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叔进化论

从去年7月的《我讲个笑话,你可别哭啊》(下文简称《笑哭》),到现在这本《我讲个故事,你可别当真啊》(下文简称《讲真》),不到一年时间,囧叔出了自己的第二本书。

音乐圈有“第二张专辑难出”的现象,对一位新作者而言,只怕也同样存在“第二本书难写”的问题。第一本书往往是过去多年创作积累的精选,可第二本书怎么办呢?以往的存稿难道还能再精选第二轮吗?完全开始新创作的话,水平能赶上之前的精选集吗?就算完全保持了水平也不行,因为读者会觉得你在重复自己,没有新意。所以还得想办法搞搞新意思。

读完这本《讲真》,我觉得囧叔对以上问题纷纷给出了强有力的回答。

整本《讲真》,都是囧叔过去一年新创作的内容。比起之前那本内容驳杂、无所不包的精选集《笑哭》,《讲真》的内容题材更加垂直:这本书就是讲小人物的英雄故事,——或者用作者自己的话说,“侠之小者”。甚至连篇幅都是固定的,每篇就是一万字左右。

我相信这一选题方向是广泛听取了上一本书的读者反馈之后精心制定的。在上一本《笑哭》中,《铁腿马三义》、《神拳花四宝》和《快手刘五洲》明显是最受欢迎的篇目,而这几篇恰恰都是小人物的英雄故事,从名字上就自成一个小系列。既然找到了读者喜爱的类型,囧叔就在这本新书里一心一意,投其所好。如此清晰的定位,也有助于整本书保持水准。

在这些小人物的英雄故事里,囧叔保留了他一贯的讲故事风格:娓娓道来,缓缓铺陈,语言生动,活灵活现,读来令人仿佛置身于评书现场。人物塑造也往往通过三四件事,由浅入深,层层递进,直至高潮。

而在一贯风格之余,又有一些细微而显著的变化。

首先,《讲真》里的英雄人物大多不再像马三义、花四宝那样,具有武力上的异能。“野生拳王”郑观山比起一拳一条命的“神拳”花四宝,简直不是一个量级。其余那些人,或善养狗,或善修车……甚至只是像宗大胆儿这样除了胆大别无所长。因此,这本书里的英雄,是更加平凡的英雄。他们的敌人,是更加庸常的生活。他们的勇武和侠义也因此更加熠熠生辉。

其次,在上一本《笑哭》中,《铁腿马三义》、《神拳花四宝》和《快手刘五洲》全都是悲剧,全都要搞出人命。而《讲真》里的故事几乎都有喜剧化的收场:狗王指挥了一场无比欢乐的群狗大战;只会弹一首钢琴曲的小伙子关键时刻急中生智一举扭转整个局面;篮球场上激怒了对手的大学生即将挨打之际突然获得强援……即便不那么皆大欢喜的结局,也大多做了一些喜剧化的处理,达到一种哀而不伤的效果:宗大胆儿受了重伤,但有人送来了XXXX(此处为防剧透删去N字);鸟王离开了这个世界,但留下了XXXX(此处为防剧透删去N字)。喜剧或悲剧本来无分高下,但之前写惯了悲剧的囧叔今番改写喜剧,体现出他求新求变的进取精神,以及驾驭多种文字类型的全面能力。

总结一下,囧叔的第二本书是这样的:定位更清晰,选题更垂直,一贯风格都保留,细节探索更深入,并且有变化。第二本书确实难写,但囧叔就这样硬梆梆的写出来了。

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