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归

图源网络

孩子,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忘了坚守自己的心。

【引子】

八叠山,一片烈火焚烧后的荒芜,空中有一篮一红两只神鸟在搏斗。天边的雷云涛涛,随着一声不甘的长啼,一切都轰然落定。当时孔雀临世,带着周身的戾气和杀戮蚕食着世间。凤凰悲悯受苦的众生,以一己之力将生性嗜戮的孔雀囚禁在八叠山下,并将八叠山封印起来。为焚清世间众生的怨气,凤凰生生的将自己一身的涅槃火卸去,用周身的瑞气荡涤了世间的苦楚。此后凤凰便陷入了沉睡,并以己躯镇压着邪神孔雀。

与凤凰一并销声匿迹的,还有曾经庞大的养凤家族。此后的一百年里,凤凰的这段历史从人们的记忆里淡化,人们只记得曾经庇护村子的信仰之神早已离去。在失去凤凰庇佑的一百年里,人们渐渐遗忘了没有凤凰的恐惧,仍旧安居乐业,早出晚归。那残存着凤凰神迹的神宫在失去了人们的信仰后变得残缺落败,不复往日鼎盛,在细雨微风中独自飘摇。

阿禾的爷爷一百多岁,他是世间最后一个养凤人,与捡回来的阿禾相依为命。阿禾是个没人要的弃儿,听说她出现在一个火烧云铺满天边的傍晚,那彤红的云好似凤凰涅槃的火。

爷爷和阿禾,是村子里依旧信仰着凤凰的两人。

【一】

一路急雨追晴空,阿禾躲在屋檐下看着眼前的雨幕,瓢泼至极。刚刚下山时还是一片晴空朗朗,却不想一到山脚便哗啦啦的砸下了雨滴。

阿禾忧心忡忡的看着眼前这场大雨,手臂上猛地被一颗石子砸中。吃痛的转头,就看到一个小孩正趴在木窗上对她挤眉弄眼,咯咯地嘲笑道:“怪爷爷的怪孙女,拿只红鸟当凤凰!快离开我家,快离开我家!”

阿禾也不恼,朝着那窗口咧嘴一笑,冲着他做了个鬼脸。那孩子受到了惊吓,脑袋缩了回去,窗门“啪”的一声关上。阿禾见状笑出声来,忽然看见一位背剑少年冒雨跑来。青衫道袍,剑眉星目,一头墨发被紧紧地束在头顶。

不似自己穿的靛蓝上衣加黑裙,也没有像自己袖口领口上彩色斑斓的绣花,是一身轻飘飘的衣衫。阿禾的眉头一皱:“外乡人?”

那青衫少年朝她微微一拜,用着蹩脚的湘音问:“请问你可知养凤人现住哪里?”

阿禾心生疑惑:“你找养凤人做什么?”

青衫少年似有所虑,只稍稍回了一句:“我找养凤人乃急事。”

阿禾心生警惕,现在的村子里都开始信奉那什么孔雀神,突然来了一个异乡人来找养凤人,阿禾一时分不清他是善是恶。

“我不知道,你走吧!”阿禾摆摆手,想要趁着雨势渐小赶紧回家。

那青衫少年不依,紧追着问道:“还请姑娘告知在下养凤人的住处。”

阿禾猛地一个急转身,青衫少年吓得后退了两步,一个指头戳着他的鼻子:“我说了我不知道,你不要跟着我!烦不烦!”

好不容易甩掉那奇怪少年,木门“吱呀”的打开,阿禾挎着篮子进了家门,一个小身影扑到自己的身上。

“姐姐!你回来啦!有没有被雨淋到?”脆生生的声音响起,阿禾摸了摸昵在自己身上的弟弟小修,将手里的篮子放到他怀里:“没有!来,新摘下来的杨梅,很甜!爷爷怎样啦?吃过药没?”阿禾往屋里头走去。

小修咬了一口大杨梅,回道:“吃了药不久,刚刚起来!”

阿禾进了房间,爷爷正好起身坐在床边。微微的咳嗽声响起:“阿禾,神宫怎样?今天的拜祀都没出差错吧?”

“爷爷放心,一切如旧,我还彻底打扫了一番。”阿禾朝碳炉里新添了几块木炭,村子的雨季到来,爷爷的病丝毫马虎不得。凤凰神宫早已没人拜祀,只剩下爷爷和阿禾在打理,爷爷近几年长年卧床,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

“那就好,外头的孔雀神现在如何了?”爷爷问道。

阿禾脸色不悦,嘟囔道:“自从来了个什么鬼孔雀神使,村子里的人几乎全都信那什么孔雀神了!”从前还有几个人将信将疑地试着信仰凤凰,在无数次的失灵后,就再也没有人愿意信仰凤凰了。

爷爷听后许久都不曾言语,最后才叹了一句:“好了,爷爷知道了!”

入夜,阿禾将做好的晚饭送到爷爷房间,看见精神稍好的爷爷又起来痴痴地看着那挂在墙上的凤凰画像。烛光下,爷爷一头银白的霜发,那几年来愈发佝偻的身影带着枯木般的空洞。阿禾从小就听爷爷讲凤凰的故事,那只吉祥和瑞的神鸟,让她神往至极。她时常想象那凤凰翱翔天际的模样,想象着神宫回到爷爷口中那烟火鼎盛的模样。

“爷爷!阿禾也想亲眼看看凤凰!”阿禾望着凤凰画像期望道。听爷爷说他小时候亲眼见过凤凰,并作为一位养凤人侍奉在她跟前,这些都是阿禾所崇拜的。

爷爷的嘴角微翘,眼中闪烁着向往:“快了,阿禾很快就能见到凤凰了!”

阿禾雀跃,眼睛里全是激动的神色:“真的吗?凤凰要回来了吗?”她激动地转了一圈,“阿禾一定要亲自去接见凤凰!”只要凤凰回来,那让人讨厌的孔雀神就一定会被赶出去,人们一定会再次信仰凤凰。

外头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拍门声,小修吓得躲到了爷爷的房间里。阿禾的眉头一皱,安抚好小修后前去开门。果然又是那个吊梢眼的孔雀神使,拿着孔雀神像带着几个小喽啰围在木屋的门前。

“信奉孔雀,交一两银子可入神会,孔雀神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吊梢眼阴测测的说道。身后的几个喽啰捧着一只靛蓝箱子附和道:“信奉孔雀、信奉孔雀!”

阿禾呸了一口,恶狠狠道:“我们不信孔雀,你们快点走,不然我赶人了!”这群人总是以信奉孔雀为由肆意搜刮村民钱财,恶心可恶至极。

吊梢眼挑眉一笑:“你就是那个信凤凰的异徒?凤凰早已消失,我劝你还是识相点!”身后的喽啰又逼近了几分。

“你才是异徒,我们只信仰凤凰,你们没理由逼我们信奉什么孔雀!”阿禾的手微微握成拳头。

面前的一群人放声笑了出来,好像遇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那吊梢眼指着阿禾笑道:“笨蛋,愚蠢的笨蛋!”

阿禾的拳头朝那些人挥去,却被挡在了半空中挣脱不掉。那吊梢眼阴着一张脸:“你敢打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阿禾本能的闭上眼睛,却没有意料中的疼痛,耳传来了一声惨叫。吊梢眼捂着屁股对着周围的空气喊道:“谁?谁?出来!”一群喽啰慌忙的护在他身边。

“凤凰显灵了,还不快些走!”阿禾故作神秘地笑道。

一群人似有忌惮的离开,阿禾深深吐了一口气,将木门关上。可一转过身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阿禾愤怒,从旁抄起一根木棒。拉开门就一棒子挥过去,咬牙道:“又来,看我不打死你们!”

一只大手截住了木棒,门外站着白天的青衫少年,委屈着一张脸:“我才刚帮你赶跑了一群坏蛋,这么快就用棒子招呼我了?”

阿禾吃惊地看着门外的来人。

【二】

夜风吹起了那青衫道袍,阿禾看着他那笑盈盈的模样悄悄地吞了一口口水,将木棒从他手中轻轻抽出。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青衫少年笑道。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阿禾杵着木棒问。

青衫少年微微的叹了一声,一双眼紧紧的盯着阿禾:“我今天可是整条村子都找了一遍,你这是最后一家,你不要告诉我养凤人不在这里。”

阿禾将木棒护在身前,警惕地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话到一半,爷爷的声音就从房内传出来:“阿禾,让他进来!”阿禾微微一愣,那青衫少年朝阿禾神秘一笑,径自的进了门口。

他对着屋内的爷爷礼貌的一揖:“明简奉家父之命前来!不知十六叔有何吩咐?”

“进来说话!”爷爷将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关起门絮絮叨叨的讲了许久。阿禾正一脸茫然的看着紧闭的房门,爷爷何时找来了一个外乡人?

之后那叫明简的青衫少年便住了下来,原本静谧的小木屋也热闹了不少。小修起初不太适应这异装的外乡人,总是粘着阿禾少与他接触。

一日,明简和爷爷又在房间里讨论事情。阿禾要去神宫打理,便问气鼓鼓的小修:“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去神宫一趟?”

小修一下子喜笑颜开:“好啊!小修最喜欢和姐姐一起出去了!”

青石板的小巷上,阿禾牵着小修往神宫方向走。迎面走来几个同龄人,对着两人一阵嬉笑:“信奉红鸟凤凰的怪人,现在我们有孔雀神的保护,傻子才继续相信那早就消失的红鸟!”

阿禾怒着一双眼瞪着周围人,看着村子里的门上都贴着一张靛蓝的孔雀神像,不屑道:“哼!我爷爷说凤凰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开始守护我们的村子,那蓝不拉几的孔雀算什么!”忽然几颗石子朝他们砸过来,阿禾连忙护住弟弟。

“信奉红鸟凤凰的怪人、信奉红鸟凤凰的怪人、信奉红鸟凤凰的怪人……”身后是不断传来的嘲笑声,阿禾带着弟弟拼命地往神宫跑。在残破的凤凰画像前,阿禾心疼地摸了摸小修被石子砸红的额头:“对不起,姐姐不应该带你出来。”

小修抬头望着那墙上的画像,画的是一只浴火翱翔的凤凰,他问:“姐姐,村子里的人都在信仰着孔雀,我们为什么还在信凤凰?”

阿禾望着残破的孔雀神像,眼里全是坚定:“不!凤凰才是我们真正的信仰!”

“那凤凰真的还会回来吗?”小修的脸上全是期待,望着阿禾坚定地点了点头,他微红着脸许愿:“等凤凰回来的时候,小修要向她许愿,小修想找回爸爸!”

阿禾笑着说:“小修的愿望会实现的!”

“那姐姐你的愿望是什么?”小修问道。

阿禾想了一下:“阿禾想和爷爷长长久久的在一起,阿禾希望小修快乐!”

将神宫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换上了新鲜的供花,阿禾带着小修回村尾的木屋。路上那些嬉戏打闹的孩子们经过他们身边,还传来了几句艳羡的话语。

“哇!孔雀神帮你实现了愿望?”

“好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要对着神像虔诚祈祷,孔雀神就会莅临你的梦境;只要你有足够的诚心,他就会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阿禾看着身旁紧紧低着头的小修,牵着他的手紧了几分:“小修你不要相信他们,都是假的。”小修点了点头,扯开了一个笑容:“小修和姐姐一样,相信凤凰!”他缓缓的看了一眼贴在门前的孔雀神像,抿着唇狠狠地别过眼去。

孔雀神能够帮人实现愿望的传言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村子,越来越多人开始信奉孔雀,漫天都是那孔雀神像在飞扬。

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在那个吊梢眼的孔雀神使压迫下,阿禾不得不去更远的地方找药。夜幕吞食着西山的金乌,阿禾和明简提着药从村外回来。迎面飞来了一张孔雀神像,画上的孔雀带着一副睥睨天下的神情。

阿禾将画像用力向后一甩:“爷爷说,凤凰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我们村子一定会再次沐浴在凤凰吉祥的光辉下!”阿禾的粗布鞋轻盈的踏在水洗青砖上,一双手背在身后,晚风吹拂着那从头巾底下溜出的发丝。

“信奉凤凰,这是你的信仰吗?”明简望着夕阳下的阿禾问道。

阿禾狠狠的点了点头,那双清明的眼里藏着炽热的火光。

明简抿唇一笑:“但愿你能一直坚持下去。”

说话间不远处传来了兴奋嘈杂的声音,阿禾的瞳孔微震:“他们!神宫……”

阿禾冲向前面,拼命地拨开人群,护在神宫的铁木门前。一双眼愤恨地盯着眼前的一群人,还有后面那座美轮美奂的孔雀神像。

“你们要做什么?”阿禾对着那群人发狠地吼着,她绝不允许他们破坏神宫,那个什么鬼孔雀神决不能进神宫。

原本喜笑颜开的人,见阿禾挡在门前,全部换成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吊梢眼推了阿禾一把,口出恶语:“你给我滚开,这什么破神宫早就没用了,我可是费尽心血才将万能的孔雀神请回来。滚开,不要耽误我们请神的时辰!”

“这是凤凰神宫,你们休想!”阿禾将挤进门口的人奋力的推开,身形突然被猛地抛出了神宫外。阿禾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来,将那些用蛮力撞门的人扯开:“你们不可以这么做!”眼泪滴答答地落了下来。

“滚开,等孔雀神庙建好,我们就将你们这些异徒逐出村子!”那人一把将阿禾踹回地上,眼里全是憎恶痛快的目光。

“阿禾,我们先回去找爷爷,这些人早就被孔雀迷惑。”明简拉起倒在地上的阿禾,带着她往木屋跑。阿禾流着泪挣扎:“那是爷爷一生看护的地方,他们信奉孔雀为什么要抢我们的凤凰神宫?”

神宫的铁木门被轰然撞开,那些人笑着鱼贯而入。

“不要!”阿禾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力气。

【三】

木屋昏黄的烛光下,爷爷躺在床上剧烈地咳嗽,嘴里喃喃道:“他真比,真比凤凰回来得早!”神宫被占,八叠山的封印今早才开启,却没想到终是等来了孔雀先临世的消息。

阿禾红着一双眼替他顺着气:“爷爷,对不起,我没能守护好凤凰神宫!”阿禾咬着唇,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一旁的小修听到后气冲冲的夺门而出,阿禾见状大呼:“小修!回来!”明简青色的身影紧追而去。

爷爷拉着阿禾的手,缓声道:“阿禾,凤凰大人不会在意这些尘俗之所的,抢了就抢了吧。”枯槁的脸上愁云密布,脸色凝重得如窗外昏沉的天。

“可是,爷爷……”阿禾看出了爷爷眼里的痛惜和无奈,只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神宫。

爷爷拍了拍她的手背,阴翳的眼里弥漫起了担忧:“阿禾,你现在必须要替爷爷去完成一件事。”他望着窗外要变的天,沉沉的乌云下藏着雷龙。眼里闪过一丝决绝:“进八叠山,唤醒沉睡的凤凰。来扶爷爷起来……”

“爷爷……”阿禾连忙将爷爷从床上扶起来,望着爷爷凝重的脸色,心里莫名的闪过种种慌乱。她嗫嚅道:“爷爷,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了?”

爷爷将挂在墙上的凤凰画像拿下来,交到阿禾手里:“画像收好,万不可丢失,里头藏有凤凰涅槃的火种。还有,明简是你暂时可以相信之人。”

阿禾拿着手里的画像,是一方柔软微热的锦帕,能够去找凤凰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阿禾的眼眶微湿:“爷爷,你不和我一起去找凤凰吗?”

枯槁而又温暖的大手轻抚着阿禾的头顶,爷爷笑了笑摇头说:“爷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爷爷要守住这座村子,直到凤凰归来。”他没能守住大家对凤凰的信仰,村子他必须守住。

阿禾一把抱住爷爷颤声道:“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爷爷替阿禾擦掉了眼泪,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到时明简会告诉你。孩子,你要记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忘了坚守自己的心。”

阿禾张嘴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木门被猛地推开,明简抱着小修火急火燎的跑回来。衣裳有些凌乱,脸上的汗还没来得及擦,匆忙道:“他们杀过来了,我们得赶紧逃!”孔雀神像一落神宫,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四处杀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禾看着门外不远处的一片火光攒动,为什么这一切会在眨眼间变得乱糟糟起来。

“去后门!”爷爷带着他们朝木屋后面走去:“明简,保护他们走!”爷爷不知哪来的力气,将阿禾狠狠地推向了明简,将他们关在了门外。

阿禾伸手止住爷爷要关上的门:“爷爷!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眼里全是泪水和无措:“爷爷,我们一起去找凤凰啊!”

爷爷将阿禾的手推出去,脸上带着不舍的笑意:“阿禾,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要替爷爷唤醒凤凰,爷爷在这里等你回来!快走,不要回头!”

明简抱着小修拉着阿禾,急道:“快走,神宫被占,孔雀的杀戮气息弥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明简拖着阿禾往山林里走去。

身后的木屋燃起了炙热的火光,阿禾回头朝着火光嘶吼:“爷爷!不要!”一只手覆上了她的双眼,明简温和的声音传入耳间:“乖,不要看,不要回头。我们走!”

明简拉着两人疾走在林间,阿禾失神地被拽着走,小修也一副怔怔模样。身后的村子燃起了巨阵,丝丝缕缕的黑气被束缚在其中。明简来到了原定的山洞,点起了火堆。藏在养凤人记忆中的那段历史被重新提了起来,百年不过桑田一瞬,却湮没了许多过往。

“凤凰的信仰在世间渐渐衰弱,十六叔早就知道孔雀会卷土重来。八叠山解封,凤凰却没能如原想那样自主苏醒。反而是孔雀的戾气先行一步蔓延,并在四周收集信仰之力充实己身。十六叔自知无法安然处理,早就决定要以自身血脉为系暂时阻挡孔雀戾气的外溢。”明简望着低头不语的阿禾:“八叠山重启,凤凰不醒,十六叔以身镇村。我们只有进山唤醒凤凰,才能阻止孔雀再度出世。”

阿禾猛地起身,朝村子的方向跑去。明简连忙拉住她,大声道:“你这要干嘛?”

“明简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你想象中的坚强,我只想和爷爷平安快乐的一起生活,那个什么孔雀已经超出了我的应付范围。”阿禾隐忍着声,最后失声吼道:“你现在突然告诉我这些,你要我怎么办?”

“你错了!”明简的话语直接了当,双手搭在她双肩上说道:“你没有你想象中的懦弱,正是这样,你爷爷才放心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你。你的身后,十六叔早已替你挡住了所有危难。相信我,再大的苦楚,只要向前走都会过去的。”

阿禾看了一眼茫然失措的小修,想起了爷爷从前的万般期待,还有弟弟的千般期许。泪簌簌地落了下来,她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我害怕呀!”

明简轻拍着哭得不知所措的阿禾:“没事,都有我在!”

小修小小的身子也抱住了阿禾,怯怯地说:“小修也在姐姐身边。”

山林里的第二天,阳光却没有如期而至,阿禾红肿着一双眼。

明简将吃食递到她面前,笑问:“你想得怎样了?”

阿禾站起来深深的呼吸了一轮:“你说得对,我也许没有想象中的懦弱,我决不能让爷爷失望!”

明简松了口气:“那就好,你还记得八叠山的入口吗?”

阿禾点点头:“差不多要下雨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八叠山的入口是村外七重山下的雨后蜃楼,小时候每每雨后,爷爷都会在那前面看望着山发呆。

小木船在急流中拐弯,迎面遇上了七座高耸重叠的苍山,被大雨洗得古朴森郁。雨渐渐的晴了,七重山的雾气渐起,随之而来的还有身后的阳光。阿禾抿着唇紧盯着前面,阳光的到来减少了雨后蜃楼出现的时间。

“呀!快往前驶!八叠山就在那团雾气后面,快!”那虚浮的八叠山缥缈难辨,阿禾紧张地催促着明简撑船。

明简连忙拔起竹竿往前撑,在湍急的河面上歪歪曲曲的前行,周围的水面雾气渐起。

图源网络

【四】

小木船行驶在乳白色的缥缈里,伸手去轻轻一捞还能感受到那雾气从指缝间滑走的触觉。身后的流水声渐弱,转而是林深幽密的山野,船停在了一处浮萍上。生人的到来惊走了岸边汲水的山鹿和林鸟,周遭没有阳光却透亮无比。

四周是幽深的林路,灌草丛生,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虫声。明简抽出了背上的长剑,在前面挥舞着开路,口中尽是不满:“我这柄剑砍过妖怪伤过坏人,就是没有用来开过路。”

阿禾牵着小修跟在后面,无视他的不满:“一柄好的剑是不论它的处境的,你不能说用来开过路的剑就不是好剑。天快黑了,我们要快点找到歇脚的地方。”

八叠山的夜幕渐渐的落了下来,三人挤过了灌草丛生的外林恰好在夜幕落下前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一棵大树伞盖如云,树底下是干爽柔软的草皮。拾了些枯枝生了火,明简从包袱里拿出两只处理好的山鸡在火上油汪汪的烤着。香气飘远,寂静的山林开始骚动。几个人的野鸡还没啃上两口,就听见一阵低鸣的虎叫。

一只半米多高的妖虎从林中窜了出来,棕珀色的金睛正贪婪地盯着火堆旁的三人。龇开的大嘴里呵着腥臭的热气,它的肚子很瘪,应该是饿了很久。明简捧着鸡哆嗦地问:“你们这里还有这样的老虎?”

“不知道,爷爷没说过。”阿禾的眼里一片惊恐:“我们三个人应该打不过它。”

明简将手里的野鸡塞给阿禾,催促道:“你快带小修走,我来拖住这只大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两只没吃多少的野鸡眼前飞过,砸在了妖虎的嘴边。

阿禾拉着两个人慌不择路,一头便扎进茂密的树林里,扯着嗓子喊:“别傻了,一只饿虎顶百头狼。你能打得过它才怪,等下它光吃你不够,有力气了又跑来追我们那就都逃不了了。”阿禾实在是不想有人出事,这才刚刚进的八叠山,连凤凰的羽毛都没找着,怎么可以落败于此。

身旁小修的身影一矮,疼痛的抽气声传来。他的脚正被一根带刺的山藤缠住,瘦小的脚踝处鲜血淋漓。身后的虎叫声越来越近,明简拔剑将那山藤砍断,神色是没见过的凝重:“阿禾,快带小修走。不要怕,我会回去找你们的。”

“不行啊,你打不过它的。”阿禾的眼泪冒了出来,背起小修想要扯他走。

身上的小修挣扎着想下来,眼中一片愧疚:“小修最没用,就让小修去喂大虎,阿禾跟明简哥哥快走。”

“不要废话,赶紧跑!”明简手里多出了两道黄符,贴在两人身上一催动便带着两人去了十几米外。阿禾回头看的时候那妖虎与明简正近在咫尺,她一咬牙,背起小修拔腿就跑,泪珠像断了线般掉了下来。

墨绿色的树影在身旁急速窜过,阿禾背着小修专挑茂密的地方走。心脏跳得又急又快,胸口火辣辣的疼,吸一口气都觉得喉咙刺痛。那是惊恐与疾跑后的反应,让人难受却又不能停步。

“没事的、没事的,他手里有剑。”阿禾张着嘴喘着粗气,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两边的树枝抽得人生疼,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在她快没力气的时候正有一双手将自己从旁边一拉,整个人连同小修都掉进了一旁的矮丛里。阿禾连忙挣扎着起来,抬眼一看是个面貌模糊不清的怪人,眼睛里没有吃人的贪婪。惊慌的心暂定,怔怔的不知身处何处。

那人用生硬的动作抱起小修,示意她跟上。爬上了一棵大树上的小木屋后,阿禾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明简!”吓懵了的脑袋清醒,阿禾想起了孤身奋战的少年。也顾不得身上的疲累,挣扎着欲出门找人。

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阿禾带着哭腔喊道:“不行啊!我要去救他,那么大的一只老虎。”说着双手还在比划,像在描绘着巨大的恐惧。

那怪人将她按回了屋子里,挥舞着双手要她安心等着,自己却推门出去消失在墨绿色的夜林中。阿禾脱力倒在地上,抱着小修暗暗祈祷:吉祥和瑞的凤凰啊!请您保佑他平安归来。

“阿禾,哥哥他会平安回来吗?”小修苍白着脸问道。

阿禾失神地点头:“会的!会的!”

半柱香的时间,怪人便带着明简回来。青衫道袍除了破烂点外,好像真的没什么大事。明简一进门便迎来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像是久别重逢。

阿禾在他身上摸了个遍,和着眼泪笑道:“对上那么一个大老虎你居然真的没事,你真是神人!”

明简亮剑,笑得嘚瑟:“小爷我可是练过的。”说着猛咳嗽了几声,心中暗暗叫苦,外伤没多少内伤却很重呀。

一场风波暂定,所有人都靠在墙边沉沉的睡了过去。亮光透过树叶照进树屋,三人从睡梦中醒来。小修盯着窗外出神,昨晚受伤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包扎好,里头捂着清香的草药。怪人带着一篮子的野果回来,黄的青的都是些叫不上名字的水果。献宝似的跑到小修面前,挑了几颗又大又甜的给他,再将剩下的分给一旁的两人。

“谢谢……”小修捧着水果脸色微晕,怪人不会说话,却对他出奇的好。

“我们接下来要往哪走?”阿禾问明简。

明简朝着林深处望去:“养凤人的书上说,凤凰就沉睡在山里头的天潭。”

重整出发,朝着林深处前去。八叠山的路途上多了一个怪人,这一路上倒少了不少危险,而且他总能找到可口的食物,时而野果时而野味。那怪人还异常的偏爱小修,一路上将他照料得妥妥当当。

【五】

一行人走了好几天,一日夜里休憩,阿禾看见小修神神秘秘的离了营地。阿禾担心他的安全,也悄悄的跟了上去。夜里的森林泛着浅浅的幽光,小修观望了周围,确定没人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幅画像。

将画像挂在树杆,小修整个人匍匐在地上,口中喃喃有语:“万能的孔雀神啊!请你再次莅临我的梦境,我愿献上我的一切,请求你帮我实现我的愿望……”

“小修!”阿禾震惊地走过去将画像扯下来,斥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整个人都在发抖,孔雀画像被拧成一团。

“姐姐!对不起!”小修垂下头:“我就想试试能不能找回阿爸。”

阿禾将画像扔到小修面前,又心疼又生气:“你知不知道孔雀是什么?是杀戮天地的邪神,你去求他,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小修想见阿爸!其他的都不想!村里的人都说他们实现愿望了,也没见他们有事啊!”小修的眼泪落了下来:“姐姐你说我们的信仰是凤凰,可是为什么小修那么小的愿望,凤凰都不愿意帮我实现?”

阿禾摇头,“不!小修,连你也不愿意相信凤凰了吗?”

小修微微一愣,片刻之后脸上莫名地带着感激的笑意:“姐姐,小修错了,小修一直相信凤凰。”

阿禾听了抱着小修笑了起来,脸上全是欣喜:“小修没错,等我们找到凤凰,我们就请她帮小修实现愿望。”

回去的时候那怪人正好找过来,模糊不清的脸上凝结成了一种惊慌的担忧。看见小修回来后整个人又变得欢呼雀跃,抱着小修连番细看,确认小修没事后才拉着他回到营地。小修无奈地回头望着阿禾,阿禾微微一笑也跟着回去。

明简抱剑守着篝火,招呼阿禾往自己旁边坐,双眼盯着对面悉心照料小修入睡的怪人。

他凑到阿禾耳边:“那个怪人没有灵魂,我总觉得那里不对。”

“小修!”阿禾下意识的担心:“他对小修……”她紧张地看着小修,生怕那怪人会对小修不利。

明简拍了拍她,笑道:“没事的,他对小修没有恶意。我们先盯着,出事了也能及时处理。明天我们就能到天潭了,爷爷交给你的东西你都收好了吗?”

阿禾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怀里,点了点头。她突然问明简:“你明明不信仰凤凰,为什么要陪我们一起冒险。”

“在几十年前,你爷爷曾对我爷爷有恩,我此趟前来不过是为了报恩。”明简回答道。

“值得吗?”阿禾又问。

明简微微一笑,摩挲着自己手中的剑:“在我们那里,有一种称作‘道义’的东西,而我始终坚守着它。这应该无关值不值得。”

“道义?是信仰吗?”

“也许吧,但这是我们穷极一生所要坚持的东西。”

林深渐近,就连呼吸都带着苍翠欲滴的森林气息。而天潭的底部幽深凛冽,风似鹤戾般恐怖。周围全是白骨森森的各种残骸,明灭的幽火在交替闪烁。阿禾他们环视了一圈都不见凤凰的身影,巨大的神坛前匍匐着一只靛蓝色的巨大孔雀。戾气横生,一双眼全是猩红的杀戮气息。那囚困他的二十四根顶天柱已然崩塌了十五根,剩余的九根正牢牢地钉着他的羽翎。

“怎么会这样?”阿禾吃惊地眼前的一切,爷爷口中沉睡的凤凰早已不知所踪。

“姐姐,凤凰呢?”小修抬头问阿禾,眼里带着探寻还有些不明的深意。

阿禾失措的摇头:“我…我也不知道。”转身望着明简,他也一脸迷茫的摇头,一颗心坠入了谷底。

白骨林后突然窜出一只半米多高的妖虎,皮毛上全是炙烤过后的痕迹。阿禾的心猛地一紧,这不是几日前的大虎是什么。她下意识的牵紧了小修的手,指尖在微微的发颤。

“它居然还没死。”明简看着那近似发狂的妖虎心里发怵。那晚的苦战历历在目,如今的他已经没有把握能再杀它。

“不!它是被操控的,它的眼睛里藏着蛊。”阿禾惊恐的发现,神坛上的孔雀正用着肆虐的眼神望着他们:“快走,你杀不死它的!”

话音一落,那妖虎朝着四人狂扑而来,一下子便将他们冲散。对着阿禾两人穷追,阿禾牵着小修闪躲着妖虎的攻击。白骨绊脚,巨大的虎爪随之而来,阿禾一转身将小修护在怀里,闭着眼道:“要吃也要让它先吃我,小修你不要怕。”

没有料想的疼痛,阿禾僵硬地回头,那怪人竟使出了天生的神力将那妖虎紧紧的缠住。明简紧随而来,朝妖虎的后背长划了一剑。妖虎吃痛,怪人的腰侧被虎口撕去了一大片,再被那虎头猛地一撞,整个人都埋在了残骸里生死不明。小修见状,心底没由来的一痛,好似利刀剜心。

“小修,你太让我失望了!”孔雀阴森的气息传来:“昨晚你向我祈祷,我给过你机会,你却不懂得珍惜。”

躲在阿禾怀中的小修一阵惊慌:“姐姐,对不起,小修只想再见到阿爸!”说完一咬牙将阿禾藏在怀里的凤凰画像夺了过去,推开阿禾急急地跑向孔雀,哀求道:“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小修想再见阿爸!我现在就给你献上凤凰的火种!请你,请你一定要实现我的愿望。”

“小修,你回来!”阿禾起身想追,却被那妖虎的巨爪拍伤在地,“不要去!”阿禾朝着跑远的小修喊道。

小修回头,眼里全是泪水:“姐姐,对不起,这是小修实现愿望的筹码!”

“很好!”孔雀的声音带着极尽蛊惑:“把火种给我,我就让你见到你阿爸!”

明简将阿禾扶起来,手中的长剑朝小修飞去。

【六】

阿禾看着那飞离的长剑,连忙阻止道:“不要!不要杀我弟弟!”

“火种不能落入孔雀之手!”明简朝着阿禾大喊:“我们一旦没了火种,凤凰就无法苏醒!”

“愚蠢!”神坛上的孔雀狷邪狂笑:“你们还天真的以为凤凰仍在?哈哈哈!她早就被我拆骨入腹。这世间,早就没有凤凰了!”

“不可能,不可能!小修你回来!”阿禾跌跌撞撞地朝小修追去。

孔雀的戾气化作罡风朝阿禾狂扫而来,一旁与老虎对战的明简阻挡不及:“阿禾快躲开!”手里的黄符悉数飞出,在罡风里化为飞灰。

小修将凤凰画像双手呈给孔雀,虔诚道:“万能的孔雀神,这是信徒供献给你的火种,请你帮我完成愿望。”

孔雀将那画像吞入腹中,笑得愈发的疯狂:“凤凰,这次你再无复生的可能!这世间再没人能阻挡我!”身后的九根顶天柱起了裂痕,他张开双翅:“来!小修,将你的生命一并奉献给我,你的阿爸正等着你!”

小修的眼里泛起了喜悦,回头朝着阿禾兴奋的叫道:“姐姐!你看,我找到我阿爸了!”说着便朝着孔雀跑去,任凭孔雀吞噬他的生命。

“不……要!”阿禾捂着周身的伤口,泪水模糊了双眼,无力地看着小修淹没在孔雀的胸膛里。

忽然,那死生不明的怪人竟破开罡风前行。他徒手撕开了孔雀的胸膛,将困在里头的小修拉了出来,再将他用力甩出了罡风巨阵。骤然清醒的小修看着朝自己而来的怪人,脑海中熟悉的面容此时在怪人模糊不清的脸上变得异常真切。

他不曾想过,这一路上待自己亲厚无比的怪人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阿爸。

四周的罡风戛然而止,伴随着孔雀的痛吼,小修的一声“阿爸”响彻天地,悲鸣缭绕。

怪人在救出小修的时候被那罡风撕成了碎片,只剩下那一声艰难晦涩的“小修……”湮没在风声里。他本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只靠着生前的执念而活,他能为血肉至亲牺牲一切。

阿禾慌忙接住落下的小修,抱着他逐渐消逝的身体,拼命的摇头:“坚持住小修,不要死,姐姐现在带你回去!”火种没了,这一切早已在孔雀的掌控中,她只想和弟弟平安的活下去。

小修看着哭泣的阿禾笑道:“姐姐,小修真的见到阿爸了,原来!原来他早就回到了我的身边!”生命在逐渐减弱,脸上却全是幸福的喜悦:“小修要是早点知道就好了!姐姐,小修对不起你……”他的头埋在阿禾温暖的怀里,生命消逝殆尽。

“不要啊!”阿禾抱着小修失声痛哭,整个人如同魔怔了一般:“爷爷没了,小修也走了,就连火种也没了,我还能怎么办?”阿禾的眼神越来越空洞:“凤凰,凤凰,凤凰没了。那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整个人呆滞无比,对于凤凰的信仰正一点点的坍塌。

孔雀暴走的戾气徒然袭来,阿禾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抱着小修一动不动。明简的身影猛地挡在她的前面,一柄长剑破开了孔雀的戾气。

“阿禾,我不知道你们对于凤凰的信仰如何,但我始终相信这世间邪不能胜正。哪怕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也决不能认输,也请你坚守住你自己的信仰!”明简的声音掷地有声,一身道袍猎猎作响,“凤凰绝不可能就这样消失!”

混混沌沌中爷爷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孩子,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忘了坚守自己的心。”阿禾猛地清醒过来。

八叠山外,爷爷牺牲自己坚守着村子,阻止孔雀戾气四溢。自己进了八叠山连凤凰都没见上,决不能因为孔雀的言语就认定凤凰已经消失。

“对!凤凰绝不可能就这样消失,这是我和爷爷的信仰,爷爷还等着我带凤凰回去!”阿禾从地上爬了起来,逆着戾气望着狷邪的孔雀,无比坚定的呼唤道:“伟大的信仰之神啊!凤凰,请您从沉睡中醒来。”

清明的眼里带着灼灼的光华,大地也随之起了律动。阿禾感觉到自己的信仰正在点点的凝聚燃烧,整个人仿佛置身于炙热的火海,一道灼热的光芒从阿禾身上飞出落入孔雀体内。

那被孔雀吞下的画像燃起了炙热的火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涌动。孔雀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生命气息在逐渐复苏,那沉寂在自己体内的凤凰正在苏醒过来,他的心底徒生惊恐。

肆虐的戾气一滞,一声嘹亮的凤啼自孔雀的体内传出,炙热的火光顷刻间在神坛上燃起。一只火红的凤凰正浴火而出,盘旋在孔雀的上空。

“孔雀,你错就错在连火种也一并吞入腹中!”凤凰巨大的威压落下,那震撼天地的搏杀开始。两只巨鸟的身影在空中交织,空气都为之震荡。

一切都太过突然,阿禾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火红的凤凰翱翔在空中,那只肆意狷邪的孔雀被熊熊的烈火包围,口中尽是不甘的悲啼。

阿禾对于凤凰的信仰才是凤凰真正的火种,即便凤凰的身躯早已落入孔雀的腹中,她也能借此涅槃重生。孔雀重回牢笼,凤凰落在了两人面前。

“阿禾,谢谢你愿意一直相信我!”凤凰的头蹭着阿禾那被泪水浸透的脸,那声音宛如甘泉,洗涤着阿禾所有的痛楚。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阿禾恍若梦中,笑问着一旁的明简:“是不是,都结束了?”

明简用力的点头,伸手接住了倒在自己怀里的阿禾。

从八叠山出来,阿禾同明简坐在凤凰的背上俯瞰大地,彤红的凤凰火光好似傍晚天边燃烧的火烧云,掠过一层又一层的流云。悠扬婉转的凤鸣凰啼如同清风拂过大地,吉祥和瑞。

阿禾站在爷爷的坟前,依旧是那靛蓝上衣黑布裙。她手里抱着一副画卷,是重新描绘的凤凰画像。她轻轻的将画轴展开,放在爷爷的坟前,笑着说:“爷爷,凤凰回来了。”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繁华的都市中人来人往,城市的快速发展是否也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也发展了?人潮不断地涌动着,好像迅速的湮灭了...
    漓千漓阅读 64评论 0 1
  • 我们身处软装时代的开端,有太多的想法和意见需得以表达,每种表达背后都具有深层意义。谈判有技巧,签单有套路。今天,C...
    Cohim中赫时尚阅读 52评论 0 0
  • 我以前是怎样的,现在还是那样: 在校园里的我无忧无虑,笑迎每日的朝阳。 无忧的心,善于钟情。 在社会上的我深感重重...
    泉河正风阅读 54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