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真实—沙沙的探索之旅

三天拥抱真实的工作坊转眼就过去了,快得让我感觉有点恍惚,大家在一起的画面就像2倍速播放视频一样不断在脑海中闪现。这三天的体验跟以往参加的任何一个工作坊是那么的不同,为了确保彼此尊重,参与前卫红与报名的小伙伴做一对一的沟通交流,为我们在一所自然、生态的幼儿园里构建了一个安全、自在的场域,在这里我们抛开头脑去看事物而是用身体去体验、感知、探索,回归真实;这里没有老师,不会长篇大论的去讲理论,大多数时候是聊我们的经历与感受,结合系统思考-冰山模型一起去做探索,在这里更多的是看见、尊重、允许与陪伴。

一、回望沙沙参加这次工作坊的初心:

我是一个经常做梦且能记住的人,从2008年到现在纪录的无数个梦里面99%的梦都是灰暗的,有血腥暴力的战斗,有妖魔鬼怪、各种动物的出没、还有去世的爷爷奶奶和自己,梦中梦等等……,彷佛除了生活在这个我们习以为常的世界中,我还生活在另外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常常被这些梦吓醒,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己特别的苦恼,现在已经习惯并接纳了,或许它们是想要告诉我什么?

从14年接触敏捷开始让我踏上了一条跟以前很不一样的路——需要面对更多的人、更大的系统,系统随着时间、人、环境不停的变化着,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航行在这个系统中的小船,时常被海风刮得飘摇不定,被海浪卷入海中,感觉不踏实、很迷茫。后来突然意识到我自己关注了太多的外在、他人,他人的眼光、感受、需求……唯独少了对内在、自己的关注,慢慢的我想让注意力回归到自己身上。

在面对我的家庭系统时,时常感觉自己陷入一个很深很深的泥潭,又黑又冷,看不到希望,我拼命的想要去爬出这个泥潭,可在刚刚看到阳光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状况把我拉向谷底。最近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一句话:从今天开始为自己而活。我不知道怎么才是为自己而活,我想要去探索我自己、我想要更了解我自己、我想要好好的爱自己。

当看到静静在群里分享拥抱真实—100天进化之旅的时候,我知道到缘分到了,我想跟着这场旅行去探索去发现。

正是这份初心让我坚定并排除干扰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很庆幸我来了。在这里遇见了一群真实、有爱、愿意彼此陪伴的小伙伴们;在这里通过动态静心让我放下脑子里的各种声音、痛快的去发泄心中的情绪和压力;在这里我可以勇敢的跟大家一起分享探讨我的那些事儿;在这里开启了自我疗愈、集体疗愈的过程,通过疗愈发现了曾经的伤痛想要告诉我的秘密;

二、趋势

我们画趋势时,我的低点就落到了4岁到11岁之间,在这里有好多好多的画面涌现在我的眼前:

图片发自简书App

4岁的时候家里有了弟弟,我就从家里的万众瞩目—》不被关注。有一次吃过晚饭,我和小姨一起去洗碗,完成后赶紧跑到妈妈床边乞求道:我洗好碗了,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吗?妈妈拒绝了我,我不知道那时候小小的我是怎么离开的。

5岁那年我记得自己一个人孤伶伶的坐在幼儿园教室中间的椅子上,妈妈让我带着新来的小盆友们唱歌做游戏,小盆友们都在各玩儿各的,唱完歌我告诉妈妈我想要去上一年级,以前跟我一起玩儿的小伙伴都去上一年级了为什么我还要留在这里。妈妈告诉我,年纪还小,明年再去。好在没过多久妈妈拜托一年级班主任,让我去做插班生,我如愿去了一年级。

一年级结束的期末考试,班上的同学都在教室考试,而我被带到老师办公室单独考试,我知道我与大家不同,我不是真的属于这里。直到3年级我才真正成为班里的一员可以跟大家一起考试。

有一次做完广播体操从操场回教室的路上,要下至少5个台阶,在大家的蜂拥下我不知为何突然从台阶上栽下去额头磕在围栏上,一下晕过去了,体育老师赶紧抱着我送去医院包扎,那会儿我其实蛮开心的,看到很多人担心我来看我。

有一天下雨了,好多同学的家长都给他们送伞来了,却没人为我送伞,中午淋着雨回家(家离学校很近,5分钟的距离),路上还被一个同学欺负,回家问妈妈为何不来接我时被告知家这么近雨又不大,那时候感觉自己好委屈,感觉妈妈不爱我,好想快点长大。

邻居家的小女孩跟她妈妈关系特别好,尽管有时候犯错了会被她妈妈揍,但是时不时的可以趴在妈妈怀里、可以跟妈妈玩闹、可以跟妈妈撒娇,我好羡慕,并尝试了一下,妈妈立马严厉的制止我并告诉我,不希望看到下一次。

有一天洗脚的时候妈妈跟我说,女孩子一定要自强自立自爱,从此我将这6个字奉为人生格言;妈妈担心我学习压力太大,怕我疯掉,一直劝说我留级,可是我根本不想离开好不容易熟悉的环境,尽管班上的同学会分派别还要大家站队。那时的我一直很苦恼,好像小学怎么都完成不了,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可开心了,有种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在跟静静分享趋势的时候心里可难受了,总有一种我好可怜、大家都对不起我、不爱我的感觉。后来在跟山山聊的时候有些释然,更多的是感恩。在我觉得最难受最痛苦的阶段,自认为缺的那部分爱其实奶奶有补偿我,对奶奶充满了感恩却又很内疚。山山说那段时间的经历让我更敏感,更容易去get到他人的需求,更容易与他人建立连接,所以也要谢谢那段经历,或许以后还会从中挖出宝藏。

三、结构图

在分享结构图的时候,我一直在这样一个图中打转不愿意出来。在这里我总会带着是不是真正的爱我、是不是真正的认可我去做反应,那种不安全、不自信、认为自己做得不好、做错了的感觉扑面而来,拼命的陷入其中不出来就是想要去证明,我是对的、我是重要的、我是有价值的,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我是活着的。回望自己阴暗的梦境,是不是也是因为白天压抑的情绪,到了晚上通过梦来呈现并释放呢?在此之前欣妹儿告诉我梦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投射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使命与召唤

当卫红让大家去寻找自己的使命与召唤时,我写下了这样一个事件:我想打造一所关注孩子心灵成长的幼儿园。

在我来工作坊之前,我想要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想要打造一所幼儿园曾在我脑海中出现过,当时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在这三天的探索里,我的一位伙伴倩倩(四年级的小姑娘)总能在固定的物件(秋千、滑滑梯、攀岩……)中开发出不同的玩儿法,这两天带着我玩儿她的创新,比如:一面立在那的网,可以想象我们爬在上面做日光浴;她期望分享自己的新发现,我享受被她cue被她带着一起玩儿的这个过程,我们互相满足。回想起这几年做的事情,总是想搭个场子起来,跟大家一起玩儿,大家开心我就很开心,偶尔也想要成为里面的英雄~而这几天的探索让我对这个幼儿园做了定义,一所关注孩子心灵成长的幼儿园。接下来在卫红的引导下,很多东西慢慢的清晰,并浮现出来:

分享结构图的时候提到,在我想带妈妈出去玩,她不愿意时—》我会立马切换到我的心智模式-妈妈不够爱我—》因为童年时的孤独感、有了弟弟之后我认为妈妈对我的关注变少—》我想和妈妈一起去看看、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我渴望跟妈妈有所链接,我渴望内心的陪伴、渴望建立连接关系—》想要打造一所关注孩子心灵成长的幼儿园,因为现在很多的幼儿园更多的是关注孩子的外在、技能,在心灵成长方面还有很多的空间—》这源自于我相信每一个孩子都值得拥有一个阳光的童年,我也值得。当把这些理出来的时候,突然有种咔嚓~终于拧上的感觉,就像山山给出的反馈:河蚌肚子里的那一粒沙子,经历不断的磨砺转化成珍珠后,被灰尘淹没,擦掉珍珠上的那层灰,你的灵性会熠熠生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几天的探索越发的让我感受到:内在的渴望越强,力量就越强;当你想要去面对时,困难/障碍将不再是困难/障碍;很喜欢卫红分享的这样一句话:把荆棘丛生的道路,走出万丈光芒。感恩这几天陪伴我的小伙伴,感恩自己的勇敢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