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纷争

周三的下午,一群四五个孩子五六岁大小的男孩子在店后的巷子里玩着扭扭车,打闹嬉戏着,不时传来欢叫声,尖叫声,比马路的汽车声都吵,有时还传来哭声......店后门探头探脑的家长看一下没什么大事,又忙活去了。

这场疫情,硝烟未散,家长们被这些小男神粘得都没脾气了,入园不知道什么时候,只能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几个小家伙也是玩得不亦乐乎,不需要上学的日子总是逍遥自在。

突然,六岁的小朱子,不知道咋滴,摔倒在地,头着地,鲜血直流,哇哇大哭起来……其它几个四散跑开,赶紧告诉小朱子的父母亲,闻讯而来的朱爸朱妈,看看满脸是血的儿子,连忙用纸巾捂着小朱子的左额头,赶紧关了店名门,叫上的士,直奔医院而去。

到了人民医院,测过体温,进了大门,快步向急诊台走去,还没到导诊台,被一胖一瘦的两个医院保安拦下,要求进医院必须健康申报,或电子档,或纸质填写。

朱爸和保安商量说:“让我先进去给孩子看,出来再填,反正都测过体温的,正常。而且我们有“鹏城通”健康码,全省都通行,这里也是低风险地区,可以通融一下。”

“不行,其它健康码一概不认,只按医院的规定申报,必须填好,才能挂号看病。”硬邦邦的声音,从瘦保安口里传出来,没一点温度。

“我让孩子他爸填,我先进去给孩子看伤口,这血流不止呀,五六张纸巾都浸透了,我胸口你们看都是血迹。”朱妈怀里抱着孩子,几乎央求一样。

“不行,你们必须配合我们医院的工作,进行申报完成才能就诊,而且三个人都要申报完成。”语气中有点不容置疑的姿态。

朱爸朱妈此时此刻再急也没用。

“难道过来急诊的人,都不抢救,都在这等死呀?”朱爸有点语无伦次了。

“让你进去,看会不会有人给你看,你Tm算什么东西,牛皮哄哄的。”瘦保安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八度。

“我不是东西,你是什么东西,你就一看门狗,也不能乱咬,孩子流血不止,谁不急呀?”

“你敢骂人,看我敢不敢削你。”瘦保安一边说一边捞着袖子,一边往朱爸近身而来,旁边几个保安一起了过来。

“你是来给孩子看伤口还是来吵架的?冷静一点,你急我也急,疫情防控,我们配合。”朱妈数语,朱爸不再吭声。

“他先骂我的,我Tm的饶不了他。”

“他为什么骂你?你身边那么多保安,为什么就骂你,你的语气,你的眼神,哪一点符合一个保安的标准,不通人情,不急病人所急,防疫特殊时期也就算了,你先伤人你不知道呀?”

一个上来的保安见此情景,拉住了瘦保安,耳语着,劝说着,叫胖子拉走他。并叫朱爸朱妈速带孩子去急诊外科看伤口,不要耽误。

一场纷争就这样结束了!谁对谁错,固然不重要了。这场疫情是对整个社会的大考,你,合格了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