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美国--1

6月21日,在广州白云机场被所谓天灾更是人祸的机场虐尽千遍后,我终于果断地重新买了张国泰港龙航班的票,踏上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虽然人和行李完全分了家,人到了,行李尚不知所踪。ANYWAY,我来了。洛杉矶,这是我第一次来。

有家人在的地方,再陌生也总多了几分亲切。洛杉矶是夫姐的家,温馨的独立屋的家,蓝蓝的泳池,符合我对移民来美国之必须拥有的所有想象。他们移民来此已经很多年。

姐姐姐夫的家在洛杉矶一个宁静的社区,这个社区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虽然陆续有新家搬入,原先很少中国家庭的社区现在也难以抵挡我们同胞的无孔不入,但这个社区,已经逐渐走向老龄。喜欢深夜听得到鸟鸣,他们觉得吵,我却认为是天籁。在这样的叽叽喳喳中入睡,又在这样的琐碎嬉闹中晨醒,来自人口多于任何其他动物的国度的我,只有欣喜。

加州夏日午后的阳光灼人,但邻居播放着热情洋溢的西班牙歌曲,却使我犹如身处海滩。到达的第一个夜晚,也许是时差依然作祟,也许是为了享受一下拥有泳池的家,我在加州的星空下,在“自家”的泳池游泳,看着头顶的北斗七星和飞机的来来去去,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里多少是欣喜,多少是遗憾。

美国的天空无非是同一个地球下同一个天空,美国的月亮也是那同一个月亮,哪怕更大,也仅仅因为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使然。而短暂旅行,也不是第一次来美国的我,却忍不住试图揣摩着一代代移民的向往和失望,用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感受这个国度不同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