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居记(2)

昨天下了一天雨,今天继续下。

想起那首歌:冬季到台北看雨。

此时的海南,气温在二十多度,人穿单衣,树披绿衣,天色迷蒙,雨声淅沥,很像中原地带初夏时的阴雨季节。

雨不停地下,时而大时而小,时而急时而缓,如同一个技艺高超的琴手,在演奏一首悠长而舒缓的乐曲,琴声随风远去,让人感到有一丝温暖、亲切,有一丝迷茫、惆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放眼望去,海岛一片葱茏。这海南的树木,不似北方的树那样粗壮高大,甚至有几分纤细柔弱。譬如成片成行的槟榔树,好像海南少女的阿娜身姿,苗条而单薄。但当海风袭来时,随风搖摆而不折断,表现出坚韧的一面。而高大挺拔的椰子树,极有韧性,则是海南人刚强不屈的代表,在台风中昂然挺立。海南先民在荒山野岭中开垦种植,在狂风巨浪中捕鱼谋生,飘洋过海,远走异国他乡。海南人建设了美丽海岛,不仅具有吃苦耐劳的品质,而且具有领风气之先的进取精神和开放胸怀。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中的海滩上少有游人,空旷而苍凉。海风呼啸,海浪奔涌,卷起层层波浪。大海喘息着,吐出片片咆沬,匍匐在沙难上,准备下一轮的冲击。狂风吹歪了树林,吹断了我手中的雨伞,斜雨打湿了衣裤。不远处有一个冲浪者,被海浪高高抛起又摔下,毫无畏惧。他手中牵着一个红色的汽球,人仿佛在浪尖上舞蹈,让人肃然起敬。这个冲浪者,也是一个人生的舞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离开干燥寒冷而多霾的北方,来到温暖多雨的南国,撑一把雨伞,行走在蒙蒙细雨中,心情仿佛也被雨打湿了,温润、舒展。白天,可在售楼部的看台上远望,海天茫茫,风起云涌;雨夜,坐在窗台上听雨,在沉沉夜色里,潇潇雨声中,享受一时的闲适与平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