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1

王丫丫创作第1757篇2020年9月11日

混蛋们被送到它们应该去的地方之后,布吉岛本来是回归和平的,这也是布吉岛的每一个人的愿望。

现在布吉岛的每个街道都是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被灼烧过得痕迹。墙砖被切成两半,一半在空中苟延残喘,另一半满脸绝望地被泥泞所淹没。有的房屋已倒塌,直接横在路中间,倒下时还发出了令人心痛的沉重的哀叹,把即将被掩埋的路人的尖叫声也一道捂住,过了很久也不会有人来把她挖出来的。混蛋的黏液和不幸的遇难者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发出的气味更是让人无语,它们在

      人们姿态优雅地拿出了刀叉,对准了另一个人

估计高森这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落着一个被千刀万剐的下场。

冰冷的西北风从外面灌到高森正在睡觉的房间里面。毫无疑问,这冷极了,正在被窝里打着摆子磕着牙齿的高森可以证明这一点。

没办法,谁叫被熊孩子弄坏的窗户玻璃正好在自己卧室呢?众所周知,大人是不能和孩子计较的,这只会显的你很没有素质。于是,高森选择了妥协,只是让那位可爱的熊孩子做了个不疼不痒的道歉就回到了自己卧室看着碎玻璃发呆。

恍惚之间,又似乎是弥留之际(对,高森快被冻死了),一个人出现在了高森面前,既像得道高人一样仙风道骨,又像上帝耶稣一样,身后散着耀眼的光。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没有什么高人指点迷津,只是神似“垂死病中忽坐起”的条件反射,高森醒来了,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很暖和。高森高兴地走出了卧室,神采奕奕。戴着耳机,还哼着歌,虽然听起来和病人的痛苦的呻吟一样。但是,这并不重要,今天高森莫名其妙的很高兴。

来到厨房,高森一边用破锣嗓子吼着正在听的TheMass一边切菜,菜刀在空中飞舞着,像一只调皮的小精灵一样掠过他的手指,还时不时来个亲密接触,而切好的菜撒的到处都是,知道的实在切菜,不知道的以为是着了什么魔怔。

在慷慨激昂的气氛之中,高森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也停止了哼歌),脸色变得煞白,高森的左手拇指离开了他的手掌鲜血如同蚁穴里的蚂蚁一样源源不断的涌出,

可是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倒不如说,前文对出血的描述全是高森以常识为基础下的臆想罢了。真实的情况是手指在砧板上躺着,没有一丝血迹,原本空缺的地方又站着一只拇指。

这才是高森脸色煞白的原因。

盯着砧板上的手指良久,BGM戛然而止,现场出奇的安静。过了很久,高森才把手指拿了起来,放在手里看着。

这手指已经完全不像手指了,倒不如说是一根枯死的木棍,但摸上去又没有那么粗糙,反而像是蜗牛爬行后留下的粘液一样顺滑,表面十分干净,没有任何杂质,只是颜色看上去有点怪罢了。

毫无疑问,拇指会被丢进垃圾桶(放心,高森是不会吃这东西的)。

计划是这样的。可事实却并非如此,邻居的小孩趁他不注意,把高森的手指当成火腿肠吃了。没错,一口嚼了。在这过程中,这位小孩也没有出现什么不小心硌到牙齿的情况,反倒是在吃完后满足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离开了,连道谢的话都没留下就离开了。

到了楼下,高森发现了一条白狗在路上走着,走到了他身边,和他一起走到了垃圾桶附近,然后在高森离开的时候钻进了垃圾堆。

第二天,高森惊奇的发现,超市里居然没有了任何食物,不仅仅是楼下,好像是全小镇都没有了食物。打开电视,看到了全国食物因存在大量农药残留(肉类也是如此)而被召回集中销毁,大量的蔬菜肉类全部被烧,在烈焰中化为了飘向天空的青烟,成片的生禽家畜被集中宰杀,尸体也一并高高堆起,付之一炬。总之,饥荒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来了,带着无边无际的恐慌走来了。但是很明显,它并不受人待见,因为它带走了人们最重要的生存物品——食物。

在电视里面的专家的引导下,人们处理掉了家里所有储存的食物,不管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危害,通通的送进了垃圾桶。

现在,人们已经无物可食了,街上空无一人,人们都待在家里听着自己肚子因饥饿发出的咕噜声入眠已久,都在梦里享用着只属于自己的美味。

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了高森,现在高森正抱着自己的鞋做着啃酱猪蹄的美梦呢,“特殊能力”的事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还是在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想到的。然后高兴地一跃而起,不小心把手纸给弄掉了,掉到了马桶里面……

打开电脑,点开视频录制软件,开启摄像头。准备就绪,开始给自己的“产品”打起了广告……

在视频里高森熟练地拿刀切割着自己的手臂,其手法高超到连米其林三星厨师都只能干瞪眼。即使是光想想就会让人感到不适的画面,真正看上去却并非如此,主角高森在视频里一脸轻松,还时不时说出一些让人捧腹大笑的段子,桌面干净整洁,切好的肉安安静静地在盘子里躺着,挨过刀子的手臂毫发无损。为了博取观众的信任,高森还拿出了一副刀叉,十分优雅地品尝了自己切下的肉片。

“好好味啊!”在视频最后,高森大声呐喊着(画面参照电影食神)。

广告打出去了,就等顾客上门了。

第二天,四个字来形容,门庭若市。高森刚租的门面都要被挤炸了,门站在原地吱呀吱呀地呻吟着,随时都有被挤破的危险。其场景简直像极了广州挤破门(本地两元店店名),如果不是高森用自己的威严亲自上阵维护秩序的话,这间30㎡的小房间早没了。

顾客们提着两大袋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只留下了瘫坐在地上的高森和满目疮痍的,受过战火洗礼一般破烂的房子喘着粗气。割肉对高森来说不是问题,难受的是管好这些上帝的脾气,避免诸神战争的爆发。

在高森坐在地上休息的时候,高森不经意间看到了之前倒垃圾时跟着他的白狗,正趴在一位刚饿死的人的旁边,撕咬着他的大腿。

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头,高森站了起来,强忍着不适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里,高森满脸喜悦的数着挣到的钱,满足的躺在了床上,然后把钱撒的到处都是,沉浸在了发家致富的幻想之中。

太阳又一次的升了起来,带着希望带着梦想,一并藏到了乌云里面,背对着人们的微笑。

持续了一晚上的如雷鸣的鼾声停止了,高森起来了,走到了洗脸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管新鲜的血液从高森的鼻子里窜了出来,流到了高森嘴里。然后是冷水拍脖子,拿纸巾堵,都不好使,血液依然如同喷泉一般涌着。不到一分钟,高森便倒下了。

幸运的是,高森并无大碍,只是鼻血留的有点多而已(看上去似乎是这样的)。醒来过后,高森换了件衣服,便跑向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客人依旧很多,这让高森很高兴。听到顾客里面有人说那条白狗也成为了狗肉火锅为人所食,高森更高兴了,对着手臂来了一下。

不同的是,这次高森感到了钻心的疼痛,血流了出来。可是客人并不认为这是可怕的事情,他们很饿,非常饿,迫切地希望有东西塞到他们嘴里,他们厌烦了高森“拙劣”的演技,纷纷决定亲自动手。于是他们从桌子上抄起吃牛排的刀,走向了高森。

“你们要干什么,我还没准备好,请回到自己的座位。”高森喊道。

但这并没有用,这句话只被他自己听到了。然后高森便被抬到了桌子上,人们纷纷涌了上来,一个卡着他的脖子,一个抓着他的左手,一个抓着他的右手,还有的按着高森的膝盖。以“大”字的姿态仰卧在桌子上。

刀子扎进来了,首当其冲的是他的肚子,其次是大腿、小腿,胳膊。血溅的到处都是,高森看着天花板,时不时发出因疼痛产生的惨叫。

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饥饿使他们丧失了理智,但是又让他们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刀工。就在那一瞬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令米其林三星厨师黯然失色的刀工和厨艺。谁也比不过他们。

如同风卷残云一般,饥饿的人们解决了桌子上的“美食”。纷纷打着嗝离开了这里。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剩下,就连血渍都被舔得干干净净。

之后,食物全部恢复上架,危机过去了。

“不,哪来的危机,根本没有危机,食品就没断过,如果真的有饥荒,我肯定会挨饿的,可是并没有,多亏了我勤劳的双手,我每时每刻都很饱。”

面对记者的采访,一位曾经是高森的顾客的群众说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道月光从女孩头顶上方照射下来,流进这个霓虹灯未曾染指到的幽深小巷,女孩躺在水泥地上自己的血泊中。她抬头望月,第一...
    没有色彩的多绮作阅读 2,444评论 24 150
  • 这里的森林,偶尔能看到鸟人。 鸟人有手、有脚、也有翅膀,一头长发(或羽毛)和大腿齐长。 人身鸟羽,伤人也救人。 *...
    Mengle阅读 825评论 11 58
  • 妻子:老公,我想唱歌。 丈夫:啊?就你那歌喉,不怕把别人家的狗给吓尿啊? 妻子:那我做运动吧! 说完,妻子就在地板...
    小妖精的尾巴o阅读 299评论 0 10
  • 1 外面充满了叫喊声和鸣笛声,将睡意正浓的她吵醒了。她打了个哈欠,拿上牙刷,摇摇晃晃地来到窗边。楼下的街道上有各种...
    蓝橙紫_ritz阅读 1,019评论 12 75
  • 有一年周日我值班。有一个老太太在女儿的陪同下来诊,她是正在诊所输液的过程中突感强烈不适,随即自行来俺单位,自己也描...
    洞穿岁月的眼睛阅读 856评论 12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