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给小三坐月子(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ps:上集  燕子因不育,和老公大树收养了个孩子-小树。但好景不长,大树认识了一女孩,女孩怀孕了,这对于弱精症的大树无异于天大好消息,于是他和燕子离婚了。婆婆要求大树净身出户,婆婆仍和燕子住一起。

1

婆婆先是隔天回来看小树,慢慢地,变成一周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是劳累加情不自喜的表情。

也许是我太敏感,总觉得她其实也很盼望着这个和她家骨肉相连的孙女-苹果。

燕子想着。

苹果满月的时候,正是小树2周岁生日。那天,看到大树发的朋友圈-一家四口人,欢乐地合影,燕子默默地给小树点上蜡烛,吃生日蛋糕。

“爸爸,爸爸。”小树指着相片说着。

这小小的人儿,也许不明白,他的爸爸此刻正陪在另外一个孩子身边,那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爱情会变,三观会变,爱人会变。

这天,燕子在给小树讲故事时,婆婆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大树。

燕子招呼了婆婆,没有正脸瞧大树。大树尴尬地陪小树玩了会游戏。

正到饭点,婆婆做好了饭菜,小树搂着大树说“爸爸,吃饭。”婆婆期待地看着燕子。

燕子不说话,但摆了4双碗筷。大树开心地坐下吃饭。

席间,大树不停地给燕子夹菜。婆婆疼爱地喂着小树。

燕子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原本,这就是该有的样子,不是吗?可是,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面目全非了?

婆婆和大树回到家里。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枕头准确无误地扔到大树身上。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回家,要在那里过夜呢!”

大树苦笑地捡起枕头。这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回去看小树回来,赵芬就和他闹,说他忘不了前妻,让他删除前妻的微信。

“毕竟,她是孩子的妈妈,我通过她微信可以看看孩子。”大树解释着。

“你看看你自己,找了个什么老婆?好端端的日子,现在过成什么样了?”婆婆看着大树不满地说着。

大树不明白当初那个怯生生,温柔,体贴的女孩,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如今这个骄横的人?他开始怀念燕子在家的日子。

打开门,永远是干净的家,第二天的衣服燕子都是熨的整整齐齐,出去应酬燕子总是要提醒自己少喝,回来总是有燕子贴心准备好的醒酒汤,燕子和自己的妈妈一片和谐热闹。

拥有的时候觉得日子很平静,总希望生活能荡点起涟漪,可如今,哎,大树坐在书房里叹气。

他看不到赵芬对妈妈的尊重,随意呵斥。如果保姆不在家,妈妈没过来,家里就是一地鸡毛的乱。

这世间最难解的题就是婆媳相处。以前燕子和婆婆亲如母女,大树没觉得烦躁。现在回到家两个女人相互哭诉,他觉得全身都要爆炸了。

他开始渴望能回燕子那里吃饭了,那个有温度的家。虽然燕子一个人带着小树,可是,家里仍然收拾得干净整齐。

2

燕子加入了骑行俱乐部。

她爱上了这种骑行的感觉,风从耳边吹过,能把所有的悲伤都吹走。

而且,见到的朋友都说她最近活力满满。小树开始上幼儿园了,她有更多的时间成为自己了。

别人已经有人做了,那么就做更好的自己

忘记从哪里看到这句话,但燕子觉得特别有道理。

李旭也是俱乐部里的成员。开着一家健身房。

燕子才发现,两人竟然是同个小区,只是以前不认识。

周末的时候带小树到小区公园玩,经常遇到李旭。

李旭,对孩子超有耐心,陪着玩乐高,陪着画画。

燕子看着看着,眼睛里就有了笑意。

小树也更加想念李旭了。“叔叔,叔叔”叫个不停。

这天,李旭带小树去看电影,回来后小树趴在李旭的怀里睡着了。

李旭轻手轻脚地把小树放床上。燕子留他吃饭。

婆婆刚好回来,瞧见陌生人,眼里藏不住的失落和不快。

“燕子,我不是反对你再婚,但得瞧仔细啊。”婆婆苦口婆心地说着。

“妈,我知道,你为我好。放心吧。”燕子回答。

老太太心里颤了颤,她倒希望燕子说“没有的事呢,就普通朋友来串门呢。”

燕子现在这回答让她心里摸不准发展情况。

回去后,她满怀心事地给大树说了,大树“嗯”了声,就不说话了。

3

赵芬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

大树觉得她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这两个月带着她去看心理医生:抑郁。吃了药,按医生建议,家人多开导,多关心。但似乎没啥效果。

婆婆不放心把苹果单独给赵芬带了。她看到赵芬常常抱着苹果自言自语,落泪。

婆婆不懂抑郁为何物,特意去问了医生,具体的没怎么记住,就只记住了严重者会自杀。

只是婆婆没想到这个严重程度马上就来临了。

那天她和大树带着苹果去超市回来,刚到楼下,就看到一圈人围住,然后警察也来了,救护车也来了。

赵芬,跳楼自杀。留下一纸遗书:“我原本想好好爱你,爱孩子,爱这个世界,但发现我做不到。也许,在另外一个世界,我能做到。苹果交给你们了,好好爱她……”

医生摇摇头“我们尽力了。”

大树掩面痛哭,婆婆跌坐地上。

警察轮番问话,查看他们出去的时间的监控,翻看病例,排除他杀。

一时,小区里议论纷纷。大家都知道原来大树曾经伤害过家庭,大树的新妻子自杀了。

一夜之间,大树白了一半头发。

婆婆也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背也驼了点。

燕子是第二天听说了这事。

她看到一老一小的身影,那么孤单,走在路上。

她抱住了婆婆:“妈,你要保重。”

苹果哭着喊“我要找妈妈。”

4

燕子和婆婆吃饭。给了婆婆一张卡。

“妈,里面有30万,给您养老。”

婆婆推辞不要。

“妈,大树现在这情况,需要振作,苹果没有了妈妈,也可怜。当年这些钱你都让大树给我,现在你收着吧。”

婆婆擦了擦眼睛。对于燕子,这辈子,也许只有母女情份了。

“我的情况你都知道,你都考虑清楚吗?”燕子搅动着咖啡问李旭。

“燕子,日子是向前看的。所有的一切我都是认真考虑过的。我也有我的过去,但过去的都不重要了。”

“而且我这个年纪,确实想要有个家,一个温暖的家。”李旭握着燕子的手说。

燕子看到了李旭对小树的好,发自内心的好。她也感受到了李旭对自己的爱,疼到骨子里的爱。

没有隆重的婚礼,领了证,一家人去吃了个饭,彼此给对方写了封信,开启了快乐的生活模式。

燕子多了个称呼:“嫂子。”李旭的那些员工和朋友每次看到都热情地叫她。

燕子弯弯的眼睛里,又开始装满了快乐。

6个月后。

在公园里,燕子坐在草地上。

小树趴在燕子的肚子上。“妈妈,我猜她是妹妹。我想要一个妹妹。”

李旭小心地呵护着燕子。

这人间很多悲欢,拥有时觉得习以为常的,失去后才发现这又是梦寐以求的。

大树路过,看了一会,落寞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