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我与蚊子的斗争

96
天天向上2
2017.05.28 14:55* 字数 1460

      这个夏天,住在一楼的我注定与蚊子有一场死战。三月底,乍暖还寒时候,它悄悄地来了,最初只是默默地藏匿于碗橱、门后或床底,单薄的小身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不忍惊扰它,挥挥手放它一马。到了五月,蚊子一下子多了起来,开始转守为攻,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各个角落,肆无忌惮地在你头顶盘旋,在你眼前张牙舞爪,在你耳际嗡嗡作响。

    你正在书房安静地备课,只觉小腿一阵刺痛,你抄起一本书对着那条小腿一阵狂抽,你的备课思路被打断了,它却跑了。你又气又恼地抓挠着那肿起的小疙瘩,还得时刻提防它下一波的偷袭。

   午休时,你用床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忽觉脸上奇痒难忍,你顺手给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睁眼看到沾着血迹的掌心,顿时睡意全消。

        你煮了一盆丰盛的汤放着凉了再吃,拿起调羹正欲下手,赫然发现它四仰八叉地躺在油汤里挣扎,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你在阳台洗衣服,双手沾满肥皂泡,你觉察到小腿肚多处被它袭击了,但你又腾不出手来对付它,你口内嘟囔几声,两条小腿交替摩擦发痒处再加频频跺脚以示警告,试图让它识相点,早点滚蛋,但警告无效!它不急不缓,离你不远不近,佯装离去,盘旋几下后立刻杀个回马枪,不依不饶地粘着你,贪婪地吮吸着你的血液,恨不得与你融为一体。你终于忍无可忍,咬牙切齿低头寻它千百度,它却翩翩然在你眼前走了。

     我家先生的皮肉虽不白不嫩,却颇受蚊子青睐,据说是血型使然。在家门口洗车或侍弄花草时,撸起的手臂和小腿常被蚊子咬得大包加小包,气得他直跳脚,就差没骂娘。只好草草了事,悻悻而归。

     到了夏天, 电蚊拍是超市里卖的最火的商品。它把你的双手解放出来,让你从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成功转型为优雅的持械灭蚊高手,伴随着一声声噼哩啪啦,蚊子灰飞烟灭,岂不快哉!  自从买了电蚊拍,目光所及之处的小黑点,皆被我列入打击的对象,就连儿子脖子上手臂上的黑痣也成了嫌疑蚊子。

    经过观察发现,和人类一样,蚊子的智商也分三六九等,最傻是那种自投罗网型的,我还没钻进蚊帐,它已经捷足先登了,傻傻地等着与我一同入眠呢!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啊!我常常要捉弄它一番,把蚊帐的拉链拉好,轻轻摇动蚊帐,它飞起来了,左飞飞,右飞飞。我又使劲摇摇蚊帐,它开始有点慌了,如失控的车辆在蚊帐里乱撞,使劲往角落里钻,最后,我玩累了,挥动拍子,一举把它歼灭。

    最好对付的是老实巴交型的,三三两两地趴在雪白的墙壁上,把自己彻底暴露给对手,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它依然趴在那儿纹丝不动。殊不知,没有危机感才是最大的危机。消灭这样的蚊子不费吹灰之力,但最没有成就感。

    最难对付的是潜伏型的,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它是资深伪装者,隐蔽在深黑的家具表面,是近视眼们的克星。心理素质绝对是杠杠滴,即使离你的目光不到十厘米,只要你没察觉,它绝不轻举妄动,自我暴露。另一类潜伏型的专门躲在床底或隐身于窗帘后面,熄灯后,它开始出动,趴在蚊帐外面,贪婪地窥视着熟睡中的你。它一寸一寸地在蚊帐上挪动着小身板,希翼找到某个拉链的缝隙钻进去。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它,它美滋滋地享用着最后的晚餐。第二天早上你醒来,发现它吃得腰肥肚圆,慵懒地趴在蚊帐里打盹。

    最让你恼火的是智慧型的,它趴在天花板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你,你抬头盯了它好几次,你想灭了它,蚊拍却够不着。你拿起扫把驱赶它,它似乎看透了你的心思,飞一会儿又趴在天花板的另一处,无论你怎么骚扰它,它就是不下来,最后你失去耐心,只好放弃。

     这个夏天,住在一楼的我注定要与蚊子有一场死战,无数只蚊子被我追杀,过早的结束了短暂而又平凡的一生。但是,蚊子的世界里没有二胎政策,所以,我注定不是赢家。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