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欢告诉你如何在中国做一档美式脱口秀,还不被毙掉?

脱口秀(talk show)落户中国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从《实话实说》算起,不过二十年。如今国内的脱口秀节目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好像只要张嘴说话的都可以叫脱口秀。遍览国内所有打着脱口秀旗号的视频节目,严格意义上的美式深夜脱口秀寥寥无几,而后者也仅仅在大学生、白领等小众群体内掀起茶杯风暴。

那么问题来了,在美国一个传统的大众消遣方式为何在国内偏向高知小众人群?以讽刺政治和明星为精髓的节目又如何在中国这片盐碱地开出花朵?近日,我们专访了《恶毒梁欢秀》的主持人兼主创梁欢,希望得到些许答案。

1一定要尊重人家的工业

今日排行榜:选择做美式脱口秀是不是把粉丝圈得比较狭窄?

梁欢:是的。不过随着时间迁移,美式脱口秀的状况会好起来。为什么国外的明星在玩这样的东西,我们的明星还在默认观众是十五岁,去哄他们。观众大多数时候是没有渠道去看到好的东西。互联网现在是发达了,但这只是对于擅用互联网的人来说。对于一个不会翻墙、英文的听说读写能力不够强的人,他可能接触不到好的东西。

梁欢深受Seth Meyers影响

其实中国看脱口秀的人非常多,国内引进的一个叫《塞斯·梅耶斯深夜秀》的节目,每期的收视率有4-5万,再加上字幕组和其他渠道,在中国也就是有10万左右的固定受众!只不过放到中国,大家会说,哇好小众啊。

今日排行榜:第一季遇到了什么困难?

梁欢:做《恶毒梁欢秀》的时候真的是天天熬夜,我每一期录节目的时候都是不清醒的。前一夜改段子,彩排的时候还要改,录之前还在改。周日录,周四凌晨播,段子是周六写的,下周四看的时候你就会觉得特老。周日发生什么新闻我还得赶紧往里写,但是周四看到的时候也已经老了。没办法,没有72小时,后期做不完剪辑啊。后来我们周一录,将后期缩短到48个小时,但这已经是极限了,俩剪辑师都不睡觉。即便如此,48个小时对于网络传播很致命,大多数人都是周四白天或者晚上看,这时候就已经过去了60个小时了,网络上俩热点都过去了。而美国可以做The Daily Show(每日秀),一定要尊重人家的工业。

今日排行榜:明显感觉这一季嘉宾的选择范围还是比较窄的。

梁欢:我们在定嘉宾的时候,希望能有一些互动,而不是只做一些宣传。中国很多艺人都是不说人话的,净说一些天边的话,我和整个节目组都是不能接受。所以,本身可以选择的艺人范围是很小的。现在就是“骗”,说这个节目特好,你来聊一下,来洗白自己,我们来塑造(全新的形象)。

我希望下一季能跟嘉宾有沟通。不是现在到现场化妆,我过去跟他聊半个小时,然后就上台了,能聊出什么有深度的东西来,那是不对的。

今日排行榜:有没有好段子问出来,但是没有播?

梁欢:有很多极品段子,嘉宾在访谈时都聊出来了,下去以后嘉宾的经纪人炸了。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嘉宾了,如果我们泄露出去的话,下一季就更没嘉宾了。

2消费习惯是可以被引领的

今日排行榜:和艺人聊天那段是最短板吧?

梁欢:对。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嘉宾,那就不要找嘉宾,我不认为那个环节是必要的。如果一个节目需要嘉宾支撑,说明你的节目做得很失败。国外讽刺性更强的脱口秀并不依赖嘉宾。

今日排行榜:国内可以做这样的吗?

梁欢:我认为可以,只要艺人足够大胆,不在意他部分粉丝的感受。而这一点可以随着我们节目的发展,慢慢把这个语境建立起来,消费习惯是可以被引领的。我希望第二季就能做到。

3经常自我阉割的话你不知道底线在哪儿

今日排行榜:明显能感觉到《恶毒梁欢秀》前三期质量有一个跃升。

梁欢:我对第一季的每一期都不是很满意,我的知识架构太窄了。当时第一期还没做的时候,现场有两排多的编剧。第二期开始,那些编剧还在,我就开始自己写段子。到后来就没有编剧了,第四期就是我一个人要负责大概三分之二的内容。这时候用户基本就以一线城市为主了。其中经历了很漫长而痛苦的洗粉过程,这并不是说那些粉丝不好,而是可能这些粉丝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国外的脱口秀编剧都是三十、四十个编剧,大家一起写。做周播节目就是有这样的痛苦,周日写完录制,周一一睁眼你就欠了50条段子,欠了一篇1000字的脱口秀时事点评独白,这相当于你每周都要写一篇论文。在这篇点评台本里面,你得有严谨的数据,得有段子,还不能讲深了。有些政治的东西出现多了会让节目停掉,所以我们就尽量把话题放在国外的(政治范围),讲一些国外的故事,国内的简单碰一下就走。

今日排行榜:但是政治议题溜得太虚的话又不好看。

梁欢:就看我们能拓宽到哪一步了,一点一点来。只要我的内容不合适,我立刻剪掉或者B音。或者我们讲一个跟政治无关的议题的时候,把它往那儿勾一笔。比如我们讲国产电影保护月,我们就讲每一张电影票,里边有5%的电影发展基金。这就是一个政治层面的东西了,这钱哪儿去了?这钱怎么花的?它公示出来了吗?原来稿子里都有,后来都砍掉了。试吧,经常自我阉割的话你不知道底线在哪儿。

恶搞政治人物是SNL的保留节目

如果试出来发现势头不对,我赔礼道歉。但是我下次会说跟上次差不多级别的。如果一点政治的东西都不能提的话,做脱口秀就没有意义了,那就相当于你讲单口相声。那样的话大家为什么不去听王自健呢?人家正儿八经练了好几年单口相声,或者人家为什么不去听郭德纲呢?

今日排行榜:你更倾向于做一个意见领袖了?

梁欢:不领袖,就是自己玩儿。我喜欢去探讨这些东西,这个过程中肯定影响了很多人,但是我不主动去影响人,而且我说的不一定对。我的知识架构太狭窄了,很多地方的知识是空白的,我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去查资料,肯定是浅薄的。

4取悦粉丝比做出牛逼的作品来更重要?

今日排行榜:《周六夜现场》的嘉宾会深度介入节目中

梁欢:我们的嘉宾来了基本只是接受采访的,结果来了二三十分钟节目完了,他会问:为什么这么快?印象中录一个节目录4个小时,剪成40分钟。但我们不这样,我们就录半个小时。嘉宾觉得:“不对啊,我还没哭呢。”

其实很多艺人本身并不板,也很爱开玩笑,他其实在意的是自己的粉丝,他知道自己在镜头前这么表现会掉粉,只有极少数艺人有幸做自己还能成腕儿。观众可能不太接受这种东西,需要一个语境或者说环境。我们肉眼接受的世界里面,大家好像都喜欢酷的东西,好的东西,但这个群体1000万到顶了。如果这个节目真的做的足够好的时候,跟明星们能玩的点会特别多,我会尝试把《周六夜现场》的模式搬过来(注:需要一个一百人左右的团队)。

《周六夜现场》编剧会议Via NBC

今日排行榜:在取悦大众方面,貌似西方比我们领先几十年。

梁欢:中国在很多方面进步的过程就是西化的过程,取决于在抄袭或者说模仿时融入了多少自己的东西。所有的艺术都是融合,加上自己的想法,尽量少损耗,把精髓的东西保留住。没有太高级的东西,太高级的我们都看不懂。

我不太喜欢传统艺人取悦粉丝的做法,感觉是精力用错了,没有用在创作上。大家现在认为,你去逗粉丝,跟粉丝玩,他就会取悦你,而不是你做牛逼的东西他才喜欢你,这种逻辑有点错位。我觉得老一辈的艺人还都有这根弦,现在这一代艺人都不同程度上觉得:取悦粉丝比做出牛逼的作品来更重要。

5最有意思的地方

今日排行榜:现在的市场环境好像也不需要做出很牛逼的作品?

梁欢:做牛逼东西需要有一个理想的创作环境,就是你周围有一堆牛人,大家随时把想法付诸行动,这是一个特别快的出好东西的方法。但中国没有这么一帮牛人凑在一起的环境,偶尔有牛人但散落在各地,很难凑齐。

今日排行榜:为什么难凑出来?

梁欢:(可能是)中国的艺术基础教育有问题。我喜欢看好莱坞的烂片,看烂片的过程你会发现随便一个四流演员都演得特别好,成品多牛逼就看其他所有岗位的合力了。好莱坞的流水线里,所有人最差水平就是四分,不可能做咱们这里一分两分的东西。《马男波杰克》就是这样的一个产品,大家有一个想法,然后执行,配音、制作、原画一整套。开一个脑洞,大家一起去实现。

在中国,要做一个东西实在太难了,要排除万难,把所有的流程全部走一遍。一个人拽着一帮人往前冲,很累,而且得到的帮助很少。

做牛逼的东西需要经历的痛苦太多,以至于很多人选择更简单的方式,但这是无可厚非的。市场决定了这种形态,作为消费者,你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人做牛逼的东西来取悦你。你说你不消费,那是OK的。但总会有人做牛逼的东西,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为一名前产品经理,梁欢一直对自己的“养成系偶像”之路保持着精准的“算计”——他始终认为“野心勃勃”是个褒义词。但...
    今日排行榜阅读 1,529评论 0 0
  • 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成名时间——而梁欢,是注定要成名的。 为此,他决定在争议中急流勇进。 乐评人 梁欢的成名时间,...
    HoChik阅读 661评论 0 2
  • 1.1高并发设计原则 无状态 方便水平扩展。一般是应用无状态,配置文件有状态。 拆分 系统维度:根据业务逻辑拆分(...
    messiGao阅读 167评论 0 0
  • 我对美食的热爱在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尤其喜欢吃甜品,也要感谢郑州这几年的飞速发展,全国各地的美食在大街小巷都能找得...
    作精小怪兽阅读 139评论 0 1
  •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
    拾叶姑娘阅读 1,87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