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可理喻背后,暖暖的小心思

暖暖的小心思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明明前一刻两个人关系还很融洽,下一刻对方就翻脸不认人了,自己感觉也没有做错什么,可莫名其妙对方态度就恶劣起来,让自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甚至,在面对态度恶劣的一方,自己刻意去迁就,对方非但不体谅,反而更糟糕地予以回应?

又或者,有时候,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可自己都还没发脾气、没闹腾,加害者反而咄咄逼人,又或者贼喊捉贼,表现出一副无限委屈的样子?

遇到这样的事,你估计也会感到憋闷和委屈吧?

其实我们身边有不少人会遭遇这样的窘境,我也不例外。


没来由的坏脾气

有天晚上我在家看非诚勿扰,老公在一旁泡茶,记得那期几个男嘉宾颜值都特别高,言谈举止各有风范,节目氛围很活跃,我看得有些出神,忍不住还对几个男嘉宾赞赏有加。老公在一旁有些愤愤然,我也没特别留意,喝了几口茶他就自行洗澡去了。

可能因为兴奋,看电视时不自觉多喝了几口茶,等节目结束才发现有些尿急,家里就一个厕所,老公在厕所里洗澡嗨歌,我敲门打断他想借用一下厕所,他态度冷冷地说自己在洗澡,让我憋着。紧接着他关门又自顾自地哼起了歌。

吃了闭门羹的我,在客厅和卧室来回打转,听着厕所哗啦啦的水流声,尿急的意识又汹涌而来,听老公哼歌的曲调,我估摸着他不会那么快结束,无奈只好再次推门询问。

没曾想,老公跟吃了火药似的,很鄙夷很嫌弃地冲我低吼:“好,你上!上上上!”说时他裸着身子就甩门出来了。我当时有点发愣,不知道他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我站在原地局促不安,感觉非常窘迫,可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赶紧进去把水放了。膀胱的水是放空了,可眼里的水却汹涌而来,觉得这么点大的事就泪崩,太怂了,于是我赶紧仰头,瞪大眼盯着天花板,强撑着把眼泪逼回体内,慢慢走出去。

老公默不作声从我身边经过,继续洗澡哼歌,我找来跳绳,努力用运动去平复自己的情绪。

我反复回想,到底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他突然态度大变?考虑了很多种可能性,可我还是想不通,没道理啊。

想着想着,我情绪也上来了,感觉很委屈,想到他刚才的态度和行为,心里火冒三丈,有种冲动想要立即跑去质问他,凭什么要给我甩脸色?可转头我又想,跑去质问他有什么用?我开始不断反问自己:“怎么了,难道你要因为这件事跟他吵架、发脾气吗?发脾气你认为能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会让自己好受点,或者解决问题吗?”

显然,答案是不会。既然争吵与发脾气解决不了,何必要把事情弄得更糟糕呢?还不如自己好好消化掉这些消极情绪,各自冷静一下。

我心里明白,老公是个善于反思的人,他现在发脾气,过后他肯定自己也会意识到自身问题。这样想来,慢慢的,我内心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事实证明,他确实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洗完澡后他还特地找话题跟我套近乎,我也不拆穿,当没事人似的跟他聊天。

现在想想,他当时之所以态度恶劣,可能并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惹恼了他,而是我不自觉夸奖别的男人的时候让他心里不好受,他觉得比起别人自己在某些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对比别人,自己的自信心被打击了,所以,他在生自己的气。

换个角度来说,他之所以会生气,是因为他在意自己在我心中的位置,因为太在意我的看法,所以在听到我不断夸奖别的男人时他吃醋了,他的内心其实有点小男孩气。

其实不光是自己的爱人,有时候类似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与身边关系亲密的一些人身上。

比如闺蜜之间,两个人关系要好,走得特别近,当其中的一方在自己的面前夸奖除自己以外的人的时候,自己心里难免也会不自在,抑或生气,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草种子手串的记忆

有件事我记得比较清楚,大学的时候在乡下支教,我的学生都是偏远山村里的留守儿童,有个学生叫德华,特别调皮捣蛋,上课的时候喜欢跟老师唱反调,爱问一些让老师尴尬的问题,还经常抢同学的玩具,给所有同学起难听的外号,往女生书包里塞死老鼠,课本里夹死蝌蚪、死蟑螂,恶作剧不断,让很多的支教老师头痛不已。


说来也怪,唯独我跟他的相处格外融洽,而且,很多老师和同学都反映,自打与我相处之后,德华变得听话了不少。大家都搞不清楚是为什么。我记得那时候,他经常早上6点就会跑到楼下大声喊叫,虽然口中喊的是他给我取的外号,但那是我听上去觉得唯一好听的名字。为了不让他吵着别人,我会早早爬起来,带他去跑步,然后去村口的古井打水,在别的老师醒来前就把院子里的水缸装满,德华上小学3年级,个子比同龄的男生高大,每次他都很卖力地帮我抬水,弄得满头大汗却笑得一脸灿烂,我经常使唤他,还让他跟我去地里拔草、摘菜,教他拿草叶子吹小调,摘草果子串成小手链送给同学。很多同学都喜欢他送的手串,慢慢地开始跟他玩,他也不再调皮捣蛋了,开始有了自己的好朋友——小华仔,此后,每天早上六点钟,在楼下喊我外号的家伙,从一个就变成了两个。

有一天,班上几个女生气喘吁吁跑来找我,说是德华跟同学打架,把别的同学打伤了。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老师在处理了,没想到受伤的是小华仔,皮外伤,不是很严重,但问题出在德华的态度上,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犟在原地脸上一副死不认错的样子,看到我赶过来他反而一声不吭就跑掉了,之后好多天他都没来上课。我去德华家里走访,他年迈的奶奶躺在床上,我坐下来给奶奶测血压,当时奶奶手上戴着一串很漂亮的草种子手链,我还夸奖德华懂事孝顺,会给奶奶做手链,原本在一旁给奶奶做饭的德华突然就生气起了闷气,不愿意跟我进一步交流。

几天后,小华仔伤愈回来上课,我才得知,原来那天两个人偷偷跑去摘草种子,想着串好手链后送给我当教师节礼物,因为小华仔开玩笑说德华的手链串得丑,老师肯定不喜欢,然后华仔冲德华炫耀期起自己的手链串得如何好,还经常被我夸奖过,德华听了生气就跟他吵起来,还把他的手链扯断了,于是他也把德华的手链给扔进了河里,两个人因此打了起来。

原本都是小孩子,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知道实情后我还是很动容。来上课的学生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打工,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小小的年纪就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为了改善生活,爷爷奶奶经常在田间地头忙碌,也顾不上他们,我们支教的队伍没来之前,周末不上学的日子很多学生都跑到村头的网吧里,很多问题也是从那里开始的,后来,我们在村里设立了学舍,每周周末给他们上课,教他们读书、画画、唱歌、跳舞、做游戏、参加演出表演等,所以,相处的时间久了,感情变得很微妙,事实上,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既是大哥哥大姐姐,也是爸爸妈妈。我理解德华打架的心理,他是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我会更喜欢别的学生,而忽略他。


有时候我会觉得老天很厚待我,让我遇到了自己的爱人,身边的好朋友,还有一群让我牵挂的学生,尤其在相处过程中彼此之间发生的那些小碰撞、故事和插曲,这些每每想起,都会让我心生动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