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为什么只有《水浒传》吃牛肉?

牛肉,在古人眼中竟然是一种事关文化的食品。其不太高的历史地位的背后是有着深刻的文化原因的。

老实说,我让知乎一个问题答案弄糊涂了好久。

就是曾上过热榜的:水浒好汉为什么大都吃牛肉?

所谓的多少热度,决非答案正确度。相信看过的人不是认识更清晣,而是更迷糊了。

把这个问题扔进四大名著中,也挺有意思:只有《水浒传》中才吃牛肉。

其他三本书里,只吃猪肉和羊肉,

哦⋯这是怎么一回事?

壹丨


梁山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吃牛肉最豪放、最牛逼?

不!是牛肉最便宜,价格也最低。最适合社会底层大块大块地糟踏了!

(声明一下:从《水浒传》大量使用白银这点,我更倾向于这是诞生在明代的小说,而不是元未!)

四大名著,除红楼,其他几本书体现了一个共同的时代特征是一一明。

不赘述杀牛犯法条条了。水浒书中所有大排档、路边店只有牛肉在出售。

景阳冈武二大叫店小二,要“饱肚的”。

22回,酒家道:“只有熟牛肉。”武松道:“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店家去里面切出二斤熟牛肉。
细品唐代《五牛图》,这头黃牛看膘肥体壮的样子,还真有那么些肉牛的范儿。若非肉牛,也是御养的。

今天牛肉很贵的!大明真的很便宜吗?

《宛署杂记》(文庙祭祀)羊一只,重三十斤,五钱四分;豕一口,重八十斤,一两六钱。
(乡饮酒礼)每卓(桌)用猪肉八斤,银一钱六分;羊肉八斤,银一钱二分;牛肉八斤,银一钱二分。

《水浒传》里好汉要的牛肉也不贵。

14回,吴用取出一两银子付与阮小七,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

嘛情况啊,还有这样的世道?穷人也吃得起牛肉!

还别看不起穷人。在那个物价低廉,生活平稳的时代,马夫的收入与县长没差多少。

万历年间,一个苦力一天的工资一钱银子,牛肉一斤(16两)才二分银,是可以每天吃三顿牛肉的。

穷人唯一吃不起的,是富人追逐的鹅。

万历五年正月⋯⋯猪肉五斤,银九分;牛肉四斤,银五分二厘;活鹅一只,银一钱八分(《宛署杂记》)”。

一只活鹅的价钱等于14斤牛肉!咱穷人,还是吃有营养的牛肉吧。

这虽说是北京的物价,可天下乌鸦一般黑,山东河北山西也差不到哪去。

大明朝三百年天数,物价水平一直保持稳定。房价、生活日用消费品的价格都不高。穷人天天都吃牛肉,也是种幸福。

《宛署杂记》记录了万历5年至20年许多生活品的价格,变化极其微小。

猪肉的价格可比羊肉牛肉要高。有点身份的人,一定是要吃猪肉的。

《西游记》写的虽是大唐,可全是大明风俗。黄狮怪请天庭领导的司机,更不能丢份。

89回,(黄狮怪问):“买了多少猪羊?”行者(变成小妖)道:“买了八口猪,七腔羊,共十五个牲口。猪银该一十六两,羊银该九两。

明代人吃肉,一般选择次序是猪肉羊肉,最后才是牛肉。

牛肉至于这样吗?有点凑数的味道。

贰丨


探讨吃牛肉的文章都在纠缠:杀牛犯法!

没错,农业立国的本邦,历代皆有耕牛保护政策。但请注意:是耕牛!

肉牛可是用来吃肉的,元代草原民族不必说,虽然也有耕牛保护,但肉牛可就是用来吃肉的。

这一点,大明朝自己是有细致区分的。

洪武21年11月18日,朱元璋给楚王朱桢圣旨:“你征云南阿鲁秃等处建大功,特赐秦马三十匹、黄牛二千头、犁牛一千头、羊九千只,并陕西西安州喇都草场一处,牧羊世守,钦此。”

看仔细了:犁牛与黄牛是有区别的!犁牛就是耕牛,黄牛可是用来吃肉的啊。

大明朝的肉牛应该是黄牛中的一个品种。作为草食动物,牛最大的需求是有一个可以放牧的草场,不需要其他的消耗。

这种肉用黄牛,与水牛不同,肥胖而有膘,那个年月,日子再好油水也有限。

对于这件事,《水浒传》十字坡开黑店的孙二娘,是最有体会的。

当时,武松吃包子发现了问题,质问:“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

26回,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狗肉的滋味。我家馒头积祖是黄牛的。”

牛肉包子,黄牛肉的是祖传的招牌。

可是,等武二假装被蒙汗药打翻,孙二娘骂道:“这个鸟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这等肥胖,好做黄牛肉卖。那两个瘦蛮子只好做水牛肉卖。

明·宋应星《天工开物·乃粒》云:“凡牛中国惟水黄两种,水牛力倍于黄。”但畜水牛,冬需棚御寒,夏需池塘浴水,畜养用心,亦倍于黄牛。

耕牛南方多为水牛,北方为黄牛。但黄牛是有肉用牛的。

在脂肪量摄入不足的岁月,膘厚油多的猪肉,本邦人吃着习惯,那也是真香啊!

那时日常生活中,吃猪肉是咱首选。

本邦汉人的心灵深处,还是藏着一种夷夏之别。宋人说唐人为胡唐,有狐臭味。宋人自己又何尝没有膻臭?大崇羊肉,也是草原民族的习惯。

《红楼梦》一书虽是写清以明说事,通篇食色中,也凑大明的热闹,一字不提吃牛肉。

扒拉扒拉大观园能嚼牛肉的,怕也只有刘姥姥啦。

75回,贾珍煮了一口猪,烧了一腔羊,备了一桌菜蔬果品,在汇芳园丛绿堂中,带领妻子姬妾先吃过晚饭,然后摆上酒,开怀作乐赏月。

《三国演义》也一样啊。吃猪肉吃羊肉,就不吃牛肉。

罗贯中黑曹阿瞒,写他到自己亲戚家,听见“缚而杀之”。疑欲擒己,顿起杀心。

第四回,拔剑直入,不问男女,皆杀之,一连杀死八口。搜至厨下,却见缚一猪欲杀

而孙权犒军,也是“羊肉五十斤,赏赐军士”(68回)

叁丨


猪是本邦传统六畜,莫非梁山好汉们只见过肥猪跑,没吃过肥猪肉?

就算猪肉贵点,穷人吃不起,水浒英雄若没吃过,岂不是白当了一回强盗。

19回,(迎晁盖摆酒)自养的鸡,猪,鹅,鸭,等品物,不必细说。众头领只顾庆贺

显然是吃猪肉的啊,明明香得满嘴流油,怎么一进小酒馆就是非牛肉不点?

细比较四大名著,不难发现结症。

西游写和尚,禁肉;三国写军旅,无肉;红楼写文青,厌肉;水浒写强盗,分肉。

此种黑白花牛,大有今天荷兰奶牛之风。带着浓浓的异域风格。《五牛图》或许画的就是一批贡牛。但是,历史会很快融入到华夏种群。

分肉应该不择品种呀,怎么老盯着牛肉不放?

原来,牛肉有一大特色,不同于猪羊肉,其制成品是便于携带的。

当年元帝国几十万骑兵横扫欧洲大陆,一人三马,根本没有配备所谓1:4后勤保障人员。凭的就是牛肉干。

牛肉的这个特别之处,与《水浒传》的内容挺配套的。

第九回,店家切一盘熟牛肉,烫一壶热酒,请林冲吃。又自买了些牛肉,⋯⋯包了那两块牛肉,留下些碎银子,把花枪挑著酒葫芦,怀内揣了牛肉⋯⋯

怀揣牛肉,这是随时跑路,几天都可以不吃饭的节奏嘛。

牛肉价便宜仅为其一。体积小能量大,没有比这东西更适合强盗的了。

这在《西游记》的洞府,《三国演义》的军帐,《红楼梦》的园林,都不大适合出现。

大明朝可以说是本邦旅游业大爆发的时代。从大量的旅行指南之类的书籍就可以看到这一趋势。旅行食品,牛肉干不错哦。

大明行旅之人,外出还真爱携着牛肉。

明·冯梦龙《今古奇观》57卷中的《况太守断死孩》,就写一个故事。

恶人支助向江中抛弃死婴,被人发现称:“几块牛肉,包好了,要带出去吃的,不期臭了。”

水浒卖牛肉的店,不是杏花深处,就是桃花村、草料场、荷花荡、景阳岗、揭阳岭⋯⋯

荒岭野路之店,专为行旅客提供便利。

这在东京李师师的勾栏之中,断不会有牛肉当佐酒之菜的。煞风景!

肆丨


物以稀为贵。牛的数量应该是有数,怎么也比猪少吧?

这个应该是肯定的。但我们对牛的认识,也是很有数的。

冷兵器时代,历代“马政”都知名度最高。

《西游记》猴哥曾任御马监的弼马温,大家都知那是养马的,可谁都不知道那也是养牛的。

马是军备物资,而牛更是军备物资。牛皮、牛筋是甲胄、弓箭的主要原料。

大明的重要军事力量大都分布在北方。而北方地区的蒙古等民族是其主要的敌对势力。军队大量的甲胄、皮带、马鞍、战靴等消费,需要大量的优质牛皮。

大明国家军力240万,精锐部队也得60万吧。甲、盾、鞍、带、辔、战车、靴⋯⋯

没有大量的牛皮支撑,国防就是空白。

这事靠不了边贸!因为明帝国的心腹之患就在北方三边。这背后是屠牛量。

大明有多少牛?真没处查。《明史·志58·食货六》记载,英宗登基不久,就一次性减免南京地区四万头黄牛喂养任务。

有减免的,也有确定任务量的。

《大明会典》卷158记:弘治二年奏定,凤庐扬三府、滁和等州、孳牧牛共五千只。母牛三千七百只。犍牛一千三百只。

犍牛是阉过的公牛,特别适合育肥当肉牛的。

实际上,光明代宫庭毎年就有巨量的牛被消费掉。

《枣林杂俎》载:良牧署牧户二千四百七十六家,草场地二千三百九十九顷十三亩,牛九百二十九只,牯牛公牛)九十七只,牸牛(母牛)八百三十三只。

良牧署为永乐时设,职掌饲养马牛猪羊等,专供宫廷祭祀飨宴之用。

大明禁屠猪,仅仅只是历史的一瞬间,也是一个笑柄。这类政策异想天开,拢世扰民不得人心。根本没有执行的可能性。

有人无稽地认为,水浒好汉吃牛肉,是因为朱姓大明禁食猪。

《万历野获编》“禁宰猪”条称:“此古今最可笑事。而正德十四年十二月亦有之”。

当时武宗南巡,到扬州,突发奇想:自己属猪本命,又与姓音同,“省谕地方:除牛羊等不禁外,即将豕牲不许喂养”。

大明臣子,将此归千古奇观。这事怎么可能执行下去?

伍丨


牛肉得罪谁了?这么不受待见。

在地沟油毒食品无所不吃、无所顾忌的今人眼里,完全是陌生的。

头上三尺有神明。古人虽不信教,可无形的禁忌却总是悬着。

大明一朝,藏传佛教盛行。皇宫大内都在英华殿设置了番经厂做法事。

太监刘志愚在《酌中志·卷十六内府衙门识掌》中讲:做法傀儡“收于本殿库中。一夕,有贼入库,神施法禁不能行”。

于是,人皆敬畏。“凡食驴肉者绝不敢入殿,入则必有意外灾咎;食牛犬肉者亦不敢入”。

牛肉的翻身,是西学东进的结果。中西差异在民国时代的大交汇后,国人已经离自己的传统越来越远了!至于禁忌,差不多已经抛弃了。

禁忌难言。水浒鲁智深却宣称:“洒家不忌荤酒,遮莫甚么浑清白酒都不拣选;牛肉,狗肉,但有便吃”(第四回)

强人嘛,总是那么不信邪。

明代四大奇书之《金瓶梅》,唯一一次提牛肉,是用来打发不要脸的光棍。

69回,(文嫂)一力撺掇打了二钱银子酒,买了一钱银子点心,猪羊牛肉,各切几大盘,拿将出去。一壁哄他众人在前厅,大酒大肉吃著。

大盘皆满,真是大酒大肉的感觉。

不过,话说破了:这是一种讽刺。

这样的感觉放在只吃牛肉的人面前,还真得加点小心。

走过辉煌的二千年,我们的文化正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只是,我们越回顾就越迷茫,越困惑,我们已经不能辨认自己的祖先!

城里的馆子,不是乡野村店,一般是不买牛肉的。水浒里的一个桥段,更耐人寻味。

江州临江边的琵琶亭,是唐代诗人白居易诗遗址酒店,算是文化餐厅。

莽撞的李逵,在听到酒保对他说:本店不卖牛肉时,勃然大怒,将嚼过鱼骨头的剩汤泼了人家一身。

37回,李逵应道:“叵耐这厮无礼,欺负我只牛肉,不卖羊肉与我!”酒保道:“小人问一声,也不多话。”
宋江道:“你去只顾切来,我自还钱。”酒保忍气吞声,去切了三斤羊肉。

五大三粗的李逵竟如此敏感,如此脆弱。

看来,吃牛肉,不仅仅是个钱的问题了,更是“村”(戴宗骂李逵语)的代名词。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特别是吃大盘牛肉,在古人眼中,不是豪迈,是粗鲁。

可惜的是,今天的本邦之人再也难以理解。

我们迷茫、困惑:根本不知道这是古人在吃东西时候的讲究和精致!

当然,我们一无所知的,更有背后的文化与禁忌!


敬请关注我的《这个明朝真好玩》

简书与磨铁共同打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