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

我这一辈子最听不得两句话,一句是爷爷奶奶常说的,死了就好了,一了百了。一句是奶奶常说的,不怕男子生的丑,依旧比女高一等。就算女子一朵花,依旧比男第一等。

因为第一句话,我开始惧怕死亡,回想小时候心灵脆弱的我,似乎因为这句话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阴影里。我开始害怕,开始麻痹我自己。我怕……

因为第二句话,虽然我有理智有自己主见时极力与奶奶对抗,但这句话已扎根在我心底,我自卑懦弱敏感胆小,如今我想改变我的性格,却难如登天。挣扎……我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