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与不确定

0.096字数 1291阅读 154

今天的晨跑必须补上,早上写好简书后我就在心里下了决心,这么特别的日子,必须圆满,我知道自己一定做得到。

晚饭后的第一次夜跑的感觉很好啊,带着丫头就在小区的转盘,她骑车,我跑步,两个人相向而行,每转一圈碰面的时候,两人击掌庆祝,乐此不彼地跑了七八圈,小伙伴的加入,更是把我彻底解放出来,他们俩玩起红绿灯游戏,我就心无旁骛地在他们身边跑,半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如果时间允许,我还是更喜欢这样的夜跑,晚上任性吃也没有负担了。

其实坚持跑步是一件很有安全感的事,它让我找到掌控自己的感觉,它对于身体将会带来的影响是确定的,我只要认定目标,奔着那个方向去努力就好了,这个过程没有犹疑和纠结,其实是件简单又容易获得幸福感的事了。

在生活中,我也是常常能享受到这样的掌控感的,大到家庭的规划安排、孩子的教育,小到一日三餐、衣食住行,似乎都可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好,可以让这一切如一辆缰绳在手的马车,朝向既定的方向顺利前行。

相比之下,在工作中却不容易找到这样的感觉,幸福指数也不够高。曾经以为,如果我是一名小学或中学老师,我或许会做得更好,因为她们的工作至少容易被人看见,她们的努力总不会白费,幸福指数也自然会高出一筹来。再看我们呢?这没有可见的尺子可衡量的幼教工作,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使不上劲的感觉,我们不光要琢磨怎么做好工作,还要琢磨,怎么让我们的教育被看见,自己证明自己,真是可笑又无奈的事啊!

更无奈的是,我们不仅要证明给家长看,还要证明给上面的人看。这多少有些荒谬,难道他们不应该具有看见老师、看见教育的能力吗?如果都没有能力看见,又谈何支持引领呢?更不可思议的是,有的时候,家长反而比官方更有能力看见老师,因为他们眼里有孩子,孩子的变化让他们看见教育。反而是上面的人无法看见,他们要么陷入非理性的权威主义,一切跟着上头走,跟着潮流走,不管对孩子的价值几何,至少可以让上头的上头满意;要么陷入相对主义,相信一切,存在即合理,又怀疑一切,你凭什么证明你理念就是好的呢?你的感觉?这也靠谱?所有证明不了的好都不算好!

裹挟在其中的老师不由得怀疑人生,她们渴望寻找一个确定的方向给自己安全感,可是实践证明,这所谓的权威给的方向似乎并不靠谱,有时候还很离谱;可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自己找寻到的方向和方法又不被认可~

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最需要什么、什么才是最适合他们的教育?这是没有唯一答案的命题,也没有谁能给你一个标准。推己及人,唯有不断认识自己,遵从自己的内心,坚信自己,充满活力与创造力的工作带来的就是最好的结果,这就是我找寻到的客观上的正当,但它并不是绝对。我的理念不是唯一,也不是之最,但它是基于我的认知之当下的最好选择,我必须认定它就是真理。认准了,就义无反顾朝前走呗,这就是内心的确定,就是我的方向。

观照内心,其实自己一直在找寻别人的认可,找寻确定的意义感,就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最近读了弗洛姆《为自己的人》才知道:超越自己、并能解决自己问题的力量是不存在的,人必须承认对自己负有责任,只有运用他自己的力量,才能使他的生命富有意义,但意义并不包含确定性,不确定才是使人发挥其力量的真正条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