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汁机

崔三绝脸涨得通红,下巴紧紧贴住箱子,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虽然粗糙得双手变成了淡淡的紫色,依旧舍不得休息。终于,细碎的脚步声传遍整个楼层后,他才将箱子轻轻放到桌上。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却没有人想知道老板箱子里装了什么。崔三绝顾不上揉捏酸痛的双手,便急不可耐地打开箱子。

箱子里是一台白色的智能榨汁机,流畅的线条,精致的做工,无一不让崔三绝咂舌称赞。他将榨汁机轻轻拿起来放在桌上,随后又将箱子小心翼翼地拆开放进一个大抽屉。抽屉里还躺着很多叠得整整齐齐的箱子,崔三绝经常说,这些哪是箱子,分明是钱嘛!听到这话的人大多笑笑,连随声附和的人都没有。他们的反应从来不会影响崔三绝的心情,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激不起来。他的心思被这些新奇的玩意牢牢抓住了。

这是他买来的第三十台榨汁机,销售员说,这是新款,不仅综合了前几代的优点,甚至还增加了语音对话系统。听到这儿,崔三绝不禁拍手叫好,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技能,连销售员的报价都没让他的心抽动一下。

崔三绝关上抽屉,这才开始细细欣赏榨汁机。锋利透亮的刀锋甚至可以让玻璃化成粉末,更不要说常见的水果了。他用又胖又短的手指轻轻滑过榨汁机的身体,嘴里发出心满意足的咂舌声,眼睛发出贪婪的目光。

坐在办公室正对面的段英雄只觉得后背一凉,接着出了一身冷汗。他脖子开始僵硬,头却不由自主地向后转。最后,透过透明玻璃,他看到了崔三绝血红的双眼。段英雄双手搭在键盘上,打出一整排“ssssss”,每一个字母似乎化成了张着血盆大嘴的怪兽,最终将他吞噬。

崔三绝招招手,示意段英雄来办公室。他的另一只手,始终没有离开榨汁机,直到段英雄酥软的身子几乎瘫成一团烂泥站在他面前。崔三绝站起来,眼睛却盯着榨汁机,手先是在空中一划,随即又揣进兜里。

“试试,新款。”崔三绝声音里透着得意,兜里的手指打着节奏,连挤在鞋子里的脚趾都在摇头晃脑。

段英雄看着榨汁机里的刀片发出冷冷的光,心不禁抽动一下。他颤颤巍巍地通上电,然后将手放进去......刺耳的撕裂声灌满整个办公室。崔三绝看着不断膨胀地办公室,不禁哼起了歌。他双手按住段英雄,说:“蜡炬成灰泪始干,就是这样吧。”

面色苍白的段英雄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

透明的榨汁机里只剩下一堆黑乎乎的液体。崔三绝将液体一饮而尽,拍着肚子,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说:“还真是不错。”随后,他将榨汁机小心翼翼地清洗后放进箱子。

段英雄坐在工位上,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却没有一个人敢站起来表示一下关心。上一个对同事表示关心的人已经被崔三绝残忍地赶了出去。公司每一个人都记得那人临走的时候还在滴血的双手。段英雄打开电脑却没有办法继续工作,眼前都是老板崔三绝那肥胖的身子。他攥紧拳头,大叫一声,趴在桌上再也没有醒来。

崔三绝被叫声吵醒的时候正在做梦,梦中的他正抱着一人多高的榨汁机傻笑。新机器还没试用却被吵醒,他不禁皱了皱眉。当他站在段英雄跟前时,脸上堆满了焦急:“怎么回事啊?”

满当当的公司仿佛一个人都没有。崔三绝关切地问了几句,甩了甩手,说:“上班期间睡觉,罚钱。”

听到罚钱,段英雄醒了。他揉了揉眼睛,看着崔三绝的背影,无奈地笑笑。这么多年,他已经听过无数次“罚钱”,不管事情的经过多么扣人心弦,最后的结果只有崔三绝一个人说了算。午饭休息的时候,他们经常悄悄说起崔三绝,每次提到这个名字都不由得感叹起名字的人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崔三绝——抠是一绝,其次是罚钱,最后便是手段绝。段英雄看着他肥胖的背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拨通了报警电话。

摸爬滚打多年的崔三绝并不害怕警察。他看到几个穿制服的年轻人进来还是吓了一跳,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他面不改色地,拿出榨汁机,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西瓜汁。不明就里的年轻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眼前这个肥胖的老板究竟卖什么关子。

段英雄站在他们身后,捏着衣角,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他从来没有见过崔三绝的脸竟能红成这个样子,也从不知道眼前的老板竟然还有这一副面孔。一想到崔三绝平时的手段,段英雄不由得后悔刚才的举动。

“我这里是正经公司,各种手续都齐全,纳税也及时。”崔三绝脸上堆着笑,手不由自主地推了推桌上的西瓜汁。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早就把段英雄骂了无数次,眼下却不敢说什么。

处警的年轻人面面相觑,又看看面色苍白的段英雄说:“你们再协商,实在不行去法院起诉。”

崔三绝好话说尽,包票打了一堆才送走了两位警察。门被关上,崔三绝瞬间成了炸毛的公鸡。他双手叉腰,每蹦一下都顺利敲打着段英雄的头皮:“我哪里对你不好,你说。”

段英雄举起双手,看看如葱般的手指,没有说话,放下手,眼睛只盯着崔三绝嘴角的残渣。

“我想回去休息。”段英雄小声说。

回家的路几乎一下子就走完了,段英雄长叹一口气,然后整个人都摔到床上。年久失修的床发出“吱呀”一声,随后又变回了沉默寡言的样子。他睁着眼睛看着房顶裂开的纹路,想着崔三绝的榨汁机似乎也带着类似的纹路。一想起那台榨汁机,段英雄的心仿佛被堵住了,连空气都没法进入身体。他捂住胸口,身体缩成一团,发出轻微地呻吟声。

“上班了。”

段英雄看着推门进来的妻子,手里正端着饭碗,筷子不断地上下翻动,嘴巴不住地咀嚼。他捂住头,发出沉闷的声音:“我想辞职了。”

妻子愣了一下,随即扔掉饭碗,坐在地上大哭:“你辞职了,我吃什么?”说完还不忘抓起沾了灰尘的残羹剩饭往嘴里塞。

段英雄抬起头,看到满嘴饭菜的妻子,摇了摇头开始穿衣服。妻子一边抽泣,一边将饭菜吞进肚子里。段英雄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的吃相可以难看到这种地步。他捂住嘴,再也不愿意待下去。热闹的街上每个人都有归宿,似乎只有他不知道去哪。段英雄不想去公司,也不想回家,一个劲地在街上闲逛。他去了恋爱时常约会的地方,又去了结婚时的礼堂,甚至去了崔三绝的家。段英雄站在楼下,看着崔三绝肥胖的身子走出来,面带笑容地跟身边的人打招呼。他也想过去大声质问崔三绝为什么要买榨汁机。可是,他不敢,甚至连出现的勇气都没有。“榨汁机”三个字已经将段英雄所有的胆量都榨没了。天逐渐黑了,他摸摸干瘪的肚子,准备找个地方吃饭。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自从报警后,他似乎失去了吃饭的欲望,甚至很少会觉得饿了。他踏进饭店门,看到老板正忙着看电视。

“哟,你来了。吃点什么?”老板迎了上来,顺便递过来一张菜单。

段英雄接过菜单,找了个地方坐下。这是一间小店,生意有点冷清。他选了几个小菜,要了一瓶酒。老板接过菜单的时候说:“要不要来杯果汁?现榨的。”

听到果汁,段英雄开始呕吐。老板将菜单扔到一边,扯着他的衣领往外拽:“你这人怎么这样?”

段英雄被扔出店外,周围挤满了人。他站起来,捂着肚子走了。一路上,他遇见很多抱着胳膊面色苍白的人。看到他们,段英雄竟然有点怀念上班的日子。一想到上班,他竟然有些期待,仿佛回到了刚参加工作的年纪。段英雄盯着玻璃里面那个有些狼狈的人,扯了扯衣领,大步朝公司走去,最后竟跑了起来,赶到公司时竟还没有下班。段英雄站在办公室前平息了一下心情,原本的热血沸腾早已化为乌有,他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崔三绝脚搭在办公桌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早就料定他会回来。

“老板,不好意思,有点事晚了,你罚吧。”段英雄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已经很久都没这么渴望工作了。

“罚钱的事今天先不说,来试试,新款。”崔三绝乐呵呵地拍了拍肚子,起身从休息室拿出一人多高的榨汁机。

段英雄看着锋利的刀片闪着冷冷的光,心不由得抖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地接过榨汁机,通上电,钻了进去。

“不错,不错。”崔三绝看着黝黑的汁水,一个劲地拍手,“感觉怎么样?”

“不错,不错。”段英雄的身体在榨汁机里来回旋转,直到再也流不出一滴液体才结束。

崔三绝看着晶莹透亮的汁水,心满意足地拿起手机,拨通了厂家的电话:“喂?新款榨汁机再来三十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