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君的酒后阴谋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录

(1)

“S。”L君试探地叫了我一声,“你还好吗?”

我醉得迷迷糊糊,没有理。

于是他先把嘴挪了过来,接着整个儿身子就压过来了。没有穿裤子。

下一刻,他开始脱我的裙子。

“滚开!”我终于反应过来了。


(2)

L君是我刚去大澳国念书不久时认识的。

那天下课的时候我在吸烟区抽烟,遇到了几个隔壁班的小伙伴,其中包括L君。大家一起边抽边聊,不亦乐乎。

“我得搬家了,现在的房离学校实在太远。你们有合适的房吗?”我问。

在大澳国,学生公寓这种东西,方便是方便,但奇贵,一个礼拜也最少两百大刀,还不包括网费——对于习惯在网上下电影的中国孩子来说,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但如果自己在外面租个还不错的单间,一周是一百五十刀,水电网全包。

穷学生当然选择后者。

这时,一个略带口吃的胖孩子开口道:“我家里还有,有房,你有兴趣看,看看吗?”

他又补充道:“就,就在学校旁边。”

我顿时燃起兴趣,仔细看了他一眼。

微胖,饼脸,但五官并不难看,面相还挺敦厚讨喜。个子不高。听口音是北方人。

他就是L君,已经在大澳国待了近一年。

“行啊,”我说,“什么时候能看?”

“今,今天下午吧。”他说。

于是下课之后,我就跟着他走了。

到了校门口的巴士站,看见一辆保时捷停在那里。

一个身材修长、肌肤白皙、五官精致的姑娘从车上钻下来。她挎Chanel的包,踩Jimmychoo的鞋,穿Chloe的衫。重点是,还笑容可人举止随意。

“我叫Angel,”她笑嘻嘻地说,“你呢?”

“S。”我回答。

“L,你坐后面,让S坐副驾!”她冲L君喊了一声,拖着我就上了车。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跟着她来到L君居住的房子里。

确实离学校很近,在一个环境尚可的社区里。

社区门口还有一爿店面,内有麻辣香锅、粤式佳肴、日本餐厅、意大利菜、中国超市等等。社区里几乎全是留学生,简直是一个价廉物美版的学生公寓嘛。

而房子本身也不错。

木质结构,两层楼,楼下是客厅、厨房和餐厅,虽然有些乱,但看起来还是非常棒。楼上有三间房,一间主卧两间次卧,各个房间的结构都很好。

L君住在其中一间次卧里。

参观完房间,我们回到客厅。

“这里真的很棒,你就搬到这里来嘛。”Angel坐在地毯上,一边抽烟一边鼓动我,“我也在G大念书,就住在隔壁,我们可以经常一起玩。”

我也想。

不过,待租的是那间主卧。价格太高,我租不起。


(3)

尽管房子没有租,我们还是决定一起吃顿晚饭,就去社区旁的粤式餐厅。

去了我才发现,原来这顿晚饭还有另外五个人参与。全是L君和Angel的朋友。

其中有个光凭面相便足以吸引一群姑娘巴巴跟在身后的小哥儿,酷似黄晓明。

他不大理人,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Angel倒是忙前忙后,像哄孩子一样和他说话。

“这个饮料不好喝。”伪晓明说。

“你喝我的。”Angel说,“我的还不错。”她把饮料交换了一下。

“这个鸡肉好难吃。”伪晓明又说。

“我的牛肉还可以。”她把自己的盘子推到他面前。

伪晓明连句谢谢也不说,心安理得。

伪晓明是Angel的男朋友吗?我心里疑惑。

Angel突然抬脸看了我一眼,见我也在看她,笑了笑,扭头对坐在我对面的L君说:“你照顾好S嘛。”

“噢噢,我,我知道。”L君一边说,一边忙着给我碗里丢肉,“你多吃一点。”

看起来像是很温暖的一个场景,可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4)

吃过晚饭,L君开Angel的车把我送回了家。

“S。”L君说,“你,早点休息。”

“好的,谢谢。”我说,正想下车,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Angel和那个男生?”

“噢,”L君回答,“Angel和他家里是,是世交,他们就像亲姐弟。不过——”

“不过什么?”我继续问。

“不过大家都知道,Angel喜欢他很多年了,他自己也知道。”他这句话倒是说得很顺畅。

“他有一个女朋友,回国了。之前他们,就住在楼上主卧里。他花钱太凶,现在一个人,付不起房租了。Angel就想,让他搬过去,跟自己一起住。”L君慢慢说话的时候还是不口吃的。

“他还有点不乐意,但要是能把房间转,转出去,也就随她了。”说急了,却还是有点。

“噢。”我点了点头。

这到底算是个痴情姑娘无谓为情郎的故事,还是一个心机婊努力挖墙角的故事?

可能都有点。

我想起伪晓明那张心安理得的脸,觉得Angel也是怪不容易的。

“如果,我有女朋友。”L君又慢慢说道,“就把那房间,租下来了。”

“加油加油。”我顺口说。


(5)

接下来的日子,L君每天会给我发简讯,但不多,内容也很平淡,无非是今天考试怎么样,有本书看起来还不错之类的话题。要是在学校吸烟区遇见了,还会聊上一两句。

偶尔他也会约我周末去家里玩。

约了三四次,我都没有答应。

倒不是别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还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又要适应大澳国、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非常忙碌。

初来乍到的穷学生没时间搞社交。


(6)

又是一个周末,L君再次盛情邀请我去他家吃晚饭。

拒绝了几次,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但那天刚刚从宜家买了新床回来,于是我再次拒绝了——我被原先那个床折磨得每天晚上睡不好觉,立志要在今晚睡上新床。

这时Angel的电话打了过来。

“S,你来嘛来嘛,一群朋友,很好玩的。”Angel说。

我翻着宜家的安装说明书,叹了口气,说:“我得在家装床啊。”

“明天再装嘛。”她说。

“Angel,你们好好玩。我今天一定要装床。”我很固执地说。

“好嘛,”Angel想了想,道,“你等着,我和L君马上过来!”

一刻钟之后,他们真的来了。

Angel手脚是真的很麻利,她在大澳国已经待了两年,虽然学业不好,但生存技能却被训练得炉火纯青。

我一脸崇拜地看着她和L君一起合作,在半个小时内就解决了我的床。

“现在可以走了吧。”Angel嘻嘻笑道。

“当然可以,大恩人。”我看着自己结实美丽的新床,一个劲地点头。

“不过,”我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喝酒,酒精过敏噢。”

“没有人要你喝酒的啦。”Angel肯定地说,“就算有,都让L君顶上就好。”

“是啊是啊。”L君点头。

这句话说得有点奇怪,L君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他顶上?

不过,无论如何,不喝酒就好。我安心地坐上了她的保时捷。


(7)

L君家的餐桌旁围了一圈人,全是上次吃饭见过面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有些尴尬,就在一边看酒瓶。红酒啤酒洋酒,琳琅满目。看来他们是要大喝一顿。

Angel和L君去厨房做饭,很快端了三盘饺子四盘菜上来。

“吃饭咯。”Angel边说边拿了八个杯子,分发给大家。

“S,”Angel问,“你喝什么?”

“可乐。”我回答。

“来这里,喝什么可乐啊!只有酒!”一个哥们儿马上说,其他人跟着起哄。

“要不然,喝一点点红酒吧?”Angel依然带着笑脸,打开一瓶红酒,“女孩子喝一点红酒不坏。”

大家又起哄:“对嘛,就喝一点点。”

既然这样——

我叹了口气,说:“好吧,就一点点。”

我承认自己立场不够坚定。

但显然Angel给我倒的不是一点点的量,几乎一满杯。

“够了,Angel。”我小声说,“够了。”

“没关系啦,你喝不完的给L君就好了。”Angel身上飘着Coco的香味。

她给每个人都倒上酒,然后举起杯子,说:“我先干为敬喔!”一口气干掉了她杯子里的酒。

其他人也统统举起杯子,全部见底。

我傻在一旁,偷偷喝了一小口。

“S!”一个哥们却指着我的杯子说,“你怎么回事嘛?就喝这么一点点,对不对得起Angel啦。”

“就是嘛。”除了L君和Angel,大家纷纷说。

这是我此生第一次见到如此紧张的劝酒场面,一脸慌张地望向Angel,Angel却跑去厨房了。

我又望向L君。L君也望着我,不作声。

“要不然,你帮我喝掉?”我低声说。

“那怎么可以!”另一个哥们喊道,“自己的酒自己消灭嘛,你看我们都喝光了。”

L君还是不作声。

“你不要看着他嘛,他是不是你男朋友?是的话就允许他替你喝了!不然自己喝掉,不喝完不可以出门的。”

男朋友你妹!

这是一个阴谋。我深深感受到自己被莫名其妙下了套。

带着视死如归的倔强态度,我冲动地举起手里的酒干了下去。


(8)

这个冲动绝对是一场错误。因为不出五分钟,我已经倒在L君家的沙发上晕头转向,起不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蒙间有人说:“你还不扶她上去睡着。站着干什么?”

于是有人扶住了我,我软绵绵地根本使不上劲,就这样被拖上了二楼,被放在一张床上。

我觉得身上发冷,一直冒虚汗,难受得快死了。

“被子。”我说。

被子就来了。

可不到一会儿,被子里又钻进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L君。


(9)

在我咬牙切齿地说出“滚开”之后,L君犹疑地停下了动作,躺到了我的身边,抱住我。

我没力气推开他,我想,我还得再躺一会儿。只要他不继续就行了。

L君确实没有继续,似乎也慢慢睡着了。

我也昏昏沉沉地睡去。


(10)

夜里,L君不知什么时候再次爬到了我的身上。

他已经将我的内裤褪了一半,正试图把自己的欲望塞进来。

“S,我喜欢你。”他喃喃地说。

我惊醒,发现自己终于有了力气,连忙一把推开他,边拖着被子滚下床边不忘回复道:“喜欢你妹啊!你有病嘛?”

L君没反应过来,傻了眼。

“你,你别坐地上啊。”他说。“我就是,想让你做,做我女朋友。”

我气急,一连串地吼道:“不坐地上难道跟你一起躺床上啊?!你在做什么啊?我们见过几次面啊?做什么女朋友?有你这么追女生的吗?谁给你出的馊主意啊?是Angel吗?是不是Angel!一定是她!”

“她,她是想帮我……”

“帮你妹!”我继续喊。

突然有一阵呕吐感从胃里翻涌着出来。

“穿起你的裤子,扶姐去厕所,姐要吐了。”我立刻站起来说道,还不忘整了整衣服。

L君慌慌张张地穿上裤子,拖着我去了厕所。

我扒住马桶一顿嚎啕大吐,吐完还吐,吐得一嘴胆汁。

L君忙去给我烧热水,然后兑凉了拿过来。

喝了三杯水之后,我的胃部逐渐舒适,只是头痛欲裂。

“草,”我说,“我特么的头疼得要死了。一群王八蛋,让我喝什么酒,喝什么酒?姐酒精过敏你们不知道啊!”

“我,我不知道这么严重。”L君低着头,像犯错的小孩。“给你揉揉好吗?”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恨恨地想。

“揉好了免你一死。”我说。

于是我们回到了L君的房间。

我径自躺上床,他则把被子从地上拿起来,抖了抖,盖到我的身上,然后老实地坐到床头,开始给我按摩太阳穴。

手法倒不错。

瞧,本来也不是个坏孩子,干嘛非得干那畜生事儿。

渐渐地我再次睡去。


(11)

这一次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我的头不痛了,胃也不痛了,整个人都像回过血来。扭过脸,看见L君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我饿了!”我喊了一声。

L君惊醒过来,迷茫地睁开眼:“你,你想吃什么?”

“有什么?”

他揉了揉眼,站起来,道:“我,给你炒点蛋,弄点果汁。”边说边走出房门。

很快我的早餐便来了,香气四溢。L君手艺还不错。

看见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他忙道:“你,你慢点,不急。”

但我还是火速消灭。晚上什么也没吃,夜里连头一天的早饭也吐出来了,都快饿死了。

“L君,”我吃饱了,心情好,开始充当人生导师,教授恋爱课程:“瞧,你多傻。追女孩子,要像这样。喂饱了,伺候好了,慢慢就是你的了嘛!灌酒强上算哪门子技术?看,我昨天晚上恨不得把你剁成馅饼,怎么可能会做你女朋友?”

“那,”他乖巧地点点头,充满希望地看着我,“我,还有机会吗?”边把纸巾盒递给我。

“没有了。”我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擦嘴,利索地坐起来,“我要回家了。”

想了想,在离开前又补充了一句:“你最好离Angel远一点,她在利用你。”


(12)

后来我回了家,洗了澡,然后在新床上睡了一顿死觉,醒来时将L君放进了黑名单。这就是我和L君的结尾了。

不过,后来我听到一个关于他的故事。

有一个女生得知L君家境颇丰,想要当他女朋友,于是去他家里借宿。夜里,她偷偷地钻进他的房间,被L君赶了出来。

瞧,这就是人间故事的讽刺之处。

至于Angel,不久后,她因屡次挂科作弊,被遣返回国了。

伪晓明嘛,我不知道。但他这样的面相,身边应该不会只有一个Angel。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录

喜欢就关注专题《暗黑约会》

在寻找真爱的路途中,

S小姐遇到过许多男人。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

代表着二十六个不同的男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