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门外

那时候,我在门外,静静看着人们进进出出。门内的风景很美,但我不曾踏入门内。也许是不敢,也许是门外的景色更美,也许是我本就怠惰,无所谓美或不美。

我看到有人一头扎进门内,再也没有出来。

我看到有人只把头伸进去探了探,便失望地走开了。

我看到有人和我一样,只在门外看着,或是驻足在门槛上,不进不退,这样的人少。


后来啊,我在门外,依旧静静站着,长得更高了,眼袋更深了。

我看到后来者来到门前,带着青涩和活力,敲了敲门,然后笑着走了进去。

这扇门是什么门呢?

有人叫它“动漫”,有人叫它“轻小说”,有人叫它“文学”,有人叫它“艺术”……无论它叫什么,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扇我不曾推开的门。

我看着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义无反顾地走进去,自愿成为那扇门的守卫。ta们满怀激情地说:“守护我们最好的二次元!”“是xx的xx让我懂的了xx,而这,是黑暗的大人们不会拥有的。”“我只是不想让文学死在我们这一代。”“我最最敬爱的xx先生,他是xx的艺术家。”“我要献身于艺术(文学),死在梦想中。”


我推不开属于ta们的门,但我也该有自己的一扇门。可它在哪,我竟不知。我只是默然兀自立着,看着ta们傍着自己的门、收获自己的幸福、体味自己的微妙心情、为着梦想纠结。这样我就觉得十分美好。我只欣赏,自在固然自在,只是总觉着少了什么。

我还在门外,孑然一身,做着不能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在这河畔,看着时光静静地流,看着自己的生命也随流光逝去,去向那遥远的彼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