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之君利奥波德三世

75年前的这个深夜,利奥波德三世注定是在焦虑不安和绝望中度过的。

面对步步紧逼的纳粹德国,手中已经没有多少牌的利奥波德三世派出了他的外交大臣与希特勒进行停火谈判,等来的答复是“必须无条件投降”。1940年5月28日凌晨,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宣布对纳粹德国投降,为期18天的“比利时战役”就此结束。

历史上对亡国之君的评价从来都是负面的,更何况这位亡国之君还投降了敌人,在德国人的监控下继续住在拉肯王宫直至盟军反攻。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在英法等同盟国书写的历史中投降纳粹是利奥波德三世最大的污点,这几乎成为了共识。

不过,如果我们细细回溯到七十多年前,或许会发现一些和共识不大一致的事实。

比利时是个弹丸小国,以其人口和地理纵深不足以对抗周边的英、法、德诸强,所以在比利时建国之初就一直奉行军事中立的原则。1831年,也就是比利时建国的第二年,英国、法国和普鲁士在伦敦会议上承认比利时独立并保证它的永久中立。然而,因为比利时位处西欧十字路口,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所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不久比利时就遭到德国入侵和占领,直到1918年光复。1936年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声明“绝对中立”,希望在对抗升级的英法和德国之间谋得和平。

30年代后期,当二战的阴霾越来越浓厚的时候,比利时的“中立国”地位却显得十分的尴尬。一方面,荷比卢等中立国是德军突破西线的必经之路,和一战中一样,在德国人眼中“中立国”只是竖在德军坦克前的一块纸牌子而已;另一方面,由于比利时奉行的军事中立政策,英法等同盟国无法提前在比利时境内进行有效的军事部署,以防御即将到来的德军进攻。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1940年5月10日,德军入侵荷比卢,行动代号“黄色方案”。5月10日当天,盟军宣布支援比利时,法军精锐进入比利时,防守在Dyle河沿线,比利时本土军队则集结在阿尔贝运河防线一侧,希望依靠埃本-艾美尔要塞抵挡住德国人的进攻。但埃本-艾美尔要塞的防御只坚持了一天,在德军空降兵的袭击下于11日便丧失了作战能力,德国以较大的空降兵伤亡换取了阿尔贝运河上三座桥梁的控制权,从而使得德国能够绕过比利时军的防御阵地向比利时内陆推进。

阿尔贝运河上的失利使得英法军队继续向比利时中部集结,而阿登山战役则令战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阿登山区位于比利时和卢森堡之间,被盟军视为天险,在150公里长的阿登山脉沿线并未部署主力部队。5月10日至12日,德国装甲兵团轻松突破阿登山-卢森堡沿线,像一把利剑插入盟军软肋,12日攻下法国色当,13日成功突破马斯河防线,把比利时中部的防线以及法国的马奇诺防线抛在了身后,巴黎和英吉利海峡尽在德军坦克眼前。

阿登山战役的失败令盟军措手不及,法军开始放弃防线从比利时撤退,英军则退往敦刻尔克,25日,比利时政府逃往巴黎,而比利时军队仍在英勇地对抗德军,以延缓德军的推进速度。

同样留在比利时的还有利奥波德三世。国王显然是焦虑的,他对形势判断得很清楚:盟军的溃退不可避免,比利时军队减员严重,后备力量和后勤都无法支持比利时独自对德作战——换句话说,比利时被德军占领是必然的。

早在5月20日,利奥波德三世就通过英国的罗杰凯斯爵士向盟军表示了他对战局的担忧“投降可能难以避免”。25日,利奥波德三世在给英王乔治六世的电报中表示比利时无法继续坚持,“即将投降”,乔治六世在回复的电报中则劝他不要做德军的阶下囚。这些事实说明,比利时国王向德军投降并非临时起意、且早为盟军知晓。

而此时的英国的丘吉尔首相和法国的雷诺总理在做什么?在忙着撤退,撤退,准确地说是溃退。

所以,28日的利奥波德三世已经近乎于绝望了。为了减少比利时军队的伤亡,他派出外交部长与德军进行停火谈判。不过强弱对比如此明显,比方显然没有任何谈判的筹码,于是“无条件投降”就成了利奥波德三世唯一的选择。

德军和比利时军代表会晤,就比利时向德国投降进行谈判。

图片来源:http://www.bild.bundesarchiv.de/archives/barchpic/search/_1331841784/?search[form][SIGNATUR]=Bild+146-1974-061-61

比利时国王的投降决定公布后,盟军各方均表示“十分的震惊”。流亡在巴黎的比利时首相皮尔洛特表示国王无权代表军队向德军投降,法国的雷诺总理把利奥波德三世比作背后插刀的背叛者,而英国方面则表示比利时的“突然投降”打乱了英军撤退的部署,是比利时的投降直接导致了敦刻尔克大溃败。

这个污点让利奥波德三世注定成为一个悲剧性人物,而利奥波德三世的这个污点也让盟军各方有了为西线战场上狼狈表现买单的替罪羊——因为,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所书写。

1940年5月10日,德军开始“黄色方案”。5月10日,卢森堡投降;5月14日,荷兰投降;和荷兰差不多大小的比利时则坚持了18天,于28日投降。18天的比利时战役中比军死亡6千人,1万5千人受伤,20万人被俘。

文/Athlon_BE
2015.5.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