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田野

这群人好久没有这样疯过了,趁下午店里一切妥当,几人又一拍即合的走起,去哪呢?这天已经4点了,本来说好回黄河(40公里开外,我们共同的家乡),一人说太晚,不回黄河了,一人说就随便走走吧,到哪算哪。

大概是对家乡固有的感情,不自觉的还是没偏离回老家的大方向。一行四人,车载卡拉OK鼓捣妥当,一路行一路高歌,走走走停停,见景拍照。就这样一路还是走到了老家的地界,我们上初中时时不常溜达到的那片“大沙流”(大概是几十年前寸草不生吧)一眼望不到边的沙土,我们在镇上上学时,已经治理好了,能生长杨柳树了。

现在也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只是去的人依旧是当年那些人,树却不再是当年那片树,不知近三十年的光景树已经换了几茬?大概我们的黄河真就没啥看瞧的,近几年这批人约着回去,走着走着就不自觉的来到这片大沙流。感情真是深到不自觉就想念的程度了,原来自春天到冬天,这里一直没有少了我们的身影。

2016春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5夏

2015夏

2016秋

2016秋

2016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7.6.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有去的地方那就是黄河边了,属于家乡的那段黄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正好赶上麦子成熟,再顺便“考察”麦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我们可爱的宝姐,借根烟装装,像不像民国时期的老鸨?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