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8)

字数 3418阅读 132
Harper's BAZAAR杂志内页 摄影:Alexey Brodovitch

文/玄宝

门外除了许家明,还多了两个人,周慕南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小姐。

许家明的焦急是不言而喻的,他盯着顾沁宁,想从她脸上知道一点什么。但是周慕南旁边的那位小姐好像更着急:“陆小姐现在怎么样了?能否进行对话?”

顾沁宁紧皱眉头,不悦:“这位小姐,陆匀之现在在休息,请你不要打扰。”
郑言慧眼睛红红的,听了顾沁宁这么说,往后退了一步,她的人还没到本市,只能自己先想办法继续交涉。

顾沁宁以为她懦弱,瞥了一眼就转头了,生平最看不得这样的女人,她一个人应付惯了大小场面,即使发生火灾也能冷静逃生。

她赶在许家明和周慕南两个律师之前开口:“我把话说在前头,陆匀之没有欠你们任何一个人的,你们不要去打扰她,尤其是许家明。至于你,这位小姐”,她把话锋转向郑言慧,“郑小姐,公安跟我说起过你,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拼尽全力也要拉你下水。”

周慕南紧皱眉头,终于回想起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是哪位了,他还想为郑言慧说句话,却被她一眼瞪了回来,有些没好气。

顾沁宁一鼓作气说完这些话也有些累了,转了个弯,找了个候诊室坐下,像个老太婆似的捶捶自己的腿,吁出一口气。

今天早上她吃好早餐,描眉画眼,穿好套装准备出门上班,接了阿May的电话,高跟鞋来不及穿,换了双跟套装不配的平底鞋,拿上车钥匙急急忙忙出门。

老曹在身后喝牛奶看报纸,抬头问:“什么事这么急?”

她根本来不及回答老曹,只说再跟你解释,然后就开了车出来,路上通知了许家明,许家明大概也是开着车准备去律所,听了她的话,一个急刹车的声音,估计也是调头赶往深市。

平心而论,许家明还是不错的,听到陆匀之的消息,立马就赶了过来,比她还要早一些到医院。但是他不敢进去,西装笔挺的他在病房门口踱步,顾沁宁赶到,他才懊恼地念道:“我就不该和她吵的。”

无意听了这句话,顾沁宁几乎有些崩溃,忍住想扇许家明巴掌的冲动。

公安在做笔录找目击人,几个当地的媒体在蹲点,想报导这场凶杀事件。

现场一片混乱,陆匀之的助理阿May一直哭,声音恼人,被她训了一句:“人还没死,你哭什么!”

阿May怯怯地看了顾沁宁一眼,才把眼泪忍住,肿着眼睛,一五一十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阿May之前去过陆匀之小区送资料,她不在,保安让她留个电话,正是因为这个很久之前留下的电话,才让小区保安找到了阿May,保安也没说清楚,只说有人被捅死了,陆小姐进了医院此类的话。

刚到公司的阿May还在帮陆匀之泡咖啡,听了这些话,哆哆嗦嗦地翻出老大的紧急联系人,找了顾沁宁过来。陆匀之的紧急联络人始终都是她。

顾沁宁拍拍这个小姑娘的肩膀,表示谢谢。

公安过来问她是陆匀之的什么人,顾沁宁说:“她朋友。”

大概是有点奇怪,为什么不是亲人姐妹?但公安也没有要求一定是直系亲属,问了几个问题,顾沁宁便说:“我刚到,完全不清楚什么情况,但是我朋友一定是清白的。”

一个年轻的公安有些嘲弄:“每个嫌疑人都这么说。”

这下到许家明不干了:“你敢出言不逊我可以告你!”

眼见是一场纷争,记者们抬起摄像机,顾沁宁拦了下来,让阿May看好情绪有些失控的许家明。言笑晏晏转身去跟记者周旋,记者被她的好说歹说给劝走了,又是一番口干舌燥。

陆匀之的医生出来,戴着白色的口罩:“病人没有重大危险,脸上的伤口已经缝针,现在昏迷不醒是因为发烧,我们会再观察看会不会转为肺炎。另外她的脚踝有扭伤,这段时间注意清淡饮食,不要刺激她的情绪。”

许家明和顾沁宁一一记下,谢过医生。

许家明想推门进去看陆匀之,被顾沁宁拦住,这一次,她几乎是带有敌意:“许家明,我不许你进去。尤其你跟她争吵过,请遵医嘱,不要刺激她的情绪!”

到了晚上七八点,陆匀之才悠悠转醒,她也没让许家明进去看她一眼,即使陆匀之他日怨她,她也会坚持今日这个决定的。

老曹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接,一方面是没心思去复述这件事,另一方面也是累,但他还是她的金主,所以再累,顾沁宁还是给曹景光打了个电话。

“…是,陆匀之在医院,事情有点麻烦…不,谢谢你,暂时还不需要帮忙,如果要的话,一定会开口的。”顾沁宁放松下来,软软地靠在候诊椅上,“谢谢你老曹,我会尽早回去。”

曹景光刚从公司出来,今天开会的内容有些闷,他的声音也有些沉,“我明天要到南非去一趟,比较急。这几天你烦,去买点东西也好。”

顾沁宁笑,像是调好的表情,肌肉拉动,喜悦却去不到眼睛里,老曹没时间陪她的时候,就让她去购物;她气急败坏的时候,他也说去买点喜欢的东西就好。老曹待她不薄,可是老曹…他是老曹啊,怎么可能会动七情六欲来思量她的感受呢,人不能太贪心的,要了风,也许就不能要雨了。

“老曹,我不买东西。我要钻石,很多很多,很大很大的钻石,你送我吧,我这么大个人还未收过男人的礼物。”顾沁宁的话慢慢响起在电话这头,周遭是吵杂的病患声,还有打针的小孩哭声,非常吵闹。

老曹在那边静了一下,好像在考虑什么,然后呵呵笑道,像一个慈爱的圣诞老人:“这么贪心,钻石不单只要大,还要多。”

顾沁宁闭着眼,揉揉太阳穴:“对,就是这么贪心。”声音平淡无奇。

她临时把钻戒说成了钻石,就是怕老曹生厌,不如让老曹觉得她贪得无厌好了,好过老曹觉得她这个半路出家的女人痴心妄想。

电话挂了之后,顾沁宁彻底觉得累,周围还是吵,可是这个吵,却让她慢慢有一种藏在人群里,孤独的安全感。

许家明坐在她旁边,递给她一杯热咖啡。

顾沁宁接过来,狠狠喝了一大口,还是没看许家明一眼。

许家明低着头,看了看手上的咖啡:“谢谢你顾沁宁,我现在真心觉得陆匀之有你这个好友是她的幸运。”

顾沁宁只是哼了一句,又喝了一口咖啡。

“昨晚,我跟陆匀之吃饭,一开始是好好的…后来,我们一言不合,开始争吵,吵得很厉害,她在我车上下去,我没有挽留,之后我就连夜回了家,也没有打电话问她是否安全到达。早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再打去她的手机,已经是关机状态了。”许家明的声音一直在压抑着,他在愧疚自责。

“一个多月前,她遭遇入室抢劫”,顾沁宁听了他的话看了他一眼,许家明也注意到,有点惊讶,“她没有跟你说?反正这段时间她一直住在酒店,昨晚看到她,状态很好,估计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顾沁宁嘲讽:“你看她恢复得差不多了,所以又开始伤害她了。对不对?”

许家明的头更低了一些,接受顾沁宁的责备,可没人看到他的心也是千疮百孔的。

顾沁宁摊摊手,尽量让自己保持客观:“许家明,我从来没跟陆匀之说,其实我觉得你们一点都不般配,可是你们偏偏爱凑成一对。一开始我嫉妒她,到后来我觉得她也很可怜,爱不得还痛不得。她用最好的那几年青春一直在怀念你们的过去。老实说,面对感情,我们两个都有点蠢,只是她好像蠢得更厉害一些。我好歹还走出了周慕南这个魔咒。”

“这些话本不应该是我说,说起偏执,大家半斤八两。陆匀之有几年的确不甚光彩,但并不是不能原谅,谁没一点过去?你觉得自己受到了无可比拟的伤害,可是看你,还是衣冠楚楚地坐在这里。心也许残缺了一块,但是你回头来找这一块残缺,是不是就表明你已经放下芥蒂了?如果你实在是介意得呼吸不顺畅,那放过她,也放过自己吧。好不好?”

许家明听了顾沁宁的话,长久沉默,拿着咖啡杯的手有些不稳,颤颤地喝了一口,透心的苦涩,回答她:“我不想。”

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她缺席的几年,这里好像少了一根肋骨,夜不能寐的时候,会隐隐作痛,所以我的工作总是排得很满很忙。我介意的是,她从来都没有为我们的感情做过一丝挽救的努力,一句虚白的解释都没有,任由它逝去,好像我们的感情是垃圾一样,可以随意丢弃。个个都说我不值得,有时候连我都觉得不值得,你认为呢?”

他抬头看顾沁宁,“你不能指责我带着犹豫和怀疑去对待。我想她,我也爱她,可我还是会恐惧,会嫉妒。她是否也会像我这样?不顾一切,不顾诱惑。我这样很优柔、很不果断,是不是?”家明问,但不给她回答的机会,“你爱护你的朋友,认为我不够大度。那你可曾考虑我受过的背叛和嘲笑?”

家明想了想,还是自嘲:“我不该对你说这些话,说多了,不像爱,更像狡辩。”

顾沁宁怔怔,最后幽幽地叹口气:“许家明,祝你们幸运。”

爱情跟其他事情一样,除了时机,也是需要运气的。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7)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9)


今天跟朋友们一直在讨论一个帖子的问题,聊着聊着,大家快提着十米大刀打起来了。发一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跟自己的老公/恋人/异性朋友讨论一下,希望不要打起来,聊完希望还能愉快地在一起。讨论完了,也欢迎在底下留言,坏笑ing~

送命题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