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对自己负责的年轻人都月薪百万了

一路成长,一路痛苦。每个阶段都有问题,很幸运不断有新的问题出现。至少我知道,有了新的进阶的可能性。

我从来不恐惧问题,最害怕的是发现不了问题。还不自知。

进入职场马上三年了。三年来,我一直坚持职场成长的价值观,自我成长,让身边的人也成长。我始终坚信持续的成长学习能力才是年轻人的的核心要务。

三年的过程中,至少我自己没有改变过,并坚信不疑。中途带部门实习生的时候,同样也是希望帮助成长,甚至直接告诉他们说,希望在公司的实习经历能够帮助他们找到下一份更好的实习,这才是来这里实习的价值。

我后来去回顾复盘这个阶段,觉得方向还是正确的。所以当我带部门正式员工的时候,也就自然地承接了之前的想法。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真的是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成长吗?真的是所有人都喜欢变得更好吗?我开始产生怀疑,成长可能并不适合所有人。

每次在自己的职场出现问题的时候,晚上就会找一家安静的清吧,在精酿的微醺中重新思考。

成长是个单纯而不简单的词。所有的成长经历都是痛苦的。从人性的内心深处来说,我们是厌恶痛苦的,没人真的愿意主动成长。即使愿意,也一定会出现阶段性的退缩。

成长的过程是反人性的。你让别人做反人性的事情,一定是不顺畅的。为什么实习生愿意接受而公司的正式员工会出现反常呢。

我自己思考后觉得,实习生本身是一个很类似的群体,这个群体去一家公司的实习需求基本是一样的。而一家公司的正式员工是千差万别的,需求也是不尽相同。再加上职场的感染,事情开始变得复杂。

我是对复杂不带好感的。总想找到背后的本质。哪怕是遇见一些很职场腹黑的情况,当你看清本质的时候,其实也就一笑而过了。

我开始重新思考,下一阶段的历程,成长于我而言,还是一样,然而于其他人而言,或许应该另有解释。

你自认为对的,在别人看来,可能是错的。你不能强迫别人,接受不愿意相信的东西。

成长的过程,便在于更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也在于尊重别人的相信。

只是,你一路前行,在职场最终与你并肩而走到最后的,一定是价值观相符的。你们会臭味相投,并肩作战,直到死亡。

所以,你要先尊重职场上不同人的价值观,然后远离。因为你的同事有可能会腐蚀你。这便是同事的可怕之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那些能打大仗,打胜仗的团队,都是信念高度一致的团队。这个价值观相符不是一蹴而就形成,而是长时间优胜劣汰的结果。

我们一生中会遇见很多人。但是到最后,你会发现,能够相谈的越来越少。而这些相谈甚欢的朋友一定是经过了时间和价值观的过滤。

有些人离我们而去,有些人我们主动靠拢。最终大家拧成了价值观相符的一条绳。最牛逼的团队,最接近一个人。

当我认知浅薄的时候,我认为有些事情是可以培训,可以改变。然而最近又在重新思考,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改变任何人。就像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一样。

任何想要改变他人价值观的工作都是徒增劳累。问题是职场中想要获取成就离不开价值观相符的团队成员合作。

怎么办呢?改变是不可能的了,至少我们还有选择的权利啊。

大企业的培训是在招聘的基础上锦上添花,并不能真正改变一个人的原始价值观。厉害的地方在于大企业的招聘流程足以筛选出想要的同类人才,后期的培训是在最大化的激发员工自身的优势而已。所以招聘环节就显得至关重要。

一个人的原始能力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价值观潜力是否足够厉害。

说了这么多,你可能会很疑惑,我们到底应该具备什么样的价值观呢。如果成长不适合你,那么,至少,要自己对自己负责吧。

这个社会,没人有义务为你负责。你的同事没义务帮你完成工作,你的上司也没义务帮你进步,你所在的公司更没义务让你来学习。只有你自己,才有义务帮助自己变好。

一个对自己负责的年轻人,一定是自律的。他不需要外在的监督和督促。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干嘛。正因为要对自己负责,身边会随时幻化出另一个黑脸自己,严格要求自我。恪守时间效率。

一个对自己负责的年轻人,一定会不断追求极致。他会发挥最大的主观能动性,不断追求更好。不满足于既得的结果,所有的工作都有改进的可能性。

一个对自己负责的年轻人,一定是在痛苦的进化。你如果真的对自己负责,一定会和当下的自己过不去。你看不惯不学无术,吊儿郎当的自己,你要打败一个自己,成就另一个自己,这个进化的过程,肯定是痛苦万分的,但也是无价收获。

当你遇见了那些对自己负责的年轻人后,才会明白,你的周围本该如此。他们会彼此成就,共同进步。

我自己也带过一些不同类型的年轻人。会发现,对自己负责的,永远都在主动进步,并且你更愿意给他加把燃料,而那些不愿意对自己负责的年轻人,永远都留在原地踏步。刚开始我还会想着尝试改变,后来也就放弃了。

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别人更没有义务。一点都没有。

如果你还想工作有所成就,未来有所收获,对自己负责,这是底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