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篇21-科学地战略决策

前面几篇,我们聊了领导力的话题,我们会发现,战略决策所要面临的问题,都是非常棘手的,棘手的原因就在于我们处在一个极度不确定的环境之中,如何在不确定之中找到确定性呢?今天,我们就来聊一下这个话题。

要破解不确定性,我们就需要找到一个理性的、可量化的、可操作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就是科学地决策。怎么才叫科学地决策呢?我们分别来聊一下。

首先,我们从不确定性的本质来看,香农的信息论就已经告诉我们,要想破解不确定性就需要找到更多的信息增量。这里说的信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不是所有信息都是可以的,如果这个信息不能帮我们带来新的收获,那就不叫增量的信息,就只是无用的数据。

具体到我们实际的决策过程当中,就是要在决策之前尽可能的收集数据,收集各个纬度的数据,包括用户的基本数据、行为数据、生产环节的各种数据、财务的各种数据等等。然后把这些数据进行不断的清洗、加工,再进行下一步的分析,只有这样,才能把好的数据转化为有用的信息。

怎么来进行分析呢?就是要靠归纳和演绎的方法。归纳就是我们要在大量的数据中总结出规律,演绎就是通过已有的规律推论出新的结论。我们现在火热的大数据技术,他的最底层的基础其实就是归纳和演绎,我们通过数据统计的方式来找到背后的规律,来预测未来可能的情况。

举个例子,我们以餐馆为例,过去的餐馆为啥很难做大,而且也很少有风投进来呢?就是因为无法拿到业务的真实数据。现在为什么就可以了呢?就是因为随着移动支付的兴起,所有的数据都可以被获取,都是清晰的、可靠的,这样的数据就能进行分析,从而支持我们的决策。不光如此,大数据技术还在不断推进线下业务的效率提升。以新零售为例,我们已经可以将大家在线下购买的整个过程量化的记录下来,通过分析这些数据,就可以找到各个业务环节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并加以优化和迭代。这就是信息的力量。

第二点,我们要承认一个事实,当我们要决策的时候,我们永远也无法获取到完全足够的信息。也就是说不确定性是永远存在的,也许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确定性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就需要我们在有限的信息的情况下做出决策,这就需要我们依靠科学的假设。

大家都知道,我们对于自然科学的很多认知都是一个不断假设的过程。以物理学为例,从地心说,到日心说,到宇宙理论,就是一个不断假设,不断求证,不断迭代的过程。在已有的数据情况下,先给出假设,然后不断通过新的数据、新的实验、新的观察来验证这个假设。科学的思维从不认为当前的假设永远就是对的,他认为所有科学的假设都是能够被证伪的,就是通过不断打破这个假设,才能让我们的认知边界不断拓宽。

具体到我们实际的决策中也是如此,不断通过已知数据做出假设,然后根据假设去小范围验证,通过反馈数据来不断迭代假设模型,只有通过了验证我们才能大范围地推广。以美团为例,千团大战中为什么他能脱颖而出,其实,这不是偶然的,而是科学决策的结果。美团没有盲目的扩大规模,而是一开始就紧盯数据,通过分析数据得出自己的假设,他认为一线城市不是短期内就可以拼出胜负的,而且在一线城市的比拼是极耗资源的,而三四线重点城市却是大家容易忽略的,但是投入产出比又是比较好的,所以,美团采取了差异化的竞争策略,采用田忌赛马的方式赢得了对手。这完全是一个科学的过程,他的胜出并不是偶然的。

第三点,现实世界中,决策为什么这么难,除了不确定性之外,还有时间的纬度。也就是说,一个决策很难说清楚对错,可能对当下来说是对的,但是未来就埋下了隐患。未来永远是多变的,也就意味着决策可能永远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

举个例子,以ibm为例,ibm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个人计算机的业务,但是他却把操作系统外包给了微软,也许在当下,对ibm来说这样决策是对的,因为当时ibm的主要的利润还是来自硬件,来自于大型机,而个人业务,个人软件只是一个附加的产品,这样的选择节省了资源,也让业务更加聚焦。我们站在今天去评判ibm,当然很简单就能发现问题,但是,在当时,这样的决策就是对的。

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就需要我们明白科学决策的目标是什么,他的目标是追求企业长期的收益,而不仅仅是当下的收益,也就是说我们不光要投资现在还要投资未来。这就像做资产投资一样,我们要关注未来的风险和收益,关注风险收益比,以及过程中的波动性。

具体来说,我们在决策的时候,既要关注当下,又要关注未来,也就是从未来看现在,从战略终局思考当下。有一些决策当下看来是收益的,但是站在未来来看,可能就会推着我们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

以华为手机为例,最开始就是为运营商做代工,按照运营商的要求去做,不关注用户的使用情况。短期看,华为可以马上拿到大笔的订单,可以迅速拿到利润。但是,站在未来来思考,手机真实的用户不是运营商,这样去做短期可以获利,但是却失去了和普通用户一起打磨产品的能力,长此以往就失去核心的竞争力,所以,华为做出了不一样的战略选择,选择面向用户,选择通过自己的产品说话。

关注未来的同时,我们还要关注风险,关注风险除了看风险收益比之外,还要看风险的波动情况。举个例子,还是以我们做股票投资为例,很多人可能在股票泡沫之前就预见到了风险,然后采取了做空的措施,但是,判断对了结局不一定就能成功,做空太早,往往没等到泡沫的发生,就已经被迫清盘。我们看到的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的成功,没有看到的是巴菲特穿越了多个经济周期,坚持了下来才有了现在的收益,同时,他投资所用的资金都是企业的浮存金,并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所以说只是判断对还不够,还得控制风险,抵挡可能的波动,只有穿越周期波动才能成功。

那么,有没有相对安全的办法呢?是有的,就是相信时间的力量,相信复利的威力。我们前面一直讲的势能飞轮其实就是这样的方案。在不确定的未来中,每次决策都只考虑是否在增加势能,都只朝着这个方向不断迭代自己,时间会让我们进化成另外一个物种,让我们不断积累起压倒一切的力量。

举个例子,亚马逊就是这样典型的案例,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是不被大家理解的。亚马逊每次决策,都不看当下的利益,只关注用户体验这个势能飞轮,做电商平台,做prime会员,做云服务等等,每次都在克制自己,长期投入,不断转动势能飞轮。一旦飞轮旋转起来,也为亚马逊带来了不可匹敌的竞争优势。

总结一下,战略决策是一个科学的过程,首先要尽可能地收集有用的信息,进行科学分析,降低不确定性。其次,要在有限信息的情况下,做出科学假设,不断实验验证,不断颠覆自己,迭代认知。最后,科学的决策不但要考虑当下,还要考虑战略终局,考虑未来的风险和收益,同时,管控风险的波动。一种推荐的方式是,建立势能飞轮,做时间的朋友,让复利的威力,构建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