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帝后养成时――第一章苏留入京

字数 2128阅读 41

 

宣亚五年

周廷国太子选妃,传狄兰国公主尹晚愉入宫觐见。

狄兰是周廷国的一个附属国,多年前被周廷国皇帝亲征降服,故年年朝贡,时献美女以示友好。

原本周廷皇帝为太子选取太子妃狄兰公主在备选的花名册对狄兰而言是一件好事,但让如今的狄兰有苦难言的是晚愉公主怀孕了,本欲将公主了无声息出嫁的狄兰皇帝一时乱了方寸。

此时,右丞相李达通进言:“臣曾听说,尚书苏秉扬之女与晚愉公主颇为神似,当下,狸猫换太子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

速,狄兰皇帝连夜传苏秉扬觐见。

君臣叙谈一夜不眠。次日,苏秉扬之女苏留前往周廷国选妃。

那天之前的夜晚,陆惟阳在左丞相府辗转一夜未眠,既想看她一眼,却又不知以何种面目神态来面对。

以前的陆惟阳总觉得自己衣食无忧、无欲无求。这样一天的到来却让他觉得自己过往的十几年不过是在本身营造的舒适区自我催眠。他不杀伯仁,伯仁却不曾放过他。枉他一生自认洒脱,就连目送他的女孩离开竟都做不到…

早上,陆惟阳终是没有来,苏留有一点点失落,仍是微笑的向皇帝舅舅叩别,向父亲颔首拜别,没有流露出一丝不情愿,提起裙摆,像往常一样落落大方地上轿撵后,与苏秉扬挥手告别。

望着迎娶女儿的轿撵越走越远,苏秉扬背手而立,忍不住老泪纵横。他的晴然走了,他的等等也走了。他不仅是晚愉的姑父还是狄兰的尚书,他没得选择,面对狄兰的千万百姓,他只能妥协。只是希望女儿日后不要怨他恨他。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周廷国的太子应该是轩文王周嘉铭。苏留记得前些年的时候他曾来过狄兰出游,住的便是左丞相陆折的府邸。当年,他与惟阳关系甚好,同吃同住。对她,也是礼貌有加,彼此尊重。没曾想到,这么多年不见,再见,竟是这番以这种身份。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苏留便不会再留有事情还有转机的侥幸心理。毕竟是皇帝御赐,目的是为了两国的交好,那便不会给她选妃失败、遣返回国的机会。自然,哪怕只是身为女子,她也明白皇舅的苦衷,就算是为了报答这些年皇舅的收容吧。她知道要不是当年因为母亲,周廷不会这么赶尽杀绝的,终究是他们一家欠狄兰的。

可能是怕路上出什么意外,两国的侍卫相互配合,本应该七天的路程竟只用了五天便到了。苏留身体略有些吃不消,本着不想让底下人太为难的想法,一路上也没有其他怨言。只是与皇舅给她安排的贴身侍卫魏航交代了两句便罢了,言语中,苏留知道这是个机灵谨慎的人,自己便也放宽了心不少。

一到京城,小丫鬟红袖忍不住有一点点雀跃,两眼放光。旁边的知画年龄略长,向红袖瞥去一记深深地眼神。小丫鬟只是撇了撇嘴,身体却没有半分收敛。苏留也只是笑了笑,便由着她去了。

这两个丫鬟是从小陪她长大的,她们的秉性自己也清楚,索性就带着她们一起来了,没有让父亲安排他人。但自己启程前曾交代她们京城不比桑都,让她们凡事都要小心谨慎一些。眼下,刚进京,也不必太过拘泥,否则便让人觉得有些做作了。

按照规矩应该是五日后去东宫觐见太子、皇后、佟贵妃和蒋妃等一众宫妃。但苏留和周廷国内王侯将相的女子不同,她身份比较特殊,代表的是狄兰公主,所以与乌雅国和白芷国的公主一同被安置在太子府旁的流仪殿,等待五日后再和一众秀女一起进入皇城。

苏留觉得这样甚好,这几天赶路着实有一点乏累,她从小身子底子就不太好,刚好可以休整一下。

刚刚吩咐知画安置下行李,睡了一刻钟都没有,苏留便听到外面一整喧嚣。细细听似乎是乌雅国的公主前来探望,苏留本就觉浅,顿时没了睡意,想了想还是让公主进来在外厢稍等片刻,自己整理一下便出去。一方面让知画把公主招待好,另一方面又让红袖去把自己给乌雅国公主准备的礼物备好,出门在外需处处小心,免得让人落下狄兰吝啬小气的口舌。

苏留从外厅走来,不由得细细端详面前的女孩,眉清目秀,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虽不是什么惊艳绝伦的女子,却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两人相互福了福身子,仍然是不慌不慢的语态,南明依先开口道

“早就听说尹姐姐是狄兰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惊为天人,明依今天真是开眼了。”

虽然苏留和晚愉多年待在一起,对这些官宦小姐之间相互的客套略有耳闻,但终是不够擅长。于是,便自然的回了句

“南姐姐见笑了,您带有的那份江南水乡的灵气确是晚愉羡慕不来的。”

若是别人讲这句话,南明依可能会觉得有一点点讽刺,但苏留确是有一种魔力,让人觉得她很是真诚,南明依笑了笑,知道苏留不是擅长虚与客套之人,也没有为难她。与她交谈片刻便让人把礼物呈了上来,苏留开心的收下后,也赶忙回礼。

两人相谈甚欢,唯一感到奇怪的白芷国的公主白珊珊,按照日程推算的话,她也早该到了,正常的流程便该是两人一同来探望她才对,毕竟在自己来之前两人先接触了,关系要好也是情理之中,没道理单独来呀,莫非在这之前两人有什么过节。

想着,苏留道

“白芷国位于周廷的最北境,京都气候多变,想来那白郡主可能有些不太适应,南姐姐可愿与我去一同探望?”

南明依尴尬地笑了笑,道

“先前见过了,白姐姐生的美丽标志,只是性格却有些冷淡”

看了看外面,又道

“今日天色已晚,如此这番前去叨扰,可能会惹得白姐姐不开心呢”

苏留好似思考,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回应道

“那也好,那便改日再去探望”

两人相视一笑,又恢复之前的嘻哈氛围。

………

送走南明依后。

苏留仔细想了想,还是叫来了知画,让她把准备好的礼物给白珊珊送去。

她知道很多事情晚了便不是那个味道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个人简介 洪峰剑一当代著名书法家,黑龙江人,现居北京。就读中国艺术研究院冰雪课题班(2005年),深造于国家画院山...
  • 戴上Shine了之后,我的运动的确更频繁了一些。之前一周打三次羽毛球,每次去打球前都要做不少心理建设,而不打球的时...
  • 摇摆,荡漾,写的是风 扬起沙尘又降下沙尘,草低忽又草长 水波不兴,转而又白浪滔天 写的是风 风来过,谁都看到了 土...
  • 我奔向远处 那里一片浓雾 看不清路 双脚被荆棘刺穿 我望向大海 那里一片浪花 不见海底 身体被潮水卷起 疼痛挤凝而...
  • 小天使1盆、菊花4盆、蓝星花1盆、迷迭香1盆、天竺葵2盆、绣球6盆、佛手1盆、柠檬2盆、杜鹃1盆、黑金刚1盆、蓝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