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监护室里,不得已而放弃的选择

0.623字数 2930阅读 69

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情况下的生死离别。其中,有些离别来的让人猝不及防,有些离别则是一个家庭在经历长期煎熬与身心俱疲之后不得已的放弃。

前者,往往让人无法接受,但是又不可抗拒。

后者,大家虽然已经接受了现实的无奈,但是,面对放弃又充满了纠结与不安。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而这样面对生死存亡的选择,对于至亲的人来说,未免又有些太过残酷。

他是一位商人,虽然没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没有学历这块众人看重的敲门砖,但是,他却有着天生的经商头脑,为人活泛,勤劳果敢,做起事情来也肯吃苦耐劳。因此,他给家庭创造了富足的物质条件。

由于自己在学业上没有一个善终的结果,在后来经商的日子里也因此吃过不少亏,所以,他极看重两个孩子的学习成绩,也注意培养他们学习之外的诸多兴趣。

在他的长期努力坚持之下,女儿性格开朗,成绩优异,并且考上自己理想中的研究生。连正在读初中的儿子都以姐姐为榜样,立志要为自己理想的大学而不断奋斗。一家四口的日子可谓过得红红火火,其乐融融。

然而,一次决定,让这个充满欢笑看似完美的家庭从此走上了阴雨绵绵的日子。那些曾经一家四口同时出现在某一场景的画面,永远定格在了曾经的过往。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聚会上,他得知已经困扰自己多年的面肌痉挛竟然可以用手术的方式得到彻底解决。他为这一发现感到兴奋与激动。想着那影响自己多年形象、已经成为自己心头大患的一块心病有了着落,那天夜里,他破天荒的失了眠。他想让时间飞逝,岁月快跑,他想让自己早日看到能够解决他疾病的专家,也早日让自己的病得到根除。

然而,当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见到盼望已久的专家的时候,专家告诉他的是:以他目前的情况,不必手术,可以继续观察。

专家的意思是,是手术都有一定的风险,更何况他还伴有顽固性的高血压。许多的事情都要一分为二的看待,有利就有弊,医生讲究的是在利大于弊的基础上实施自己的治疗方案。而他面肌痉挛的情况属于轻微,对身体影响不大,大可不必手术,可以继续观察,或者通过别的方法加以缓解。

听了医生的话,他仿佛一腔热血瞬间被水浇灭,有种无处安放的不甘。于是,他又去了别的几家医院,得到的还是同样的说法。

他的研究生女儿也对其进行劝解:医生是专业的,是根据病人身体的基础状况做出的最专业的评估,拿出的也是对病人最有力有利的治疗方案,医生不会因为增加自己的收入而盲目的让病人住院手术,也不会因为任何其他的原因而耽误病人的手术时机。在医生眼里,生命大于一切。

然而,面对医生和家人的忠言逆耳,他表面上看似接受了,实际上则在私下里打听可以接收他的医院,等待可以手术的时机。

也许是他的坚持打动了省城某一家医院的某一位医生,他终于等来了可以手术的机会。

原来,他在家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开着车去了那家医院,并且毫不犹豫的办理了住院手续。当家人知道后,为了了却他的一桩心愿,只好接受了已经既定的事实,然后,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医生所述的风险不会降临到他的头上,期待手术一切顺利,期待手术后的效果能够显而易见。

正所谓:怕啥来啥。有时候越不想发生的事情越容易发生,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爱捉弄人。

听他的妻子后来给我们讲述,手术后当天夜里,一直在喊头痛的的他突然打起了呼噜,妻子以为他剧烈的头痛终于得到了缓解,安静的睡着了。

可谁知,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来。他的话语永远停留在了最后喊的"头痛"上面。

就这样,他没有任何交代,永远的睡了下去。

当护士巡视病房发现他病情变化的时候,立即告知医生,迅速做了脑部CT,CT结果显示:颅内大面积脑出血。于是,又一次更大的手术降临到了他的头上。他妻子所担心的、医生术前所害怕的风险还是不留情面的出现了。

术后的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散大的瞳孔任凭医生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让其回来。那微弱的、无论怎样都不足以达到身体氧和状态的呼吸,只能依靠机械通气来维持。

为了给病人创造更好的医疗条件,在术后第二天,在他妻子的要求之下,病人就转到了省城综合实力最强的一家医院。

然而,医生也是平凡的人,他能做的就是在病人身体各项机能尚可的情况下,尽力帮助病人最大程度的康复。如果,病人身体各项机能已经无力挽回,医生也无能为力。因为医生不是上帝,他掌握不了病人的生死。

一个月之后,病人除了呼吸不再依靠呼吸机辅助,其他方面没有任何一点儿起色。为了家人照顾起来方便,他的妻子决定把他转到老家当地的医院,也就是我们的医院进行维持治疗。

第一次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他,直觉他真的不是一般昏迷状态下的那种危重。

病人虽然暂时脱离了呼吸机,但是看起来呼吸极不规则,那急促的呼吸节律只能把氧饱和度维持在90%以上一点点,一不小心就会掉到90%以下。那散大的瞳孔依然散大着,那极度增高的四肢肌张力,让身体像一根僵硬的直木棍,在没有药物辅助的时候,无论怎样掰扯都不能使其柔软。

几天之后,病人病情再一次出现了反复,急促的呼吸使血氧饱和度无论怎样都达不到90%以上,不得已,医生又为其实施了机械通气。

之后,病人病情逐渐趋于稳定,终于,从重症监护室转了出来。

然而,进入普通病房的病人并没有像大家期待的那样一直好转下去。几天之后,病情再次出现了反复,于是,他又一次被转到了重症监护室病房。

这次转进来的他比刚开始来的时候更加严重,那本来处于较高水平的血压此时已经开始依靠升压药物才能维持在较低水平。那微弱到几乎就要停掉的呼吸也只能再次依靠呼吸机的力量得以维持。那本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胃,再次出现了应激性溃疡,咖啡色的胃液如同汩汩流出的泉水,虽然不算凶猛,但却源源不断。

病情发展至此,他已经成年的女儿开始有了想要放弃的念头。自从他昏迷病重以来,女儿仿佛一夜间长大了许多。从前那个在父母掌心里撒娇任性的她再也找不到了。她帮着母亲忙前忙后,承受着她这个年龄本不应承担的一切。她那颗还未走入社会就已经被现实击的一地粉碎的心早已千疮百孔,那曾经美好的憧憬被家庭突如其来的变故无情的扼杀在了这样一个年龄阶段,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而他的妻子,对于放弃这样的决定,却有着诸多的不甘。她不相信命运会如此的残酷,会给自己开这样让人无法接受的玩笑。他无法接受以往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如果没有了男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日子。

即便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他奄奄一息,那也是名义上一个"完整"的家。

然而,长期陪伴在他身边,几乎耗尽所有精力与金钱的妻子又清楚的知道,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技术再高明的医生也已经无力挽回了。

更何况,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已经考上研究生的女儿的学业一直耽搁下去,不能眼看着还未谙事事的儿子因为爸爸的病情整日提心吊胆,成绩一路下滑。

生活就是这样的残酷,无论命运赐予你怎样的不幸,有时候你必须如数接受,不容许有一点儿讨价还价的余地。因为生活总要继续,因为你还是身边其他亲人唯一的依靠,你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在那个平凡的、阳光有些隐秘的早晨,在他妻子及女儿的要求之下,医护人员为其拿掉了长期陪伴他的呼吸机,他的生命也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一刻。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刻,他的妻子与女儿都没有失声痛哭,默默流下的,是为数不多的几滴眼泪。

也许,她们更多的眼泪在之前的无数个夜里早已一点点的干枯。

这一刻,作为亲人,她们是不得已。

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她们做到了,所以没有遗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