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疲劳》:谈笑之间读懂一个时代的变迁

文/沐恩佳音

拿到莫言的这本《生死疲劳》,567页,我的心里开始有些慌慌。这么厚的一大本子书,我得多少天才能读完啊!

没想到这本书看起来挺厚,读起来并不厚。

书中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幽默风趣的语言、性格立体鲜明的人物......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时时刻刻牵引着我的视线,紧紧抓着我的好奇心。

莫言说:“诺奖的评委主要是因为读完了《生死疲劳》,才把这个奖项授给了我。”

到底是怎样的一本书有这么大的魅力?我非常好奇,带着这个疑问,开始阅读莫言酝酿了43年、用时43天完成的巨作。

这部小说主要是大头儿滔滔不绝的叙述,他和小说中的莫言以及作家莫言构成三位一体的叙事者。

利用人和动物互换的叙述方式,讲述了一个特殊时代的变迁,以及在时代洪流下一个家族跌宕起伏的命运。

20世纪50年代,高密东北乡的土地上,第一富户西门闹经过六次转世。

一世为四蹄踏雪、智力不逊于人类的驴;二世为勤劳倔强、的牛;三世为重情重义、机智多谋的猪;四世为忠诚无奈、城里狗王的狗;五世为睿智贴心的猴;六世又转化为人,就是本书小说的讲述着大头儿。

驴的潇洒与放荡、牛的憨直与倔强、猪的贪婪与暴烈、狗的忠诚与智慧、猴的机警与调皮,被莫言刻画得淋漓尽致。

书中的人和动物早已超越了农民与役畜的关系,他们不仅仅是心心相印的朋友,还是携手并肩、同心协力的战友。

这个漫长而曲折的故事既立足于现实,又超脱于现实的境界,从而把人和动物融为一体,把历史和现实融为一体,把庄严与戏谑融为一体,把童话和史诗融为一体。

莫言说:“黄脸洪泰岳,蓝脸西门闹,都有人物原型;驴是我牵过的,牛是我放过的,猪是我喂过的,狗是我养过的,只有猴子略微陌生一点,但也是在杂耍班子里从耍猴人那儿仔细观察过的。”

故事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

正是由于这些人和动物都来源于现实,他才能写作这些立体、真实、丰满的人物,才能从动物的视角看待人世间的嬉笑怒骂、常理和异样。

固执倔强的蓝脸,紧紧跟随时代潮流的西门金龙,执着求爱的蓝解放,善良淳朴的西门金凤和黄合作,任劳任怨的白杏儿,心地善良的迎春.......

这些人物和故事中的场景,我们都似曾相识,好像又有些陌生。

在这六次轮回里,它们目睹了蓝脸一家三代经历的人生疲劳——他们爱就爱到底,恨就恨到底,犟就犟到底,干就干到底,有极致的痛苦与欢乐,更有不灭的热情与希望。

这本书中不仅有这些让人过目不忘的人物形象,还有幽默风趣的语言,别具一格的故事讲述方式。

这本书的封皮上写:“不看不知道,莫言真幽默!”“在极度痛苦时笑出声来,获得内心深处的解脱。”

“不管生活有多苦闷,翻看本书都会笑出声来。”“不看不知道,欲哭又想笑。活着不容易,幽默无价宝。”

恕我孤陋寡闻,我没读过莫言的其他作品,只是在莫言的公众号里,从他时不时地发表的文章和日常记录中,我见识了他的幽默和智慧。

读到这本书的第五页,我就笑出了眼泪,书中说:“你的脑子里灌水了吗?你的眼睛被秃鹫啄瞎了吗?你难道看不见他的身体已经像一根天津卫十八街的大麻花一样酥焦了吗?”

“煮熟的螃蟹难横行,瓮中之鳖难逃脱。”“人走时运马走膘,兔子落运遭老鹰。”

“螃蟹过河随大溜”、“识时务者为俊杰”。“出水才看两腿泥!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光轮着转,不会永远照着你的窝!”

这些幽默风趣的语言,让人读着沉重压抑的故事时,时不时地来个小惊喜

《生死疲劳》在不破坏基本语法的前提下,创造了新的句式与富有表现力的词汇。

他用动物的视角、俏皮的语言和人与动物轮换的叙述手法,用幽默、戏谑的方式化解现实的痛苦,让人在痛苦时依旧能笑出声来,并给人力量和勇气。

其实,在我的感知里,大多数作家都不苟言笑、眼睛里全是故事、脑海里满是乾坤的人,看完《生死疲劳》以后,我才知道风趣幽默的作家还有很多。

写在最后:

天下万物,各有所司,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都是规律使然,不可逆转。

死去的人难再活,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哭着是活,笑着也是活。

世事犹如书籍,一页页被翻过去!

这本书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带着荒诞但又有庄严的色彩,是活生生的后现代标本。

读这本书让我看到一个别致的莫言,了解一个时代的变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