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谁寄锦书来?我等信也等你

文/四月默

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电话,相恋的男男女女之间隔着万水千山,他们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无法朝朝暮暮,但是浪漫的他们却将满腔情意付诸于笔尖,用纸笔写下每一次悸动,每一回的相思之苦,纸短情长,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信封中装的是一句句“伏惟珍重”。

写信的人有千言万语说不尽却也只能浓缩成只言片语,那短短的几十字、几百字之间说比泰山还要沉重的思念,连标点符号都是一往情深的。等信的人内心焦灼不安,生怕对方被灯红酒绿迷花了眼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在原地痴痴等待,也怕对方离家万里有个三长两短,她是焦虑、纠结、期盼、不安的,这种复杂的情绪说不出,也没办法表达。也许感情的最后是长长久久,也许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

唐代才女鱼玄机为情郎李忆写下“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遇见了风流倜傥的李忆,天真的以为那就是爱情,她因为李忆或喜或悲、或哭或笑,可李忆早已娶了高门之女,鱼玄机迫于无奈被送往寺庙,在寺庙乖乖的等李忆安排好一切再接她回去。

寺庙清苦,见不到情郎,饱受相思之苦的她提笔写下“江南江北愁望,相思相忆空吟。鸳鸯暖卧沙浦,鸂鶒闲飞橘林。”相思之苦毫不加掩饰,那鸳鸯也是她所羡慕的,可是人有时还不如物,鸳鸯尚且能相知相伴,而有情人与有情人之间却隔着万水千山。

她在与世隔绝的寺庙终日听着木鱼声,闻着淡淡的檀香味,只觉得人生无趣至极,她明明是个红尘女子偏偏要困于寺庙装作毫不在意。秋风渐起,思念渐浓,她又写了一封信给李忆寄去,她写道:“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江水滔滔,永不停息,根本就道不尽她的思念,她的相思之苦。可是她的思念终究是错付了,收信的李忆并不如她所期待的那般感动的热泪盈眶,他见过鱼玄机的书信后轻飘地携着妻子继续过日子,完全将鱼玄机抛之脑后。

一天又一天,寺庙前的花儿落了,枝头也光秃秃的没有一丝生气,鱼玄机自始至终都没有等来回信,她爱的那个人一声招呼也不打就抽身离开,就像从未来过一样,她也终于绝望了。此后,她不再等那个人的来信了,因为她知道这是她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才华横溢的女子可以在年幼时写出名动京城的诗句,可以凭借只言片语便让文人墨客点头称赞,天生敏感感性的她们一旦陷入爱情里便无法自拔,任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她们心甘情愿的为了爱情沉沦,为了心上人迷失自己。春花秋月的美景、朝喧弦管的热闹、锄豆溪东的童趣、篱落疏疏的萧索全部消失不见,她星星眼中唯有一个他而已,除此之外再也容不进别的任何东西,春风是他,夏雨是他,秋叶是他,冬雪还是他。

柳絮才高的薛涛邂逅了大才子元稹,这是她人生的一场劫,避之不及。两人也曾有过风花雪月的温柔,也有过你侬我侬,执手花前月下,看遍星辰大海。可元稹多情,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停留,他有大海需要拥抱,从前的温存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

可怜了薛涛芙蓉花汁制成桃红色信笺,写下一封封信给元稹。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总是喜欢别出心裁的再每一个可以用心的地方花点心思,可是对方根本毫不在意。“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赏花的人已经不在了,他永远不会回来,她的相思他视若无睹。“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也曾有过同心并肩而行的岁月,可终究只是一场镜花水月而已,就像黄粱一梦。

那浅浅的桃红色,是她温柔又敏感的心,是她想要说出口却碍于害羞无法表达的爱意,可是又能如何,她感动的也只有她自己,多情的公子素来处处留情,对于一个女人的深情会感动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他们忘不掉大海,忘不掉巫山云彩。她的平生意,只等来一回又一回的空白。

这世上的感情大抵都是如此,一人情深卑微到尘埃里终究开不出一朵花来,红笺小字浪漫至极,可也必须说给懂得人听,那才是真正的浪漫。伉俪情深的夫妻之间信笺传情与痴男怨女间自是不同,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妇的浪漫,让短短小小的信笺也填了几丝温柔。

那一年,赵明诚与李清照夫妻异地,如胶似漆的夫妻自然是思念对方得紧,少了赵明诚的陪伴李清照孤枕难眠,夜里总是辗转反侧睡不着,平日也吃不香,心里挂念着赵明诚。又到了重阳佳节,李清照相思之情已经达到了极致,她提笔写下“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收到妻子来信后,闭门三日不出,洋洋洒洒写了五十首诗表达自己的相思之苦,不过终究没有胜过李清照。

但李清照的相思有人应和,这个人愿意因为她的一首情词而闭关三日,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去创作五十首,这是一种两情相悦、鹣鲽情深的夫妻之情,何必胜过,何须胜过。这种信笺,这种等待仿佛才有了真正的意义。

她的相思之苦,一直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种相思苦,两处皆可品,那寄来的锦书她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赵明诚的,那些分别、那些等待的辛酸再看到熟悉的字迹的那一刻忽然全部变成了满满的甜,甜进心窝里,比吃了蜜枣还胜三分。

等一封信短则三五天,长则多达数月,可是只要两颗心还紧紧的挨在一起,再漫长的岁月都没关系,他们不念朝朝暮暮,只盼心有灵犀。信笺存在的意义不在于诉了多少情,传了多少意,情感表达是否具体而清晰,而在于你的感情是否同他一样,你的深情是否有人明白和珍惜。

两个人若是有情,任何事情都可以变得甜蜜而又温和起来。据《坚瓠集》记载,古时有位思妇在家中思念丈夫,思念得魂不守舍、寝食难安,害上了相思病,冰雪聪明的她将相思之苦写信寄给丈夫,信中机智的融入了十二位中药名。“槟榔一去,已过半夏,岂不当归耶?谁使君子,效寄生缠绕他枝,令故园芍药花无主矣。妾仰望天南星,下视忍冬藤,盼不见白芷书,茹不尽黄连苦!古诗云:‘豆蔻不消心上恨,丁香空结雨中愁。’奈何、奈何!”中药本苦,正如这相思之苦。她很想他呀,很想他回来,很想与他慢慢的做任何事,哪怕只是消磨时间。

出门在外的丈夫收到这样一封构思巧妙的信自然是喜上眉梢,可是读过之后也有些伤感,他也很想念他的小妻子,很想将她亲亲抱抱举高高,可是他还不能回去。忍着苦涩,他研磨写下了一首《复妻书》,同样的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红娘子一别,桂枝已凋谢矣。也思菊花茂盛,欲归紫苑,奈常山路远,滑石难行,姑待从容耳!卿勿使急性子,骂我曰‘苍耳子’。明春红花开时,吾与马勃、杜仲结伴回乡。至时有金银花相赠也。”他也同样很想她,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就折花回去看她,将一整个春天都送给她。

纸短情长,那些说不尽的情话就待到相见之日再说个三天三夜吧。那时候的树定然是蓊蓊郁郁,那时候的风是温柔的,那时候的你也是如此可爱,所有的思念都是为了重聚之日那一个深深的拥抱。古人的浪漫也可以这么汹涌又含蓄。

现在呀,我们再也不用翻山越岭去见一个想见的人,也不必等到鱼传尺素、大雁传书,浪漫可以随时随地表达,情话可以每时每刻说,但是那短短的信笺,一封偶然收到的书信却仍旧可以让人怦然心跳。越是稀少,越是珍贵。树不在了,花也落了,浪漫却是生生不息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