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好的人可能是敷衍,但损你的朋友都是认真的。

我属于一个四个人的小圈子,一待就是十年。我们总是坐在一起互相调侃,也曾感叹,下一个十年,自家的孩子也会结伴打酱油了。

那些年的朋友里,有人会礼貌而疏离地祝贺你考取年级第一,也会有人在你装作无意却眼神瞥向当年男神的时候大声喊一句,“看这里啊!”。戏谑而认真。

今天说的两个人,小小酥和小火龙,是我这一生也不会再遇见的,宇宙超级无敌大损友。


图片来自网络

三年级的传说,文静的洋娃娃

大概无法记得第一次见你时是什么时候了,因为我们认识的太早。我在二班,而她在五班。

总会在周一的升旗仪式结束或者大扫除完成而男生女生一起闹哄哄地回教室时,听到关于她的传闻,那个漂亮、文静、学习又好的洋娃娃一般的女生,如果当年女神流行,她一定是神坛之上令人艳羡的女神。

后来一种叫小小酥的零食风靡我们的初中,她外号就这样来了,而巧合的是,她的名字念起来,也很像小小酥。


初一入学,那张最灿烂的笑脸

后来,在初一入学的第一天,我见到她。那时候,甜蜜的大白兔,手拉手的骄傲,和早已互相认识的亲密熟悉,我们称之为有缘。

我看着她向我走过来,“我认识你哎!真好,以后我们就做朋友吧。”嘴角一咧,我看到她无比可爱的虎牙。

懵懂之中,也会觉得,我有朋友了。


第一封收到的邮件,是祝我新年快乐

在那个互联网刚刚开始流行的年代,我也注册了人生中第一个电子邮箱账户。

我看着她认真地记下我的账户,也在纸片上写下她的账户,郑重交与我,一种“从今天起我就是大人”的使命感和骄傲击中了我。

可是在那以后的很久,我都忘记登录电子邮箱,每天回家的最紧急事件依然是,看动画片,吃零食和逗猫。

直到有一天我打开邮箱,蓦然看见邮箱里静静躺着的未读邮件,简单的贺卡邮件,在新年到来的前一天,祝我新年快乐,发件人,小小酥。

那一刻的喜悦和开心比吃了很多颗大白兔的感觉还要甜。

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我很少收到别人的贺卡邮件,甚至忘了最初的邮箱密码,可是收到第一封邮件的感觉,是漫长的沿途岁月里,最难得的温暖告白。


那全情投入或离开的决绝,是我最羡慕的英勇

文理分科的选择,大概是高中入学以后最为艰难的决定。

而当时的高中,教师资源和学生数量如倾倒一般的偏向理科这个道路宽广的学科。这就好像,通往罗马的道路有很多,可是不少的路段上面写着,仅限理科通行。

当时的我不是不想学文科的,对物理的头痛让我在女生寥寥无几的理科重点班级也过的举步维艰。

再见到小小酥时,她告诉我已经决定要学文科了。那一刻无比佩服她的决定。成功的路确实很多,如果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条,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对待感情也同样毫不含糊的她,在恋爱这件事上所获得的经验值,大概已经甩我十八条街了。和男朋友高二就在一起,异地四年,却在她大二时分手。

她说,我了解他,更清楚我想要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我陪了他四年,现在放手是对彼此最负责和公平的选择。

洒脱如她,虽然现在还是单身,但我相信,她的爱情也不会太远了。



图片来自网络

在她的眼里,我是一个可以被一根巧克力棒被骗走的小熊

初中的时候,她的外号并不是小火龙。那时候的她,在一群被宽大校服包裹着,稚气未脱的小孩里,已经露出了美女的潜质。

瓜子脸,高鼻梁,桃花唇,真是个美女呢。这是我对她的第一映像。

后来也明白,漂亮的外表下,是无法掩盖的中二和逗逼本质。

她很单纯,在那个大家都很穷的年代,会为了朋友舍得花钱,也会在被亲密的人欺骗之后难过好一阵子。

她总是请我们放学后去吃校门口的关东煮,也会一次性买很多很多巧克力棒,塞的每个人手里都装不下。会拿着一根巧克力棒指着我一本正经地说。

“小熊,给你说哦,我很担心你。因为你一看就是那种可以被一根巧克力棒拐走的小笨熊!”

“......”

我会追出去打她,顺便抢走那最后一根巧克力棒。故事的最后总是,力气比较大的我抓着她的双手,一副无辜样子却忍不住满眼笑意,然后相视大笑。


还记得那些年的相爱相杀吗

一起在周末出去逛街光顾奶茶店的日子,让我们度过大半个长长的岁月。

还记得吧,那些年和小火龙的“相爱相杀”。


曾经在面对面坐着吮吸嘴里吸管的我,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她那低笑点的神经,于是,一大口哈密瓜味道的奶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拥抱了我的一整张脸。

也曾经很多次四个人一起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早上醒来的时候,一脸要哭的小火龙对我说,知道吗,你昨晚快压死我了。


翘掉的晚自习,和她冲出班级找我的样子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大概就要忘掉了,那一件发生在高三最不想记起的事情。

其实说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只是逃到操场上漫无目的奔走的时候,心底是希望有人能够追出来找我的。因为高中并不在一个班,所以看见她跑出来找我的时候,就好像心底的一切委屈、心酸和惶恐找到了出走的契机,心理变得莫名踏实起来。就是这样啊。

这辗转时间和空间的友情,是默契的等待和细水长流。

如今不再读书的我们,很少会讲起那些日子里的点滴,却一定会在某一个天气晴朗无所事事的时候,在群里大吼一声“老娘真的想死你们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