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字数 403阅读 5

感觉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阻止我陷入某种莫名的自我意识中,我没有朋友可以说这些事情。

我被一种不知名的原因塞进了这个奇怪的身体里面,我不得不适应她。我有时候会觉得我并不是自己,我比实际的自己更有某种来源,而这种来源又是多么的不可知。

我出现在这不知名的时间和空间里面,适应这个机体带给我的基因,思维方式和习惯。我觉得我们好像是一体的,但是有时候我不得不去认为我是被注入进来的,我在这张时间和空间的网里面漂泊起伏,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着内在的在外的原因,每时每刻的选择都看似自由,而实际确不那么的自由,我们终归是为了什么而什么的一种生物。

当更多的教学事物占据着我的心,我感觉似乎有个绳子牵着我不使得我下坠,但是倘若我没有什么事情做,我现在应该是沉到那黑暗自我的那种最原始的求生欲中了,那根绳子吊着我,是我偶尔还能瞥见深渊的一隅,但更多的是被中成熟的喧嚣和自我的功能是否能有效的展示而填塞了一种热烈的"成就"感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