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钟晓芹&陈屿2:婚姻中的重大决定,一定要两个人冷静沟通,拍板决定

上一篇写的是陈屿和晓芹的日常相处模式,两个人各自有不满,但并没有大的矛盾。导致他们最终走向离婚,和晓芹的意外胎停育有很大关系。

晓芹清宫手术后,陈屿作为一个丈夫,表现得非常糟糕,导致两个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但在这之前,从晓芹意外怀孕开始,已经为之后的矛盾爆发埋下了引线。

关于要不要孩子这件事,两个人总是在各自带着情绪的时候沟通的,从来没有在彼此情绪都稳定的情况下,冷冷静静、认认真真地商量过一次。这种沟通的不到位,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误解,加深了彼此之间的矛盾。

1

晓芹意外怀孕,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顾佳,却在给陈屿说时,一条微信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始终没有发出去。

为什么晓芹这么纠结?

一方面是还不十分确定,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晓芹潜意识里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在这之前有一幕,晓芹去顾佳家里,看到顾佳和许子言互动,露出羡慕的微笑。

可能平时在家里,什么都听陈屿的,她已经习惯了,好像陈屿说出来的话就是不可商量的,说了5年之后再要孩子,就绝不能是3年。

她怕告诉陈屿后,陈屿着急上火,态度强硬的说不要,自己可能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如果她这会先告诉陈屿,陈屿会着急上火吗?我看不见得。陈屿对待问题还是理智冷静的,他比较容易因为人为失误造成的问题上火,但很少因为意外因素造成的问题上火。

2

接下来是两个人关于要不要孩子这件事的第一次沟通。在沟通之前,先爆发了俩人在剧中的第一次吵架。

陈屿出差回家,晓芹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陈屿不满地跟晓芹提出,别让丈母娘总是不打招呼来家里。

晓芹开始解释,先说自己已经说过了,所以妈妈来的频率已经从每周四次降到了每周两次。如果话只说到这里,估计这场架也吵不起来了。但是晓芹为了安抚陈屿,又继续解释妈妈来做饭不麻烦。

这反倒让陈屿有点上火了,因为晓芹根本就没明白问题关键。陈屿可不是担心丈母娘麻烦,他在意的一是丈母娘过度介入他们的私人生活,二是晓芹过于依赖父母,太不独立。

晓芹没说什么,冲着陈屿甜甜地笑了一个,这就更让陈屿觉得晓芹漫不经心,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接下来这句话火气已经很明显了。

晓芹可真是个好性子,还笑眯眯地接茬:我不是跟你成家了吗?本来话说到这可以了,其实我觉得晓芹也不一定全然是漫不经心,只是不想把氛围闹僵。可陈屿却不依不饶地继续叨逼叨,最后还来了句:你不是没成家,你是没成年。

这话已经很难听了,任晓芹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了,她也火大地吼了两声。本来想好好沟通怀孕的事,这一气之下,直接把检查报告甩在了桌子上。陈屿和她商量要不要孩子的事,晓芹心里正窝着火呢,带着情绪地回了句:明天去医院,未成年当什么妈。

当然,我讲这么多,不是在纠结谁对谁错,更不是在为陈屿辩白,只是想说:任何一场架,火气都是一点一点顶上来的。不能简单粗暴地把“丈母娘好心做饭=陈屿发火=陈屿白眼狼,不知好歹”。做饭只是个引子,架吵到最后,话题早就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陈屿的问题确实很大。你说他说的是不是有道理的?当然是有道理的,但话说得忒难听了。你看剧中他们每次吵架,晓芹虽然会大声嚷嚷,但基本上没说过啥过分的话,可陈屿每次说着说着就过火。话说人晓芹不要面子的吗?

陈屿知不知道自己过火了,伤了人?他当然知道,从他后边说话的语气也能看出来。可他就是觉得,夫妻之间直接道歉太难为情了。他经常以很笨拙的方式讨好,比方说这次看到晓芹情绪不好后,就拿个招财猫出来;后边还有一次晓芹生气后,他就倒杯水过去给人家。

话说,这种时候,你说一句“对不起,我刚才说话过分了”,比送一百只招财猫都有用吧。

夫妻之间吵架是常事,但你说话稍微有个度;情绪上头一时口不择言也是常事,知道自己过火了,就得明确道歉。一是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意,再者也是给自己个教训。

总之,两个人就这么带着情绪,仓促地决定了不要这个孩子。这之后又有一幕,晓芹大半夜的坐在沙发上哭。这再次说明了,晓芹潜意识里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只是自己并没有想明白。

陈屿可能也觉得这决定下得有点随意,第二天到医院的时候,还又确认了一遍:这是咱俩共同决定的,事后可别翻车。然后晓芹说了一番话,看起来是在安抚陈屿,但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但等到真进了手术室的那一刻,晓芹才终于禁不住内心真实想法的驱动,以工作上有急事为由逃了出来。在和顾佳认真聊了一番之后,晓芹才算是真正拿定主意:要生下这个孩子。

3

然后就是关于要不要孩子的第二次沟通,俩人同样在沟通之前先吵了一架。

晓芹在决定要孩子后,没有和陈屿说,反而是在顾佳家里设了一出鸿门宴,许幻山和顾佳一唱一和的,仿佛已经默认要生下这个孩子。

在这件事上,晓芹做的是不合适的,陈屿的上火也非常能理解。

我们说好了不要孩子的,然后你手术中途跑了,也没再和我商量,直接和你的朋友们打配合,好像在胁迫我接受这个孩子。这搁谁也会不开心的吧,更何况是陈屿这么一个习惯“自己问题自己解决”的人。

所以这次,两个人都是带着脾气回家的,陈屿先发作了一通。同样地,虽然说得句句在理,但态度很不好,而且说到最后又撂了难听话。

这个时候晓芹示弱了,她红着眼眶,语带哽咽说,生下这个孩子,没准我们家也能热闹起来。

陈屿显然是动容的,他很温柔地蹲下来,跟晓芹说,这件事可以再商量,但要我们自己决定,晓芹还很开心地笑了。

所以说,在要不要孩子这件事上,陈屿从来不是说没有商量的余地。他这个时候肯定是不想要的,但他并非不顾及晓芹的感受,他是有尊重晓芹的。包括第一次沟通时,陈屿说话时语气是很软的,是带着试探、商量的。

可能因为晓芹当时生着气呢,根本没注意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平时沟通太少了,晓芹不知道怎么跟陈屿沟通,才会先有了顾佳家里的鸿门宴。

在这一轮battle中,双方都有过错,晓芹错在事的确办的不合适,陈屿的过错同上一次,话说的不好听。

总之,凡事都是有前因后果的,不能因为陈屿在气头上说了那一段态度强硬的话,就说他是“逼着老婆打胎”,这样的定义很不公平。

4

再来看第三次沟通。

本来开头挺和谐的,俩人准备在看比赛时选衣服,谁选的赢了就听谁的。但刚选完,陈屿又因为工作的事情中途离场。然后,晓芹选的白衣服队员退赛了。这两件事就够让人不开心了,回到家门还打不开,陈屿电话又打不通,你说气人不气人。

晓芹回到家先发了一通脾气,然后躺在床上怄气。陈屿端杯水过去讨好,问谁赢了,晓芹很失落地说白衣服退赛了,陈屿就暗搓搓地笑了。

这次,晓芹很认真地问他,你是不是特别不想要这个孩子?陈屿终于也认真地回答了一次,说自己是不敢要,怕做不好爸爸。

到这里,陈屿坚持不要这个孩子的全部原因才呈现出来,除了前面提到的经济基础、心理建设那吧啦吧啦的一堆,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心理阴影。

小时候陈屿的爸爸抛弃了他们母子三人,自己从小像个大人一样做家务,像爹一样照顾弟弟,替弟弟挨打,好吃的都让给弟弟,然后弟弟还是个不成器的。

晓芹安慰陈屿说他跟他爸不一样,陈屿看了看晓芹,点了点头,又扭过脸含蓄地笑了下,很明显他这时候的态度已经动摇了。

然后晓芹笑着说,我饿了,温温柔柔地,甜甜地,让人心都要化了。陈屿也笑着回应她的撒娇,说我给你做饭去,这真的是两人之间少有的温馨时刻了。

发现没,当两个人真诚地表达内心想法时,气氛立马就和谐了。上次是晓芹的真诚表达,这次是陈屿的真诚表达。只要好好沟通,是可以和平解决问题的,可是他们之间这样认真的沟通太少了。

5

到这里,两个人还没有完全下决定。按照球赛的约定,白衣服退赛,那是不要的;但是按照陈屿的态度,很明显他已经没那么坚持了。再好好沟通一下,基本就有结果了。

但没想到的是,晓芹怀孕的事通过许幻山和顾佳,传到了陈屿弟弟那里,又通过陈屿弟弟传到了陈屿妈妈那里,再通过陈屿妈妈传到了晓芹妈妈那里。

第二天,晓芹的妈妈就来了,急吼吼地拉着他们到医院建档。陈屿这时候心里肯定还是在“要”与“不要”之间纠结的,反正也就被推着走了。

在听到胎心的那一刻,陈屿才傻愣愣地笑了,相信从这一刻起,他开始真正接受了这个孩子的到来,眼睛里的欣喜是骗不了人的。

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有思考过程的。晓芹拿定主意要生下孩子是有一个过程的,陈屿接受这个孩子也是有一个过程的。不能因为他一开始的反对,就认定他从来没有欢迎过这个孩子。

但这件事吧,两个人总归是没有再认真商量一下,确认双方的意愿,共同拍板决定。所以陈屿最后虽然默认了,心里也已经接受了,但事后又动不动嘴贱地翻旧账。

孩子流产后,陈屿是有解释“我也伤心”的,为什么晓芹完全听不进去?除了当时陈屿公事公办的态度,跟前面的一系列事情也有很大关系。

你想呀,从来没有平心静气地认真商量过,你说不要孩子的时候怒气冲冲,态度坚决;而要孩子的时候,你只是态度暧昧的默认了;事后还动不动说这孩子是你非要生的,来的不是时候吧啦吧啦的。

孩子好好的时候,你说就说了呗,晓芹当然不觉得这有什么;而当孩子出了意外,晓芹回想起之前的种种,肯定是越发觉得,陈屿从来没有接受过,从来没有欢迎过这个孩子,所以现在孩子没了,你如释重负了,你高兴了吧,你还说自己也伤心,你伤心个鬼呀。

所以说呀,所有婚姻中的重大决定,一定要两个人在情绪稳定的时候冷静沟通,认真商量,一旦共同拍板决定了,事后谁也别再废话,真的是可以避免掉很多无谓的矛盾和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