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停了:但是记得回来呀

01

果然这个星期过得很不得劲啊!

昨晚临睡前,无意间看到一条消息——《锵锵三人行》官微宣布节目停播。

“卧槽”吓得我不禁爆了粗口。

这个断断续续陪伴我差不多有十年的节目,说停就停了。

我的下饭神器和睡前读物竟然就这么没了了,你说以后靠什么下饭?靠什么入眠?

这是要逼我绝食,逼我失眠呀!

02

《锵锵三人行》开播于1998年4月。

在凤凰卫视中文台的首播时间已是深夜:周一至周五23:00-23:35。

窦文涛担任主持人(窦文涛请假时,主持人曾由马斌、梁文道短暂代班),通常还设有两个嘉宾。

窦文涛、许子东、梁文道人称 “铁三角”。

老窦,斯斯文文的外表下,常常语出惊人,能文能黄。

文让你佩服的他的睿智与涵养,黄让你会心一笑却丝毫不会感到下流。他乐得当绿叶,尊重不同的观点。节目尺度拿捏得当,经常“打擦边球”。

他自己也曾说过:文道渊博,子东刻薄,我嘛,轻薄。

许子东,香港的一位中文系教授(系主任),跟文涛兄不同,他实实在在是个文人,不管是身份上还是气质上都能彰显雅士的气息。

而梁文道,则和窦文涛算是好哥们,当年他凤凰荧幕的首次亮相,还是窦文涛亲自引出的:

“音乐响起,“大家好,…这位是…梁文道。”。

如今梁文道俨然是文艺青年的代言人,道长博学屏一己之力撑起了一千零一夜。

还有一些常驻的嘉宾:孟广美、马未都、查建英、马家辉等。

于是,老马——南马(家辉)北马(未都),梁文道,许子东,陈丹青,王蒙,陶杰,李玫瑾,曹星原……,这些老头老太太们聚在了一块堆儿。

每次在一张铺满旧报纸(有时连报纸都没有)的桌子,摆上三个马克杯如老友围炉夜话。

这个时候,我都特想给他们上一顿火锅。

北马的鸡贼,南马的自嘲,梁文道的博学,许子东的书生意气,王蒙的老奸巨猾,陶杰的“刻薄成性”,陈丹青的“矫情作态”,李玫瑾的冷静,曹星原的宛然大家风。

外加那个叫文涛的中年男人。

从时事、社会、娱乐,到学术、体育……

仿佛像是在茶馆,听着隔壁聊八卦,聊时事政治。

这样一聊就聊了19年。

03

《锵锵》取自《左转》: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作为一档清谈类节目,从不“蹭热点”。

一般来说,《锵锵》都是在热点事件结束后几天,才播出相关节目。

其实在这样一个热点就是新闻的时代,如此一档播出时间、播出方式、播出态度都不符合当今媒体传播规律的节目,却让我热爱不已。

很多时候,每个人都是急不可耐的发表观点,而《锵锵》却更像是在世俗中的旁观:

并不会去大肆渲染某一种三观,并不想着追求改变别人的想法。

每期节目结束时,都会打出一行字幕:

以上嘉宾言论属个人意见,与本台立场无关。

这里注重的是抛出话题,且从来不会有定论:节目从头到尾都不会“下结论”,甚至嘉宾话还没讲完,就会被“接着下来为您播出……”打断。

剩下的,全都留给观众自己思考。

媒体的应有之义:为各种声音提供传播平台。

《锵锵》做到了。

04

记得徐童上《锵锵》推荐自己的《算命》纪录片时,节目组还把开按摩房的老板娘唐小燕叫上了(按摩房,你懂得)。

这一期,老窦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们的观众通常认为上电视的,

都是我们要宣传的人,都是我们要表扬的人,

我现在觉得,我们现在的传媒不一定是这样,

也许您在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反面教材,

但也可以去了解。

而坐在两位知识分子面前的唐小燕,丝毫没有任何的扭捏,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里,江湖儿女气息十足。

窦文涛在问唐小燕,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吗?

唐小燕说,我开店的时候,我的小姐和客人在房间里做那事的时候,突然那男的就接了媳妇电话,边干还哄老婆呢,其实就还在另一个女人身上。这男人还可靠吗,回家的途中还得插一下?

真的,当时我看到了,三观都颠覆了,宝宝还小,什么都不懂。

反正真得是吓了一跳,唐小燕真敢说,老窦也厉害。

节目组特么更狠,啥也没剪,就这么播了出来。

窦文涛听完唐小燕说的话后,也只有俩字评价:真实,真实啊。

随后窦文涛又顺口一问,如果有男人拿着刀逼着你跟他上床呢?

唐小燕也直接回答,必须上啊。

我去,当时正在喝水的我,呛了好几口。

社会?这就是社会。现实?这就是现实。

《锵锵》就是这么屌,就在这短短的20分钟里,大大咧咧、毫无隐瞒的就把社会阴暗的角落撕裂开给你瞧。

给你最真实的感受。

事实我给你看,你怎么想,我不管。

《锵锵》就是这样,不会在这里辩驳哪一种观点是对或是错的,也不要有一个明显的价值观疏导。

它从不会对人或事情去做道德评判,不论是这事是对是错。

因为事情的本质,其实我们都不知道。

窦文涛也说过:

各人的处境都非常不一样的,

一个人选择一种生活方式,

多大程度是他自己选的,多大程度是他不得不做的,

多大程度是你可以评判的,你就真的立那么高么?

我要做的,只是把更多的可能性,放在你的面前。

05

在《锵锵》里,我最爱的还是——窦文涛。

这个大叔,在这里面说的话是最俗,也是最丧的,时不时开开黄腔,有时候我听了都耳红面赤。

但是这个老男人,他世俗,真实,而且通透。

在保姆放火案中,他说了这么一段话:

“干这一行是干不下去了,

不是让说不让说的原因,

我是因为希望做一个调查记者,

而评论节目现在遇到一个困境,

只能依据资料评论事件。”

有时候,一件火爆的新闻出来了,很多人开始做键盘侠,站明立场。

而新闻媒体,原本应该是在权威接触事件之后,告诉大众真相,现在却是戴着有色眼镜播报一件事情。

听风就是雨。

就在一期讨论公信力的节目里,马家辉也说了——

现在出什么新闻先别忙着骂,再过一会出现的真相,你可能就会倒戈立场。

而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我们不知道。

06

开始看《锵锵》的时候,那时我上初三,当时也是政治老师推荐给我们。

其实一开始看不懂,但是装深沉嘛。

只觉得三个爷们儿真是有趣,一直嘚啵嘚啵嘚,那个叫窦文涛特逗。

后来上了大学,诱惑多了,渐渐也停了,直到后来考研,又开始重新拿起来。

那时凤凰FM里还有音频版,每次中午吃饭,一个人默默地远离人群,打开手机,插上耳机,听着熟悉的声音,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时不时的被几个老男人的幽默打趣弄得哈哈大笑。

是这几个老家伙陪我走过那段青春奋斗的岁月,把我孤独的时间变成有色彩的时光。

原以为,会一直在,那些常驻嘉宾比朋友还亲切。

而如今还是停了。

唉,也许这才是人生罢。

总有曲终人散之时。

可是凤凰的锵锵鸣声,早已融入我的血液里。

“你可以想象,一个市井小民,一个屌丝学生,整整四年,也就靠着锵锵,也可以说是窦文涛,渐渐的拥有了一些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这就是《锵锵》的魅力:

让我学会在信息不对称的时候,存疑的太多,不要轻易做键盘侠,不要轻易下结论,多角度多方位的看问题。

正如有人说的:

07

文涛常说的一句话:

这世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如果真要体贴对方的感受,也无非是要学会“易地而处”。

所以,我啊,接受你的离开。

虽然《锵锵》官微表示,“后会有期”。

但又想到近期《金星秀》等节目的停播,你的复播恐怕存在较大难度。

说声谢谢吧,谢谢给我构筑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三观,也让我的思想不再那么狭隘。

只能祝福,“也愿你道路漫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