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在春天里死去

(螺号随笔 勿转)

      记忆中满是冬尽春来无限的生机和活力,稚嫩却毫无征兆的席卷天地,风冷割不破柔软的花瓣,地寒挡不住破土的新芽。这不惧环境全然绽放的生命力与春风席卷大地,扑面而来,奔飞向前。赏春去?我总是觉得才开始,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仿佛只是在琐碎中耽搁了些时,再回首,却是满树花儿如白头老妣,春竟己颤颤,竟己苍苍!我触目惊心,原来,春会老在春天里,春只能在春的季节里死去。

    满地落樱狼藉。春来了走了,碎了脏了,残了败了。世界万物竟如此。原来,10岁的我死在10岁,20的我残在20,30的我败在30,40的我碎在40,50的我苍老在50。那一年,那一天,我们都经历了鲜活也经历了死亡,只是我从来不敢去看过,当下生,当下己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诗人的笔下把春的气息凝做一缕清香,作家的细腻把春的情怀酿的荡气回肠,我曾经在每一个春天陶醉于生机和活力,并寄以无限的希望和祝福,而今的我,更愿意直面这丑陋却必然经历的春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歇歇心。放下尽力延长春的劳作,任凭季节带走曾经珍惜的一切,我从树下走过见证你的盛开,我亦从树下走过经历你的衰败。我仰首,却是只欣赏你的此刻,至于秋天的你,我再无期待,没有祝福。我与这天地风尘你,此刻同在、同生、同死。

    然后,夏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