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五章 左右为难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郑辉冥婚

全章目录


同学们都已自谋出路了。有些人回家乡了,有些人去了北上广,还有些人在本市找到了工作。最后还剩下一些正处在徘徊观望状态中。

宿舍里一片凄凉的景象,望着空荡荡的宿舍,依依心乱如麻。该何去何从,到了该做出决定的时候,自己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如果郑辉还在就好了,他们可以一起商量,去哪儿都行,只要俩人能在一起就好,可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些天夜里依依一直都睡不好,他辗转反侧,想了很多。她的脑海总是会去回忆跟郑辉在一起的往事。他的音容笑貌,他那磁性而宏亮的声音,他那不忍离去而转身的背影。依依的心又一阵一阵痛了起来。

她忍不住,又哭了。郑辉,你到底去哪儿了,你不是说我就是你的方向吗?可现在你走了,我却没有了方向。你就这样走了,再也不和我联系了,我真的好想你啊!说好的幸福呢?说好的一起去闯天涯,可现在却独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现在我哪儿都不想去,只想在这儿等你。你何时回来,我要你带我走,去哪儿都行,可你为什么不回来呀?

你一个人在下面孤独吗?你回来吧,我和你一起去租房子。房间不需要很大,放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书柜就可以了。我要每天看见你,白天我们去工作,晚上你就坐在那儿安静地为我写诗,我会为你沏上杯热茶,然后相视一笑,就这样到老,可是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先走了呢?

依依陷入了无尽的追忆和痛苦中。这段时间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下巴也尖了,经常失眠,还有了黑眼圈。

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郑辉此刻也是百般痛苦,这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愁绪加上对依依的无限思念,已将他那脆弱的灵魂折磨得不堪一击。

既然今生无缘,何必再去相见,不见便会不相欠。可为什么,自己就是忍不住想去看看她,看看她那长长的美丽的睫毛,看看她那动人的会说话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郑辉不由自主,又来到依依的身边,看着心爱的人伤心地哭泣,自已却无能为力,他又开始责怪自己。这最让灵魂煎熬的事就是“我站在你身边,而你却看不见。我要怎么才能触摸到你的指尖,我又如何才能亲吻到你的脸?”这种苍白的无力感,一阵阵将郑辉逼退。可是他不想走,他不忍心看着依依独自一个人悲伤。

“依依,请你保重,你一定要等我回来见你,我这就去想办法,我一定要站在你面前,我要抱住你,永不放手。”黑暗中,郑辉默默地告别了依依。

之前的日子里,郑辉一直在为自己的死而难过和不平,可现在他的心中却激起了一种强烈的想要重生的欲望。为了依依,他不想再做一个孤魂,他想做一个可以站在依依面前和她说话的生灵。

虽有百般不舍,但也必须忍痛告别。郑辉轻轻地飘走了 。他穿过街巷,望着一对对情侣相拥在一起。他们是那么甜蜜,那么幸福,而他却只能在空气中向依依说一声她听不见的“晚安。”

又回到了幽静的河畔,夏虫大都安睡了,只有曲曲还在不停地叫着。空中闪着点点萤火之光。四周一片孤寂。这是一个孤魂寄居的境地,这是一个野鬼了出没的王国。郑辉本不应流落此地,他是一个被地藏王菩萨赦免的自由魂魄。郑辉有着比一般孤魂更自由的优越性。

其它的孤魂只能在这水里和地下寄居,而郑辉却可以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如果他足够自私和凶残,随时可以残害任何一个他可以杀死的人,然后附上他的身,重新活过来。然而这也正是他的致命伤,他不可能,而且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这也将是他六世轮回中最大的考验。

在人间,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正人君子。在阴阳两界,他也是一个灵魂高洁的君子。他想重生,但他不会苟且。

这段时间河域周围鲜有人行,这些孤魂虽然日日等待时机,但也只能垂头丧气,暗自叫骂,相互无趣地撕打。郑辉从中劝架,安慰他们。给他们讲道理,讲世道沧桑和人间疾苦,讲自己悟出来的各种前世今生的机缘和故事。鬼怪们一个个听得心服口服,他们推举郑辉做他们的大哥。

在这幽暗无聊的日子里,郑辉的到来,给孤冷黑暗里注入了一束亮光。这些幽居的鬼魂每次只要郑辉一出现,他们烦燥不安的各种恶劣行迹就会即刻消失,一个个变得顺从而安静。

河面又风平浪静,很久一段时间这里都是安静而详和的。阳光温柔地照在河面上,小鬼们再也没有一个出来行凶作案。

郑辉虽然在这里被推举为王,日日有人端茶送水,但他志不在此。他整日劝慰小鬼们安心静等六世轮回,而自己却百般痛苦,寂寞难耐。他非常思念依依和父母,深感苦闷和压抑,可他却开导不了自己。

依依还生活在重庆,她已搬出了宿舍,她和小普俩人在市郊合租了一间房子,两个人都找到了工作。依依在一间广告公司做文员,小普在一间化妆品公司做市场推广。日子过得平淡而简单。

这段时间陈嘉豪也曾数次来找依依,但都被依依平静而友好地回绝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刚一拿到手,依依就给陈嘉豪打电话,叫他马上过来。他要把上次给郑辉买衣服的钱还给陈嘉豪。可俩人说来说去,陈嘉豪就是不要依依还的钱。依依却硬是要还给他。为这事俩人拉拉扯扯,还大吵了起来,闹得彼此很不开心。

“我这个月领了两千八百元的薪水,这一千八百元先还给你,谢谢你救急救难。”

“我又不是黄世仁,用得着这么急还钱吗?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算得这么清呢?”

“这钱当时说好是向你借的,现在还你也是很正常嘛。”

“我看你是存心想跟我撇清关系。”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刺耳呢,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存在撇清吗?”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就当那次那些衣服是我帮郑辉买的,这样行了好吗?”

“那也不行,当时是我要去买衣服的……”

“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

“给你,你就拿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我不要……”

他们俩就这样把钱推来推去,依依硬是往陈嘉豪手里塞,陈嘉豪一躲,一叠红色的钞票全散在地上。陈嘉豪气得脸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他头也不回,大步走了出去。

还钱本来是件好事,可是这本应愉快的事情却变成了闹剧。依依呆呆地站在门边,望着散落在地上的人民币,仿佛看见撒落一地的心事。

望着陈嘉豪伤心离去的背影,小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蹲在地上,一张一张地捡起这些钱,整好放在桌上。

依依一言不发,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坐在床边上生闷气。小普走了进来,面带微笑地望着依依,又要拿她打趣。

“现在这社会,还有人和钱过不去。”

“什么呀,阴阳怪气的。”

“啰,钱我整好了,放这儿了。”

“谢谢。”

“你把钱还给他,这个月房租想我一个人付呀。”

“行了,势利鬼。”

“我看这陈嘉豪真是个不错的如意郎君。”

“此话怎讲?”

“人帅,有钱,还不花心。”

“看来你挺喜欢他的嘛。”

“唉!有什么办法呢,虽然咱俩长得这么像,可人家没看上我呀。"

“那他下次过来,我帮你问问,问他喜不喜欢你。”

“好了,好了,别逗了,说正经的,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放不下郑辉呢?”

“忘记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爱是一个极简单又极复杂的东西。”

“人总要向前看嘛。”

“就让我呆在这无底深渊里,我不想走出去,你以后也别再劝我。”

“真是可怜!爱太伤人了,我打算不谈恋爱,孤独终老。"

“好啊!正好做伴,我们俩过一辈子。”

依依拿起一本书,靠在床头默默地读了起来。小普拿出一张面膜,站在镜子前往脸上敷。


第六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