前,全校前十必有我的大名。

“升高”后,我愈加勤奋,我非常清楚,高中毕业,就将面临人生的一次大转折,如果成绩不好,就得不到保送,父母将为我的学费耗费大量血汗。

高一开学期间,学校好几次通知我从高一跳至高二,我拒绝了,我谨听父亲教诲,做人得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这个选择是明智的,至少现在的我,得谢谢当初的自己,做出了这个选择,不然我可能就遇不到“她”。

十五年前。

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市一中”,这对于我父母来说是绝对的荣耀,那时的我可谓出尽风头。成绩单出来时,县领导亲自下乡通知我,乡政府大摆宴席,到现在,我都觉得太过宣扬。

开学前一天,我和父亲早早的坐上汽车,第一次来到这座我爱恋的城里。汽车驶入城,我仰望一幢幢高楼,感觉自己如蝼蚁般渺小,一股淡淡的抑郁徘徊心间,仿佛这座繁华的城市不欢迎我的到来。

下车后,父亲第一件事就是带我去市场买衣服,一套衣裤百元,对于我来说是很奢侈的,那天,父亲给我买了整整三套百元衣裤,两双崭新的运动鞋,而他自己却丝毛不挂,依旧穿着缝了又缝的裤子,裤裆不显眼的地方还有布丁。

我拒绝过,哭诉过,可父亲的态度很坚决,豪气的叫我提着衣衫,甚至还动用了他那为数不多的凶恶眼神警告我,若再纠缠,那将面对他的怒火。

我提着衣衫紧跟其后,望着父亲的背影,仿佛看到了一片蓝天为我照亮前途,我眼里的泪水像是忘记了干涸,一直汩汩而出,心里更是悲痛至极,默默起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让父亲过上物质的生活。

从小到大,父亲从未打骂过我,每次我做出触发他底线的事情,他就会双目怒瞪着我,以示警告,绝不可有下次。

记得那年夏天,我偷偷带着弟和村里孩子去水库游泳,那时弟才六岁,在水里站都站不稳,为了让他早点学会游戏,我背着他往水库中间游。

我游泳从未脚抽筋,偏偏那天突然脚抽筋,一紧张,我方寸大乱,直接没入水里,弟弟害怕,死死抓住我的脖子不放。刹那,水仿佛无孔不入,瞬间灌入我的身体,那一刻,我清晰地感觉到死神的来临,直接晕厥过去。

待我再次睁开双眼,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弟弟也无事。这件事后,父亲整整一个多月没有理我,我深感自责,至今我都不下水游泳。后来是因为秋收,在我极力讨好的情况下,父亲才原谅了我。

......

父亲以前来过市里干工地,大概知道市一中的方位,明天才开学,也不急着去学校,我把衣衫放进刚买的背包,随父亲坐在一个摊位前,吃着特色的湖南炒粉,偷偷瞄了一眼父亲刚劲有力的侧脸,仿佛看到了洪荒之力涌入我体内,促使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不知为什么,父亲一直带我在市里转悠,快至深夜时,我以为父亲会租个旅馆,以为我做最后的饯行,未曾想,父亲带我来到一座天桥下,地为床,桥为被,就这样粗陋的睡着。

深夜,桥外寂静无声,偶有虫鸣,沉睡的城市也异常安静;桥上,行车如阵阵狂风呼啸,尖锐的声音掀起内心的烦躁,难以入眠;桥内,父亲双目通明,和我躺在一起,怔怔的看着桥梁,像是看不见隔壁还有许多乞丐陪伴,听不到老鼠的叽叽声。

“儿,你是不是睡不着?”父亲的声音透着沧桑,脸上露出难有的认真。这一天,父亲与我只是闲聊了几句,像这样沉重的口气,一年也难有几回。

突然间,我不敢去看父亲的表情,我害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他不认我这个儿子了,我胆怯的“嗯”了一声。

“知道你为什么睡不着吗?”父亲缓慢撑起身体,端坐看着我。

“爸,这里很脏,很吵,很臭,所以我睡不着。”我如实回答。

父亲指着一米远呼呼大睡的乞丐们,柔声道:“那你起身看看他们,他们为什么睡得那么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