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6

长得俊

                    第一章

尤长靖起了个大早去镇上赶集,把之前收的山货卖掉了,又买了些草纸和瓜子点心。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卖山货的286和厂里做饭的120块钱工资一起包在小碎花荷包里,提着小篮子迈着轻快的步伐就往土偶村走。

只是今儿个有点不对劲。

尤长靖走在田埂上,一路上不管是郑家的大婶还是范家的二叔,见他都笑呵呵地打招呼。

“哎哟,小甜甜啊,恭喜恭喜啊。”

等第十三个人笑眯眯地扛着锄头跟他说恭喜的时候,尤长靖终于挨耐不住一把拉住了他的锄头。

“不是农农,你们恭喜我什么呀?”

陈立农笑着捏了捏尤长靖粉嫩嫩的脸蛋。

“恭喜你要结婚了啊。”

… …

我香蕉你个大苹果哦!我要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奈何打不过陈立农,尤长靖特怂地松了锄头,郁闷地往家走。

推开院子门,尤长靖把盖着蓝色小棉布的篮子往木桩子上一放,还没来得及往厨房奔呢,就被自家老娘拦了下来。

“哎哟,小胖儿回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

然后拉着尤长靖到里屋坐好,饭桌上摆了一大堆吃的,看得尤长靖眼睛都放光。

“哇,老妈,今天过年啊?怎么这么多好吃的?”

尤妈妈笑着给尤长靖拆了包浪味仙。

“知道你最馋零食,来,今儿给你吃个够!”

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家一见到吃的就什么都忘了的宝贝儿子。

“崽儿啊,妈给你寻摸了个亲事儿。”

咳咳咳。

正在奋力吃徐福记凤梨酥的尤长靖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一下噎住了,赶紧拧了瓶可乐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好容易才把嘴里的凤梨酥咽下去,尤长靖抬起被呛地通红的脸看向自家老娘。

“你说啥?”

尤妈妈一边给儿子顺背,一边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

“我给你相了个亲事啊。崽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难得有人看上你,聘礼我都收了,等会儿我就给你收拾收拾,晚上你就搬过去吧。”

“不是妈,哪有你这么卖儿子的!你给我相的谁啊?”

“村长他侄子,叫林彦俊。”

尤长靖瞪大了眼睛。

“妈,我是你亲生的吧?”

“必须的啊。”

“你怎么给我找这么个人?你不会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吧?”

“哎呀,那些都是人家传的啦。小俊这小子昨天来过了,看着挺精神一小伙子,还特有礼貌地叫我伯母,你看,这一桌吃的都是人特意带过来的给你吃的,多心疼你啊。”

尤长靖无语地捏着吃空了的徐福记袋子,估算着如果现在拿薯片割腕的话有几分靠谱。尤妈妈又给尤长靖开了包猪肉铺。

"崽儿啊,你爸在你10多岁的时候去城里打工就再没回来过,我一个人拉扯大你不容易,你看你吃的又不少,力气又不大,地里的活儿我都没让你干过。现在好容易有个下家,以后有个人能照顾你,我也好放心啊。"

说着还挤了两滴眼泪,尤长靖一时心中也有所触动,从怀里掏出小方巾给老娘擦眼泪。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吧。"

尤妈妈揣着兜里林彦俊给的八千块钱聘礼钱,琢磨着今天怎么着都得把儿子打包踹出去。

"崽儿啊,这样,今天小俊就过来接人了,你先去住段时间,先处处,不行你再回来。"

尤长靖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那...好呗。"

午饭点刚过门外就响起了拖拉机的声音,尤妈妈出门一看,果然是自家女婿开着车过来了,赶忙进屋把收拾好的小包袱和尤长靖都拎了出来。

"哟,小俊来啦,来来来,小胖儿已经都收拾好了。"

林彦俊特帅气地跳下拖拉机,接过小包袱放到车上,又拎了盒燕麦礼盒下来。

"妈,这是给你的,吃了补身体。"

尤妈妈接过礼盒笑得见牙不见眼。

"哎,好好,多孝顺的娃儿呀。"

林彦俊看着不住往后缩的尤长靖,上前伸手一揽。

"那我先把小尤接走了啊。"

"行,崽儿啊,往后你俩要好好处,记住没?"

尤长靖都没心情吐槽。

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经过我同意了么你就给我收拾行李?

你经过我同意了么你就给我安排亲事?

但是这些他不敢当着林彦俊面儿说。林彦俊是村里有名的土霸,从小就不好好学习,上树掏鸟蛋下水摸河鱼,初中就跟人打群架,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的典型,村里招猫逗狗从来没少过他的份,听说上次还把村支书的胡子揪了,害得人家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

这样的人怎么就看上自己了?

尤长靖被林彦俊提小鸡似的提上拖拉机,突突突突开着先去村后边的油菜花田转了一圈,然后开去村口,沿着小溪一路开,尤长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不是,我记得你家不是在东面么?"

"对啊。"

"那你这是干什么呢?"

"兜风啊。"

... ...

我可去你个香蕉皮吧。

等终于开到林彦俊家,已经快晚饭点了,尤长靖摸着扁扁的肚子,委屈得不得了。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可爱的小表情,一挑眉。

"饿了?"

尤长靖乖乖点头。

"嗯。"

"想吃啥?"

"肉!"

"鸡肉吃么?"

尤长靖双眼放光。

"真的吗?"

"嗯,想吃小鸡崽儿还是老母鸡?"

尤长靖砸吧了下嘴,吞了口口水,冲林彦俊笑得特别甜。

"我想吃烤鸡!"

然后林彦俊把尤长靖拎到了养鸡场,看着成百上千只鸡在那儿咯咯叫,尤长靖咽了咽口水。

"你这是干啥?"

"挑一只啊,一会儿烤给你吃。"

"咱偷人家鸡吃,不好吧..."

林彦俊笑得特霸气。

"这是我家养鸡场。"

尤长靖这下觉得,嫁给林彦俊,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言 几乎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更有出息、更厉害。 但只有少部分人会为自己的这个希望去持续的努力,而且有恰当的方法。 在...
    田志刚阅读 953评论 0 3
  • 早上起来,就见丝丝老师发起了三行情诗打卡活动,觉得很有意思就开始想怎么写,思来想去我是这样写的: 认识你真好 只想...
    陕县2256陈志朋阅读 55评论 2 14
  • 总有一天,会有这样一个人, 看你写过的所有状态, 读完写的所有微博, 看你从小到大的所有照片, 甚至去别的地方寻找...
    PakChuen阅读 8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