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大世界 (四)盲妹光明路

阿凤盲妹来到生疏的环境,有些胆怯、有些害羞,但她勇敢地试着去了解:哪家有什么样的同龄小孩可以一起玩耍、聊天,哪家有什么样的哥姐和阿姨,哪个对自己很热情,哪个有些冷嘲热讽,哪个为人诚实,哪个喜欢搬弄是非。她常安静地待在人堆里听他们议论问题,听他们对身边各事物感受后的说法,有些觉得莫名其妙的,记藏在心中,回到家里讨教母亲,娘总能耐心地讲清其道理,以解心结。

村子里一样有很多的家禽牲兽跑来奔去,天空中的鸟叫声,菜地、草地里的蟋蟀、蛙等叫声听来都觉得熟悉亲切,像是从老家那后山上跟踪过来陪伴自己的。

新家这儿多了一份热闹,是村旁总传来流水的叮当声,村前还有一口闻到有鱼鲜味,对比四周明亮些的水塘,听得到燕子常一边叫一边来回在水面飞舞着,但在清早和傍晚,朦胧中有不少的小影子在低空中玩急转弯而不叫的,同伴们告诉她,那是赶急专吃蚊虫的蝙蝠,天黑后它们将藏入黑暗不知在哪的山洞里去。

盲妹已习惯这个新家,一天天一年年长大长高,不知不觉已有十几岁了,她早已习惯帮母亲做许多家务:扫地、洗衣服都会,也可以做些如拆番薯、扯花生等农活,喂鸡什么的也会。她长得不矮,很结实、很阳光,满头长长的黑发,亭亭玉立了。

邻居们都夸她懂事,善解人意,勤劳又能干,总讨大人的喜欢。

母亲也常对她说,就是以后母女分开了,出嫁了或在外闯荡,做母亲的也会放心的,这是母亲难得令人欣慰的自信,也是对盲妹女儿的天资聪慧、人格魅力的肯定。她相信社会上有足够多的好人给予她怜惜、关心、照顾。她能很好地溶入包罗万象的社会大家庭。

在我居住附近的街巷,近十年来,盲人按摩店开的关的已见过很多间,唯有一家很稳定,客源稳定,工作人员稳定,在店内工作时间最长的就是叫阿凤的盲妹,其他人来来去去,唯有她总是那么淡定,好像这店是她开的,与这店有解不开的缘,在这从一个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了。每次见到她,与她聊天,总是脸露笑容,在我脑海里总是留下这样的映象:五官端庄,穿着整洁,口齿伶俐,脸色红润,应答自如,不卑不亢,充满自信,与常人一般。

阿凤手头功夫也了得,总能按出所预期解除疲劳的效果。

三年前她与一视力能维护日常生活的、性格大气,以前去全国各地跑业务的帅小伙工友结了婚,还生了一完全正常的胖小子,交由家婆帮护理。盲妹很高兴讲关于他小孩的事,在喂饭时,小嘴会大声叫:妈妈,我的嘴在这呢?你喂太偏了,我的耳朵是不吃饭的。我听后,也觉得小孩聪明、好笑。她又夸她亲姐姐家好条件,有时髦的电梯楼住,而她家租住在步梯的六楼之上,很难上下。我听后,一时也不知怎样去对答,真希望她家早日也能住上电梯房,俩公婆通过勤劳也过上像大众人一般的幸福生活。真心希望社会都来关心这群特殊弱视人们,从精神、物质上予以帮助,让其他不能从事社会劳动的广大盲人都能过上衣食有保障、有爱心人关怀、照顾的小康生活,我们的社会一天天进步,更显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好奇 刚开始接触这四个字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思维编程。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在脑海中编写一套思维程序,让自己接触到任何...
    春天的约会阅读 804评论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