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小时候的我们,迷着那从史书中走来的似水的江南, 做着一切关于它的梦, 清秋桂子、十里荷花,想着孤舟垂钓,在天青色烟雨等意中人归来……






    朦朦胧胧的细雨,溢满了江南的四季,纷纷扬扬坠下,湿了岁月。

    沧桑的旧巷,时光划过灰白色的泥墙,洒满了回忆的青石板小径,轻烟细雨中垂钓,不知何处传来亘古的歌谣……

    二十四桥的明月依旧皎皎,箫声却再寻不到。潺潺的流水从浣纱女子的指尖逝去,抚平了时间的棱角,黯淡了悠扬的渔歌,带走了古老的童谣。

    撑着油纸伞,穿过缀着青苔的小道,拂过苍老的灰墙,听雨滴落在青石板上,破碎,溅起千年不变的回响。

    远处,几枝蔷薇攀上篱墙,粉色的花瓣攘着烟雨,零落了一地芬芳,岁月留香。谁家的香樟长过了院墙?谁家的陈酿暗自飘香?谁家的故事又被流年刻成了过往?

    叩开冰冷的木门,满院栀子静好,唯有那数不清年岁的风铃,还在长廊尽头唱啊唱。檀木小桌上,仍置着两三盏香茗。细致的茶杯,青花勾勒的韵角,袅袅的余香还在风中荡啊荡,杯中清茶却早已冰凉。

    江上的白帆消失在天边,浩浩的江水一去不返。谁独登江楼把相思磨旧?

    往昔折的柳已抽出新的枝桠,远去的人怎还不曾归家?“咿咿呀呀”,戏子婉转的唱腔重合了回忆的缝隙,时光却把红颜换了白发,青衣水袖,低吟浅唱一曲作罢,悲欢离合,终是随时光赋予了说书人家……


 






    长大后的我们,不记过往,不念旧人,走失在江南天青色的烟雨中,将曾经都赠给了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